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我的身体有bug 不是浮云

第二零八章 巧合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状态。

    陈兵意识一动,他目光从房间四周扫过。

    然后他看到了屋子角落,静静匍匐着一只蚊子。

    要是在平时,蚊子不飞动,不是大白天,他不仔细上前寻找,是发现不了那蚊子的。

    而在此时,尽管那角落了只有淡淡的灯光覆盖,陈兵眼睛望过去,很难看到才对。

    但他就是能清楚的看到那蚊子在那里。

    不仅如此,连蚊子在轻轻的扇了扇薄薄的羽翅,他都看得清清楚楚。

    太神奇了!

    陈兵的注意力回到了画布上。

    心有所感,他笔锋落下,打算把眼前所见的画下来。

    第一道线条在画布上出现,陈兵随之惊讶的发现,他对画笔的控制,比之前要更加的好了,有了一股随心所欲之感。

    他只要想着怎样画,画笔就会画出他想要的效果。

    陈兵画画的能力是通过在『大画家』游戏世界里通过玩命式的苦练获得,最后虽然站在了世界的最巅峰,但陈兵很清楚,他的天赋和那些真正的天才相比,还是有极大的差距。

    同样的时间和努力下,拥有天赋的人,无疑比天赋差的要做的更好。

    陈兵和他们比,最大的优势便是时间。

    他凭借着更多的时间,最终是走在了那些天才之前。

    而走到了那一步之后,陈兵感到他也差不多已是极限,想再进一步,已是千难万难。

    但此时,陈兵却是发现,精神力大幅提高后,限制着他的天赋,似乎不再是问题。

    他现在就是这一片小世界的造物者,一切都在他的洞悉之下,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下。

    画笔在画布上飞快的画动,一幅视角奇特,画风抽象的油画很快成形。

    在别人眼里,这幅画只是很好看,但独特的视角,会让他们感到奇怪。

    而陈兵却是前所未有的满意,感到十分的满足。

    他放下画笔,亢奋的意识渐渐平静下来。

    “里家园游戏,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兵忍不住思索。

    此前的『美食世界』、『大画家』游戏,让他掌握了高超的厨艺和绘画能力,还能用漫长时间训练,记忆形成了本能来解释。

    『创造者』游戏,陈兵本来认为只是为了『思维具现』技能而训练,但实际上的结果让他更为之吃惊。

    他现在只要集中精神,感觉将会异于常人。

    作为曾经的特种兵,陈兵很清楚这种感觉的作用不仅仅是可以用来画画。

    在和人战斗时,这种感觉也能让他的战斗力大幅上升。

    陈兵甚至怀疑,连传说中的躲子弹,现在的他,说不定也能做到。

    不过这只是感觉,陈兵也没打算真的是试验。

    要只是错觉,那可就悲剧了。

    画已画好,用的时间比预计的要少不少。

    看看时间,才不到九点。

    陈兵感到十分的精神,决定出去散散步,顺便测试下他精神力在外边的情况。

    “到西城公园去走走吧。”

    出了出租屋,陈兵向附近的西城公园走去。

    西城公园座落这片老城区,环境不错,不过距离新城有点远,老城区的人相对较少,公园的人不多。

    陈兵晨练时,经常会到西城公园跑一圈。

    西城公园附近有一条还算热闹的夜市步行街,街道两边是各种美食小摊。

    “在太过热闹的地方,得全力集中精神,才能感到和平时的不同,而且效果也差。”

    从夜市走过,陈兵听着周围热闹的声音,心中思索想着。

    不过在他走进西城公园后,周围一下子静了下来,周围虫子的叫声入耳,陈兵稍微集中精神,就能听得出虫子的具体位置。

    在过去,他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

    这仿佛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陈兵顿时来了兴趣。

    他很快又发现,精神力提高的好处,不仅让他的观察力大幅提升,连听力都提升了不少。

    陈兵从西城公园的湖边小道走过,湖边有着不少一人多高的树木,树木下的一些长石椅上,不时可看到有情侣在说着悄悄话。

    陈兵走过说,这些人的话他竟是能听得七七八八。

    “嗯?”

    陈兵忽然注意到,前边不远,有一个让他感到异常的中年人。

    这中年人呼吸粗重,心脏跳动得很快,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小刀?”

    陈兵目光一动,随后注意到,中年人放在口袋的手中,握着一把小刀之类的东西。

    在陈兵望过去时,恰好看到,中年人快步走向湖边的一棵树下的石椅。

    这石椅的位置很偏,从路边走过,不仔细注意,很难发现。

    一个身材高挑的黑长发女性,一直在湖边漫步而行,看到是石椅,她便在那坐了下来。

    那中年人似乎一直在跟着那女性,见女性在石椅上坐了下来,他便快步上前,在那女性旁边坐了下来。

    那女性一惊,才望向中年人。

    中年人手一动,小刀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抵在那女性的腰间。

    “不要出声,不然我就刺死你!”

    中年人狠声道,声音很低,紧张中又带着几分决绝。

    “我死定了,今晚出来就是想拉一个垫背的!你要怪,就怪你和那个骗我婊子很像!”

    中年人随之又飞快说道,像是在解释,又像是在给自己找理由。

    “放心,我只是想找你发泄一下,不会杀了你,但如果你反抗,我就……”

    中年人继续威胁,他另一只手伸出来,准备向一旁的女性摸过去。

    但就在此时,他猛的感到双臂一痛,像是有一双铁钳,狠狠钳住了他的双臂,让他双臂完全无法动弹。

    “谁!”中年人惊怒的想挣扎,但他非但没能挣扎开来,反而是被身手抓着他的那人就这样提了起来,然后狠狠的砸在了石椅后的草地上,双臂被反绞了起来,手里的小刀也被拿走。

    “谢谢你。”

    石椅上的黑长发女性见此,松了口气。

    她学过一些格斗功夫,本是想着拼着受点伤也不让这中年人得逞的。

    但她那格斗功夫并没如何用过,结果如何还真不好说。

    而这亡命之徒手里可是有着锋利的小刀,受伤怕是在所难免。

    有人出来制止这中年人,可是帮了她一个大忙,说是救了她也不为过。

    她站起来,想再次感谢,但望向陈兵时,她不由感到有点眼熟。

    “沙间雪?”

    美女站起来,陈兵也是望过去,然后惊讶问道。

    眼前的美女,和游戏里的沙间雪十分之像,甚至那高冷的气息要更强几分。

    沙间雪有点无语的望着陈兵。

    这也太巧了吧?

    不是知道这不可能是故意的,她都忍不住怀疑这当中有什么猫腻了。

    “附近就有一个派出所,先把这家伙送过去吧。”

    游戏和现实不同,有人不想把游戏和现实混在一起,陈兵看得出沙间雪眼里的警惕,他也不在意,只是出声说道。

    “好。”沙间雪点头,眼里的警惕松了不少。

    要是陈兵就这样把人放走了,她肯定会感到事情可能有猫腻。

    她想走动,但这时她才发现脚有点软。

    “没事吧?”

    陈兵注意到,出声询问。

    “没事,就是脚有点软,看来我没自己想象的那样大胆。”

    沙间雪摇摇头。

    “放开我!”

    中年人听到要去派出所,猛的挣扎。

    咔嚓!

    陈兵见此,直接手一扭,便让中年人的右手脱臼。

    “再动就再卸掉你另一只手。”

    陈兵冷笑道,不是他现在已退役了,不好下狠手,他现在就断掉这家伙的双手双脚。

    对这种人,他从不客气。

    中年人哪里受过这样的痛,一下子冷汗就冒了出来,知道陈兵不是说笑,不敢再乱动。

    “兵哥,你怎么来了。这家伙……他犯了什么事?”

    西城公园附近就有一个派出所,派出所值班的青年民警看到陈兵,当即笑道。

    看到陈兵押来的那中年人,他有点惊讶的问。

    陈兵大概说了下事情经过,派出所内一民警把中年人押了进去,值班的青年随之给陈兵和沙间雪录口供。

    “这家伙是一个外地来的商人,这些年在海东市赚了几百万吧,本身有点喜欢赌博,前不久好像交上了一个美女情妇,然后被做套,一夜之间输掉了全副身家不说,还欠了高利贷几百万。之前他来报过案,让我们去抓人,帮他拿回钱。但那些人手脚做得很干净,没留下一点手尾,除了他欠的高利贷是真的,其余的早就不见了踪影。这种事情,别说出事后找不到人,就算找到人了也没用,人家随便都能找出一堆证人,证明他们根本就没和他赌过。”

    “这些天应该是高利贷的人来找他了,他的老婆受不了,带着唯一的孩子跑掉,这家伙估计是因为这个,干脆就自暴自弃了。不过不管什么原因,持刀行凶,这家伙能进去坐好几年了。”

    民警叫小赵,小赵摇着头,给两人说了下中年人的情况。

    “有情况。”

    但这时,押中年人进去的民警,却是出来在小赵耳边轻说了几句,小赵顿时目露惊讶神色。

    (补昨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