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法家高徒 竖子不可教

第一千六百九十章 万胜

    “大人!”

    看着豁然起身,声音肃穆好似战鼓的司徒刑。

    萧何不由惊讶。

    不过,还没等他的话脱之于口,就被他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因为此时的司徒刑,竟然击碎自己头顶的官帽,好似白练一般的长发好似瀑布垂下!

    原来!

    不知何时!

    司徒刑那乌黑的头发,竟然全数变白!

    “这!”

    “这!”

    看着满头白发,好似老人的司徒刑。所有人都沉默了!

    哀大莫过于心死!

    司徒刑这是经历了什么!

    才会少年白发!

    这么说来!

    城外的一切,司徒刑也是心如刀绞,否则,他也不会这般……

    不过,既然如此,他又为什么会派四大军团以及城内武者出去送死呢?

    这说不通啊!

    就在众人心思百转,不知发生什么事情之时,一身官服的司徒刑竟然缓缓的跪下!

    而他的跪下的方向,正是血肉模糊的战场!

    看着好似山峦一般跪下的司徒刑,所有人都沉默了!

    他们不会认为司徒刑是贪生怕死之辈!

    他们更不会认为,司徒刑是向妖族屈服!

    “各位之死重于泰山!”

    “司徒刑叩拜!”

    司徒刑的声音非常沙哑,但是,每一个听到的人,都能够感受到其中压抑的悲愤!

    轰!

    轰!

    轰!

    司徒刑的脑袋好似陨石一般撞击在地面之上。

    巨大好似雷鸣的声音,数里之外,都是清晰可闻!

    不仅是他!

    萧何等人,也都跪倒在地!

    沉重悲愤的气息,萦绕在每一个人的心头!

    受到他们的影响!

    城外的仅存的人族,愈发的拼命!

    轰!

    轰!

    轰!

    无数的人族,好似烟花一般绽放!

    无数的妖族,被他们拖进了地狱!

    “本官司徒刑!“”以血脉之力,召唤我人族先辈战神刑天!“

    司徒刑好似没有察觉,眼神空洞的看着天空!

    不过,随着他的声音落地,城墙下方,好似河流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

    无数红色的云雾升到空中!

    无数的人族不停的悲歌!

    魂兮,归来!

    魂兮,归来!

    魂兮,归来!

    好似,有一个巨大的声音在空中悲哭!

    仿佛,有无数的声音,在恳求,在祈祷!”这是什么?“

    感受到空中,那股让人感到心悸的力量,不论是龙族,还是妖族,都下意识的停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一个巨大的手掌,突然撕开血云!

    手持战斧,没有头颅,以双乳为眼,肚脐为嘴巴的身影,悬浮站在空中!

    当他看到下方那十万人,形成的血河时!

    锐利的目光中,突然浮现出滔天的怒火!”妖族该死!“

    仿佛受到他的情绪影响,无数的战魂不停的悲歌!”不好!“”我等上当了!“”司徒刑好狠的心!“”他让十万人族战死在城外,是为了用血脉之力,呼唤出上古战神!“”他的心肠如此的狠毒,就不怕遭到天地的唾弃么?“

    看着空中那好似山峦一般厚重的身影,见识最广的白羊长老了脸色不由的大变,眼神之中更是流露出惊恐之色。”上古战神!“”那是什么?“

    见白羊长老好似明白那道身影的来历,黑虎妖将,不由诧异的问道。”上古之时!“”人族有一尊战神名为刑天!“”他所到之处,不论是妖族,还是其他叛逆,都会烟消云散!“”也正是因为如此!“”妖族对可他可谓是恨之入骨!“”当时!“”人族并非像是现在这般团结!“”人族两王争霸!“”妖族利用这个,进行了离间之计!“”最后更是激发矛盾,迫使当时的人王,斩掉了刑天的脑袋,并且用常羊山镇压!“”我白羊一族本来,就生活在常羊山,所以,对于这事情,才如此熟悉!“

    听着白羊长老的话,黑虎妖将不由暗暗的点头,这也就说得通了!

    不过,白羊长老的话也不能完全当真,当年的事情,弄不好就是白羊一族的手笔,毕竟白羊一族是出了名的阴险。”本以为,这件事随着战神刑天的陨落就会结束!“”但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战神刑天,竟然以双乳为眼睛,肚脐为嘴巴!“”他的实力不仅没有衰落,反而更强,到最后,更是反攻人王!“”如果不是刑天顾忌人族,恐怕当时的人王,早就被他斩落!“”那次大战之后,战神刑天打破虚空,去了外界!“”上古人王感觉脸面受损,将战神的一切痕迹,全部抹杀,只有一些上古道统中才有只言片语的记载!”

    “不过!”

    “战神刑天,就算离开了这方世界,他也是人族的战神!”

    “那司徒刑,不知用了什么手段,竟然借助十万血脉,进行祭祀!”

    “跑!”

    “跑!”

    “等战神刑天降下!”

    “我等都要死!”

    仿佛想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不顾四周人诧异的目光,白羊长老竟然抛弃本部,好似丧家之犬,不停的后退!

    不仅白羊长老满脸的震惊,阴阳家的谢天罡等人脸上也流露出见鬼的表情。

    他们都用震惊,以及难以置信的目光看着司徒刑。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

    司徒刑派出十万人族送死,其目的竟然是借助人族的血脉之力,祭祀召唤出上古战神!

    这也太疯狂了!

    而且,这样做,实在是有伤天和。天地必定会降下责难!

    就如当年的诸葛武侯一般!

    想到这里,两人下意识的对视一眼,他们彼此都从对方的目光中看到了一丝恐惧!

    还有着说不出的担心!

    “退!”

    “退!”

    “一定要逃出去!”

    “这!”

    “这!”

    白羊长老虽然说的不清不楚,但是黑虎妖将等人,还是忍不住的倒吸一口冷气!

    一人之力讨伐上古天庭!

    并且还成功了……

    这种事情,听起来,简直好似神话!

    但是!

    这也从侧面说明了战神刑天的强大!

    司徒刑以十万人族的血液,召唤而来!

    势必要大开杀戒!

    想到这里,不少人已经开始动摇!

    更有人抽身后退。

    不过,还没等他们逃跑,后面就传来一声重碰撞的声音,以及来自白羊长老堪称绝望的声音!

    这方天地,已经被封锁!

    赶紧打开!

    赶紧打开封锁!

    等战神刑天出手,我等就没有机会了!

    看着眼前好似光膜,又好似倒扣大碗存在的结界,白羊长老的脸皮不由的抽搐,脸上更是流露出难言的恐惧!

    这个结界本来是为了防止人族支援!

    谁能想到,现在竟然成了他们的囚笼!

    听着白羊长老那悲愤恐惧的声音,众人不由的沉默。

    不过,他们心中多少还是有些侥幸,要知道,白羊一族是出了名的胆小!

    也许!

    人族战神并没有那么可怕!

    更何况,现在来的也不是他的本尊,只是一缕神念!

    想到这里,不少妖族,眼睛重新变得坚定!

    更有人嘴角上翘,恨不得立即出击!

    嗷!

    就在众人情绪各异之时!

    空中没有头颅的战神慢慢的清醒,好似浪潮,山峦一般的气势,豁然升起,所过之处,不论是空间,还是空气,都发出好似玻璃炸裂的声音。

    “杀!”

    刑天手中的干戚舞动,一道好似血浪,透着尖锐锋利的气劲,向前展开!

    所过之处,不论是普通的妖族,还是妖族统领,竟然都好似泡沫一般裂开……

    猩红的血液,将大地直接染成红色!

    刺鼻的血腥味,数里之外,都是清晰可闻。

    看着瞬间消失了数万的妖族,不论萧何还是其他将领,脸上都流露出震惊,以及难以置信的表情。

    强!

    好强!

    刑天的强大,超出所有人的预料之外。

    不过!

    和妖族的恐惧不同,人族的内心充满了狂喜。

    战神刑天!

    这是他们最后的希望!

    只要战神刑天将这十万妖族,全部屠戮,那么北郡的危险,自然也就会解除!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都用炽热的目光看着空中那个伟岸的身影,更有人不停的握拳嘶吼,好似为他加油!

    轰!

    轰!

    好似车轮一般的干戚不停的舞动,两道带着血色的气劲,从天而降。

    巨大的力量,将大地撕裂,形成一道足足有十余里长的峡谷!

    从空中看,就像是一个张开,想要吞噬众生的大嘴!

    实际上,也的确是如此!

    站在地上妖族,还没等反应过来,就被巨大的裂缝吞噬……

    不过是数息,十万妖族竟然损失大半!

    只有运气好的零散妖族,才躲过一劫!

    就连不可一世的黑虎妖将在刑天面前,也好似玻璃一般脆弱。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被巨大的斧刃击中。

    无数的裂痕。爬上他的身躯,然后好似瓷器一般,瞬间破裂,无数的血液,喷涌出来。将四周染成猩红一片!

    巨大的斧刃在斩杀黑虎妖将之后,还继续前进。

    所过之处,好似飓风过境,不论妖族,还是他们的物资,被瞬间撕成碎片!

    不仅如此!

    就连那个一直悬挂在空中,好似倒扣大锅一般的结界,也被斧击中,无数的裂纹,好似蛛网一般攀爬,最后更是直接化作碎片到处的飞射!

    “胜了!”

    “我们胜了!”

    看着被裂缝吞噬大半,只剩下数千残兵的妖族,萧何等人的脸色顿时变得激动起来。

    每一个人,都用最纯粹,也是原始的方式,庆祝这个前所未有的胜利!

    “我们真的胜利了!”

    “万胜!”

    “万胜!”

    “司徒大人万胜!”

    “发出信号!”

    “让刘博文等人出击,绞杀残兵!”

    不过,和众人的兴奋不同,司徒刑还是异常的冷静。

    妖族虽然已经没了威胁,但是毕竟还有残留!

    如果不进行追杀,难免有放虎归山之患。刘博文等人藏身城外山丘之中,用来做这个事情最合适不过。

    “诺!”

    随着一声轻诺。数个硕大,好似星辰的烟火直上云霄,并且发出呜呜好似号角的声音!

    全身蜷缩,藏在岩石缝隙中的刘博文,刘军候等人,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本来紧闭的双眼瞬间睁开!

    一个个土球,被人从里面,野蛮的推开!

    一个个精锐的战士,袒露上身,好似沉睡醒来的巨人!……

    “结界破了!”

    程铁牛等人靠在边境,满脸的抑郁。因为这个古怪结界的原因,他们十多万兵马,根本没有办法前进半步!

    想到,现在整个北郡可能已经沦陷,数百万百姓,成为了妖族的口粮!

    众人的心,都有一种说不出的疼痛!

    突然!

    一道猛烈的罡气,直直的撞了过来。

    那个好似倒扣大碗一般的结界,好似被蛮牛撞到,并且形成一个好似斧头形状的凸起!

    本来好似清水一般流动的结界也是顿时一滞,无数的涟漪翻滚试图化解这股巨力。

    不过!

    出乎所有人预料之外的是,那斧头上的力量,竟然出奇的强大,不仅撕破了光膜,并且形成无数的裂纹!

    无数的裂纹好似长蛇一般蜿蜒。到最后更是崩裂……

    无数的碎片,好似小刀子一般迸射!

    几个倒霉的士卒,被碎片击中,顿时扑倒在地,不停的翻滚嘶吼!

    不过,众人并么有反应,反而好似呆傻一般站在那里,也不知过了多久,程铁牛才好似反应过来一般高声吼道:

    “结界破了!”

    “大家冲啊!”

    “快点!”

    “再快点!”

    “也许我们,再快点就能救出北郡的残兵!”

    “冲啊!”

    被程铁牛惊醒的士卒,以及武士,急忙起身,好似潮水一般向北郡方向冲去。

    正如程铁牛所说,如果他们快一些,也许能够救出一些陷落的百姓。

    至于说,北郡守住城池,打败妖族!

    这样的想法,他们从来未曾有过。不是他们对司徒邢没有信心,实在是双方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十万妖族战斗力,恐怕不亚于五十万人族精锐!

    而且,为了拿下北郡,妖族一连派出三位妖将,而且,还有龙族在旁边策应。

    在这样的力量面前,就算是皇城也有陷落的可能!

    没有人会认为,北郡的防务要远超皇城!

    想到这里,每一个人的心情更为急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