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我的身体有bug 不是浮云

第二十七章 不是

    “那、那我先出去准备晚餐。”

    芙丽特脸红红的从浴室逃了出来,提议被拒绝,她是万万没想到的,而且还不是因为价格谈不妥。

    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芙丽特对这面具客人的好感一下子提升了不少。

    在赌城大半年了,这样的客人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

    陈兵从温泉浴室出来时,酒店的侍者已是把芙丽特点的晚餐全送了上来,摆了满满的一大桌,一眼望去,琳琅满目,色香味俱全。

    “坐下来一起吃吧。”

    陈兵招呼在一旁站着准备伺候服务的芙丽特。

    “这样不好。”

    芙丽特摇摇头。

    “坐下吧,这么多菜我也吃不完,而且我也不习惯一个大美女在一旁站着看我吃,坐。”

    陈兵拉了拉一旁的椅子。

    芙丽特见此,也只能坐了下来。

    在赌城,黄金女郎被客人邀请坐下来一起吃饭,其实往往是另有含意,基本上代表着客人准备趁吃饭时对你动手动脚了,毕竟吃饭怎么能不喝酒,喝了酒,做什么就都方便了。

    黄金女郎要是答应坐下来,也就是和客人达成交易的意思。

    芙丽特自然也是为陈兵点了几瓶酒的,但陈兵却是完全不碰,芙丽特坐下时还想着陈兵会不会也像别的客人一样时,结果陈兵就真的是在埋头猛吃,好像许久没吃过饭了似的。

    近30万的大餐,就算芙丽特尽量往贵的点了,酒菜还是相当多,芙丽特点菜时还想着要浪费不少的,然后她发现她多虑了,大概30分钟的时间,陈兵几乎是把一整桌的菜全吃了个精光。

    “还不错,准备一下,我们就出去了。”

    陈兵摸了摸肚子,感到这钱花得还是值的,芙丽特点的菜中,有好几味是1级狂兽的肉。

    1级狂兽数量很多,肉的营养不算大,但味道就相当不错。

    “准备什么?要我帮忙吗?”

    芙丽特早就吃饱了,她呼叫酒店侍者来收拾餐具,然后问道。

    “帮我找张纸和一支笔。”

    陈兵扫了眼房间,没找到笔纸,便对芙丽特说。

    “这样的行吗?”

    芙丽特在一个小抽屉里拿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支钢笔,询问陈兵意见。

    “没问题。”

    陈兵点头,接过来,翻开笔记本,用钢笔在上边飞快的画了起来。

    这是在画画?

    芙丽特本是想避嫌不看的,结果看到陈兵笔头的动作,那不是在写字,而是在画画的样子,她忍不住轻轻走了过去。

    结果一看,她便不由惊了。

    才这么几秒的时间,笔记本纸张上已是画好了半张人脸。

    在芙丽特还一脸懵逼时,陈兵已是一气呵成,把波利的模样画了出来。

    “好了,带我去找你说的那人。”

    陈兵撕下画像。

    “哦哦,好的。”

    芙丽特这才反应过来。

    这面具客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芙丽特曾在高等学院就读,她敢保证,就算是学院内最有名的画画专业的学生,甚至是老师,都没眼前这人画得好。

    不过,出了酒店,站在金碧辉煌的赌城内,芙丽特摇摇头,不再多想,专心做起导游。

    ……

    咔当~

    十多分钟后,一条不太热闹,在夜色下显得有点阴郁的街道中,芙丽特推开了一家小酒馆的木门,带着陈兵走了进去。

    街道有点冷清,但酒馆内相当热闹,或者说狂热。

    酒馆内的光线有点不足,但一眼望去,还是能看到好几个性感酒馆侍女只穿着一条****,在酒馆内扭着小腰走动,惹得周围喝酒客人吹着口哨,有的忍不住了,会狠狠的捏一把侍女的翘臀,再一把把她拉着坐在自己大腿上。

    芙丽特看着脸有点红,半年来,她也只是来过两三次这种地方。

    在酒馆内打量了一下,芙丽特带着陈兵走向酒馆西边的一个角落。

    角落的一张木桌边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中年男人大腿上坐着一个妖艳美女。

    中年男人正对美女上下其手,芙丽特和陈兵走过来,他才停手抬头,然后望向芙丽特。

    “蝰蛇哥,我这位客人有事想找你帮忙。”

    芙丽特上前说道。

    “什么事?违反赌城规矩的事我可不会做。”

    蝰蛇脸无表情的说,陈兵戴着个面具,这让他不得不警惕起来。

    “当然不是违反赌城规矩的事,要是违反赌城规矩,我也不敢带他来找蝰蛇哥你。”

    芙丽特连忙说道。

    “那是什么事,说来听听,如果真的不违反赌城规矩,我可以考虑帮忙。”

    蝰蛇随口回道。

    不过陈兵没开口,只是望了眼他大腿上的美女。

    “小宝贝,一会我去找你。”

    蝰蛇见此,拍了拍妖艳美女的翘臀,让她先行离开。

    “行了,什么事,先说来听听吧。”

    妖艳美女扭着腰离开,蝰蛇望向陈兵。

    “我要你帮我找这个人。”

    陈兵把波利的画像递过去。

    “找人?”蝰蛇接过画像,看到和记忆中不能得罪的人都不像后,才继续说道,“找人可以,订金10万,不保证能找到,找到后你要再付尾款90万。”

    “我付你订金20万,但我只给你一天时间,你要是能在一天内找到,我会再给你200万。”

    蝰蛇这要价其实已是漫天要价了,他本是想着等来人还价,结果来人不仅没还价,还主动把价钱提了一倍!

    “没问题,不过我需要你尽量多提供点信息,譬如他是什么时候来赌城的,来了有多久。”

    有钱能使鬼推磨,蝰蛇精神一振,马上回道。

    “具体我不太清楚,这是他5年前的画像,他大概是两三年前来赌城,在赌城应该有不短的时间了。”

    陈兵摇摇头。

    “两三年前,如果他一直在赌城,赌城内认识他的人不会在少数。给我留个联系方式,找到人后我会第一时间联络你。”

    蝰蛇肯定的说道,新来赌城的人想找不容易,但在赌城两三年的人,找起来就简单多了。

    “找到后联络她。”

    陈兵付了20万订金,再让芙丽特留下联络电话。

    蝰蛇点点头,随之匆匆出了酒馆。

    “我、我们也走吧。”

    芙丽特扫了眼酒馆内那些放荡的美女,红着脸说。

    “好。”

    酒馆内的气氛也是让陈兵有点吃不消,他可不是那种完全不近女色的所谓正人君子。

    “接下来我们要去哪里?你有没什么想去的地方?”

    出了酒馆,芙丽特才松了口气。

    “有,我标记了一些地方,你一个个带我去玩一玩,打发时间。”

    陈兵拿起导游车上的赌城指南,递给芙丽特。

    赌城指南上有赌城的详细地图,对赌城所举办的各种赌博比赛和活动,都有详细介绍。

    ……

    芙丽特带着陈兵,在赌城内连转了近五个小时,把赌城几乎转了一圈。

    路上陈兵玩了不少赌博游戏,输掉了五六百万,可以说是赌运极差。

    “你今晚最好别赌了,我很少见过运气像你这样差的。”

    芙丽特担心陈兵还要继续玩下去,出声劝说。

    那些来赌城一晚输光的人不在少数,但他们往往是想赌一把大的,结果是把底裤都输掉了。

    而陈兵不同,他每一把都是十万、二十万的筹码,不多,但赢的次数少得可怜,几乎是逢赌必输。

    “没事,时间不早,回酒店休息吧。”

    陈兵打了个呵欠。

    他运气差?

    当然不是了。

    凭他4级的精神力,想赢不要太简单,他会输得那么多,是他故意输的。

    他在地图上标记的地方,都是赌城的几处关键位置,要是出了事情,陈兵准备撤退的后路。

    回到水晶宫大酒店的总统套房时,时间已是深夜1点多,但对赌城来说,这个时间还是黄金时间,到了四五点,这座辉煌的城市才会沉寂下来。

    “你也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八点来接我就可以了。”

    进了房间,陈兵摆摆手,示意芙丽特可以走了。

    “我、我想用用这里的温泉浴室可以吗?我住的地方很小。”

    芙丽特却是红着脸,弱弱问道。

    “没问题,你慢慢用,我先睡了。”

    陈兵打了个呵欠,没想太多,这两三天一直在奔波,离开赌城后怕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这样舒服的睡一觉,他要好好休息一番。

    说睡就睡,陈兵换上睡衣,躺上床后就睡着了。

    拥有4级精神力,控制睡眠很简单,不仅如此,要是有带有敌意的人靠近他的精神力警戒范围,陈兵还会第一时间醒来。

    芙丽特没在温泉浴室内泡多久就围着一条白色浴巾走了出来。

    望着陈兵的房间,她咬咬牙后,轻轻推门走了进来。

    住的地方小,想借用浴室不过是她为了留下来的借口而已。

    她一晚上都在等蝰蛇的电话,蝰蛇来电话,那就说明找到人了。

    夜晚是赌城最为繁华的时候,要找一个在赌城几年的人,用不了太多时间,陈兵给了那么多钱,蝰蛇为了那两百万,一定会动用所有关系去找人。

    到了这个时候,蝰蛇还不来消息,基本意味着人找不到了。

    芙丽特犹豫了好一会,还是决定抓住这个最后的机会,不然恐怕到了明天,这个面具客人在认为他要找的人不在赌城后,恐怕会第一时间离开。

    陈兵盖着床单躺在床上,芙丽特悄悄的钻进床单内。

    接下来,只要她坚持一下,除非这客人真的对她完全没感觉,不然芙丽特还是有把握留下来。

    真、真的睡着了?

    但接着,芙丽特便哭笑不得的发现,这面具客人在短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里,已是睡得死死的,她爬上了他的床,他也是没半点反应。

    这……让她怎么办啊,叫醒这客人?

    摇摇头,芙丽特露出一丝苦笑,她不会这样做。

    这面具客人可不是那些见了她就想上的人,把他吵醒了,他未必有心情要她,她反而是可能会彻底失去机会,芙丽特本身也拉不下脸做这种事。

    “这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啊?”

    芙丽特侧躺在陈兵身边,望着陈兵的戴着面具的脸庞,忍不住想到。

    芙丽特是想看一下就走的,但这时,她忽然有一股心安的感觉,一股睡意猛的涌上心头,然后就这样睡着了。

    事情当然不是就那么的巧,芙丽特突然有了睡意。

    这是芙丽特想着陈兵的事情,无意触发了陈兵精神力警戒的后果。

    ……

    唔……

    她昨晚怎么了?

    感到身上压着什么东西,芙丽特朦胧醒来。

    微微睁开眼睛,芙丽特随之一惊。

    她侧着身体躺在床上,对面是那个面具客人,昨晚裹着的浴巾已是不翼而飞,一条重重的大腿和一只手臂压在她的大腿和胸上,让她难以动弹。

    更重要的是,芙丽特感到有什么热热的东西抵在她的小腹上。

    低头一看,芙丽特当即脸色一片通红,急忙想从床上起来。

    不过,她才发现压在她身上的那手臂和大腿,根本就不是她挪得动的。

    但芙丽特这一番动静,也是惊醒了陈兵。

    “你怎么在这里。”

    陈兵有点无语,望着芙丽特的身体,他忍不住是有点蠢蠢欲动。

    不过,他还是深呼吸了一口气,放开了压着芙丽特的手和脚。

    “我、我昨晚不小心在这里睡、睡着了。”

    芙丽特连忙爬起来,红着脸说。

    但她手慌脚乱的,脚上缠着了浴巾都不知道,才站起来就一把摔倒,整个人往陈兵身上摔倒,陈兵伸手,正好托住两只沉甸甸的大兔子。

    “我、我……”

    芙丽特脸色顿时红得像个熟透的苹果,陈兵本就已是有点蠢蠢欲动了的,见此也是懒得想太多了,轻轻揉捏起了那两只大兔子。

    但芙丽特脸红的原因,不止是因为陈兵的动作。

    她摔下来的位置似乎是刚刚好,下身正在什么在亲密接触。

    这个发现,让她心慌不已。

    ……

    “为什么不再等一等,找到人了,你完全不必这样的。”

    陈兵望着软绵绵的趴在他身上的芙丽特,问道。

    他昨晚很早就睡着了,但稍微回想,就能知道昨晚芙丽特的举动。

    不是芙丽特昨晚主动爬上他的床,就没之后的事了。

    “你要找的人,我想是找不到了。”

    芙丽特微微喘息后,说了原因。

    在她说完后,她手腕上的通信器就亮了起来,来了信息。

    望了一眼通信器上的信息,芙丽特微微一楞。

    “不会是说找到人了吧?”

    陈兵有点无语的问。

    “不是。”

    芙丽特摇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