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山海画妖师 苍知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两个月走完别人一辈子的路

    “总之一句话,你觉得自己哪里不足,就去哪里学习补全之法。”

    查漏补缺,这就是秦轩这两个月时间里需要做的,他对山海官的了解真的太少太少,八十一种山海官,秦轩就连六七种都不一定能搞懂。

    哪怕是革旧兵,秦轩唯一真正见过的,也只有红无衣的保家出马立堂口。

    可这仅仅只是革旧兵八脉之一,与整个革旧兵体系的博大精深相比,当真微不足道。

    所以,秦轩这一次,确实是是有的学了。

    “那,”秦轩问道:“我怎么才算过关?”

    秦轩知道,这又是风兮然为他安排的教学,既然是教学,那肯定会有考试,所以秦轩想知道,风兮然为他准备了怎么样的考题。

    “题目,我已经出好了。”

    风兮然说:“考试时间定在昆仑春节的最后一天,画妖师的除夕夜,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咚咚。”

    “来了!”

    听到开门声,秦轩连忙过去,很快,诗轻梦便笑着走了进来:“轩小弟,我来找你了。”

    一进门,诗轻梦便拿出了一大包的茶,要分享给秦轩。

    “这……”

    秦轩:“不出发?”

    “那么早去干什么。”

    诗轻梦没心没肺的说道:“一起喝啦,我特地带来的。”

    诗轻梦特别喜欢喝茶,而且还喜欢收藏各种茶叶,甚至为了能够得到更多更好的茶叶,诗轻梦还跑过各式各样的绝境,闯过无数的天堑。

    “轻梦姐……”

    “喝啦喝啦。”

    诗轻梦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秦轩:“一起喝嘛。”

    无奈,秦轩只好让兔姐从大雪山拟界里取了雪,然后特地用来给诗轻梦泡茶。

    “呼,呼,簌簌簌。”

    “哈啊”

    看着沙发上,一脸安逸的喝着茶的诗轻梦,秦轩有些搞不懂状况了。

    “喝呀喝呀,很好喝的。”

    诗轻梦微笑着请秦轩喝茶,呆傻蠢萌白又甜确实很甜,她性格非常温和,对秦轩也很热情,但就是有些时候分不清楚状况,显得有点傻乎乎的。

    当然,在关键时刻,诗轻梦还是很靠得住的,这一点,秦轩从来没怀疑过。

    “簌簌簌。”

    秦轩也喝了一口,他眉头微皱:“好喝。”

    虽然不想承认,但诗轻梦带来的茶,确实很好喝,那并不是一般的茶,而是一种非常稀有的异物,适合泡水喝。

    “是吧?”

    诗轻梦笑着继续喝,但要是让她这样喝下去,估计两个月都能喝过去。

    除了认真的时候,诗轻梦每天都是这幅懒洋洋慢悠悠的态度,秦轩本想说两句,可谁想,诗轻梦却说道:“轩小弟你太心急了,你又不是被人赶着向前走的马儿,虽然大家都说我不怎么靠谱,但身为塾龄牧,一些学生的状况我还是能看出来一些的。”

    “或许你的身体已经放松了下来,但心灵,”诗轻梦对着秦轩微微一笑:“却是越来越焦急。”

    “你在恐惧什么吗?”

    秦轩一愣,他想说两句,可刚开口,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昆仑地域,是我的家乡,我很清楚那个地方的情况,”说到这,诗轻梦的声音一顿,只见她端着茶水,轻轻喝了一口:“但是以你现在的状态,估计没有一个山海官会把真本事交给你。”

    “为什么?”

    秦轩的声音不大,他静静的坐在诗轻梦的对面,只是这么坐着。

    一时间,客厅里有些寂静。

    “两个月。”

    诗轻梦将茶杯放下:“你觉得,你可以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学到多少本事?”

    这个问题,秦轩无法回答,兔姐和风兮然说他很有天赋,但秦轩并不知道这个很有天赋,究竟能到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正如诗轻梦所说,秦轩的身体在神洛东都三天里,看似放松,实际上,完全是借酒消愁,他的精神,却没有真正的放开,一直都紧绷着。

    为什么呢?

    因为期待,因为有太多人在期待他变得更强,做出符合他身份的事情。

    可他的身份是什么?

    秦家帝子?还是帝炁降世?

    不,不只是这么简单!

    是主角!

    所有人都把他当成了主角,当成了这个时代,这个世界理所应当的主角。

    身为主角,秦轩就应该内心坚韧,才华横溢,就应该以十七八岁的年纪,有着八十七岁的感悟和思想境界。

    他应该很强大,强大到足矣让所有人仰望的地步。

    但这不是秦轩纠结的地方,他真正纠结的,是内心深处的一个疑问:‘我真有那么强大吗?’

    秦轩其实很紧张,也很有压力,因为他不想在碌碌无为,他真的很想去回应那些对他有所期待,愿意叫他一声帝子、陛下的人!

    可是,如果做不到呢?

    如果他去了昆仑地域,一个都学不会,一条路都走不通,他又该怎么办?

    什么山海官,他活了一辈子,也就是最近才刚刚听到!

    而在此之前,没人跟他说过,他有着巨大的责任,他要肩负起画妖师文明,甚至是整个神州文明、帝国的传承!

    “你的事,我都已经听说了。”

    身为塾龄牧,如果要教育一个人,必须得先了解他,诗轻梦已经对秦轩有了充分的了解,所以现在……

    “你不是从小就被培养起来的贵族子弟,你没有他们从骨子里发出的优雅和骄傲。”

    诗轻梦伸出双手,然后轻轻捧住了秦轩的双手:“你只是个暴发户,想得到从未得到过的,想证明不曾证明过的。”

    “你想去昆仑?现在就可以。”

    诗轻梦就像个大姐姐,细心的教导着秦轩:“但想要走出昆仑,很难。”

    “很多人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接受山海官的传承,”诗轻梦:“十年,二十年,甚至三十年如一日,但他们依旧没能真正领悟山海官的真谛。”

    “两个月的时间,真的很短暂。”

    诗轻梦:“对于一般人来说,甚至把昆仑地域所拥有的山海官,挨个领略一遍,尚且时间紧迫,学会它们,更是天方夜谭……”。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