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法家高徒 竖子不可教

第一千一百二十章 说打死你,就打死你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司徒刑才好似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看着身体忽明忽暗,好似风中残烛一般,随时可能熄灭的冠军侯,司徒刑有些不舍,又有些迟疑的问道:

    “侯爷!”

    “你真的要走了么?”

    “本侯的这一缕残念,已经坚持了千年。已经是不小的奇迹了……本侯知足了!”

    “相见就是缘分,既然你能来到这里,本侯也不能让你空手而归,在本侯彻底消失之前,有什么问题你就尽管问吧!”

    看着满脸震惊的司徒刑,冠军侯的嘴角不由的上翘,满脸毫不在意的说道。

    “真的什么都可以问?”

    司徒刑有些迟疑,又有些试探的问道。

    “这是自然!”

    看着司徒刑试探的表情,冠军侯没有任何犹豫重重点头。不过出乎他预料之外的是,司徒刑没有问武功,也没有问兵书,问的反而是一个看似非常不相干的问题。

    “这个八门金锁阵真正的解法是什么?”

    “本官刚才推算了数十种可能,但总是感觉似是而非!”

    看着外面耸立的八座石门,司徒刑有些狐疑的说道。

    司徒刑虽然不是兵家出身,但也是博览群书,精通战阵,否则也不会破开冠军侯亲自所布的两仪大阵。

    但是这个八门金锁,比两仪大阵比起来,更加的诡异。

    任凭他如何计算,都没有头绪,见冠军侯脸色和煦,所以这才忍不住问道。

    “那八门金锁……”

    “是不是给你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好像是八门金锁,又好像哪里不是?”

    听到司徒刑的话,冠军侯的脸上不由的浮现出几分古怪。

    “的确如此!”

    司徒刑不由重重的点头,正是这种感觉,才让司徒刑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你可知,除了聪明才智外,如何才能提升阵法的威力?”

    冠军侯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笑着反问道。

    “以法器镇压核心,稳定四正四隅,阵法的威力自然就会提升,譬如上古的十绝大阵,九曲黄河大阵等,都是以无上法器做为核心……”

    “也正是因为有无上法器镇压阵心,就连阳神,人仙,也能够陷落其中!”

    “难道说,这个八门金锁中也有神器?”

    听着冠军侯的反问,司徒刑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几分震惊。

    不过冠军侯先是轻轻的点头,又是重重的摇头。

    “侯爷!”

    “你这是?”

    看着冠军侯的反应,司徒刑的脸上不由的流露出几分诧异,有些茫然的问道。

    “本侯点头,是因为你说的没错,用法器镇压阵心,的确是能够提升他的威能!”

    “上古十绝大阵,九曲黄河大阵,都是此例!”

    “本侯又摇头,那是因为,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

    “除了法器之外,还有一个办法提升阵法的威力!”

    冠军侯笑着说道。

    “那是?”

    司徒刑眼睛不由的一睁,满脸好奇的问道。

    “人阵合一!”

    冠军侯一字一顿,声音肃穆的说道。

    “人阵合一?”

    司徒刑眼睛不由的就是一缩,有些疑惑,又有些迟疑的说道。

    “没错!”

    “正是人阵合一!”

    “简单点说,就是用自身化作阵领,让大阵具有生命的气息!”

    “阵灵!”

    “难道侯爷你是……”

    听着冠军侯的解释,司徒刑的脸色不由的大变,看向冠军侯的目光也变得震惊,闪烁起来。

    “没错!”

    “本侯即是冠军侯的一缕残念,也是八门金锁的阵灵!”

    “只要有本侯在!”

    “外域之人,就别想要踏进这里一步!”

    司徒刑虽然心中早就有所预计,但是当他听到冠军侯肯定的回答之后,他的眼睛还是圆睁……

    冠军侯的话多少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但是想想又在情理之中,冠军侯一生威名赫赫,驱除鞑奴,收复失地。

    可以说冠军侯的一生都是在大虞开疆拓土……

    这样的人,必定民族观念极重,用异世地球的话说,那就是典型的愤青。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将自己的藏宝留给外域人?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将自己的一缕残念留在这里,化作阵灵,继续镇压外域。

    不过,在满心佩服的同时,他心中还有另外的想法。

    八个大门只能进入一次!

    其他七个石门内的宝物,岂不是要落在外域手中……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多少有着一些不甘心。

    冠军侯好笑的看了司徒刑一眼,好似明白他心中所想,继续说道:

    “这个八门金锁阵的关键,不再生门,也不再死门,而在于本侯的这一缕残念……”

    “只有符合本侯心意的人,八个门都是生门。”

    “如果不符合侯爷心意呢?”

    “也没什么?”

    冠军侯没想到司徒刑会问他这个问题,脸色不由的就是一滞,但他还是如实说道。

    “唯死尔!”

    冠军侯说的非常轻巧,但是在司徒刑的耳中却好似炸雷一般,他的脸色更是大变,全身上下都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

    冠军侯不愧是冠军侯,做事总是会出人意料。

    自己还在纠结究竟应该如何破解,是应该进入生门,还是死门……

    没想到冠军侯所布的八门金锁阵竟然是一个烟雾弹……

    真正的操控权,一直都在冠军侯的手中。

    符合冠军侯心念的,会被他接引到此地。

    不符合冠军侯心念的,则会徒劳无功……甚至有可能被坑杀在此地。

    这样的设置,是司徒刑没有预料到的。同时,本来一点担心,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想来,就算是几个武圣联手,在八门金锁阵中也讨不得便宜……

    “本侯的时间不多了!”

    “你还有什么想要问的?”

    冠军侯的身体,诡异的闪烁了几下,他的眼睛中也多了几分急色。

    “侯爷!”

    “当年,你真的是陨落在气运反噬之下么?”

    司徒刑见冠军侯脸色和煦,不由壮着胆子大声的问道。

    “这!”

    冠军侯没有想到司徒刑竟然会问出这种问题,脸色不由的大变,眼睛中更是流露出为难迟疑之色,半晌之后,他竟然好似顾左右而言他般说道:

    “你虽然不是本侯传人!”

    “但是能够来到这里,也是有缘!”

    “本侯一生,威名赫赫,所向披靡,靠的是拳法,枪法,刀法三绝,每一门都是超越武圣的存在。你可以选择其中一门修行……”

    “日后必定能够成为一方巨擘!”

    一身金色铠甲,眼睛锐利的冠军侯从虎头椅上站起,黑色的官靴有些粗鲁的踏在帅案之上,整个人身体前倾,目光直视。充满期盼一字一顿的说道。

    随着他的问话,空中陡然出现三个闪烁着不同光辉的竹简。

    拳法!

    枪法!

    刀法!

    竹简虽然是卷轴,但是一股逼人的锐气直冲云霄……

    就算目光落在上面,眼睛都有一种刺痛的感觉。受到这三股迥异拳意的刺激,司徒刑背后陡然浮现出鲲鹏,大蛇,熔炉等诸多拳劲……

    数股拳劲在空中交错,形成对峙。

    一时间竟然谁也压制不了谁……

    看着司徒刑背后的拳意,冠军侯的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一丝惊诧。

    他虽然只是一缕残念,但是这三本书,却是出自冠军侯之手,上面的拳意凝集,绝非临摹等仿品所能比拟……

    但是,这三股拳意,竟然没有办法将司徒刑的拳意击垮,这多少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看着空中的竹简,司徒刑的眼神变得闪烁,要说不心动,那明显是不可能的……

    这三样是冠军侯最强大的武功,后人称之为三绝。

    不论是当代,还是以前,都有无数的人趋之若鹜。

    三绝!

    获得其中一样,就可以横行天下。

    看着司徒刑的反应,冠军侯眼睛中不由的流露出几分得意。同时,也有几分遗憾……

    一个人的心智,这么容易被撼动,将来的成就必定不会太高。

    这次才是真正的考验!

    只有面对三绝不动心的人,才是真正的强者心性……

    可惜,司徒刑明显没有通过自己的考验。

    看来,以前,是自己太高估了司徒刑的心性……

    可惜了!

    如果他坚定一些,说不得,自己会让他继承自己的衣钵。

    实在是太过可惜了!

    就在冠军侯满脸遗憾,惋惜摇头之时,司徒刑紧闭的双眼慢慢的睁开……并且慢慢的伸出自己的手指。

    不过,司徒刑接下来的反应,却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他的手指并没有落在那三本经书上。

    而是落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

    “如果,非要本官选一样!”

    “那么本官选择它!”

    “什么!”

    看着满脸坚定指着角落中,某个蒙尘的骸骨,冠军侯的脸色不由的大变,眼睛中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恼怒,声音第一次出现了高低起伏。

    “什么!”

    “你说什么?”

    “你为什么不选本侯的经文,而选择那一个毫不起眼的骸骨,为什么?”

    “你难道不知这可是本侯心血的结晶,三绝之术!得到其中一本,就能纵横天下!”

    看着有些恼怒的冠军侯,司徒刑也不害怕,反而直视冠军侯的双眼,声音肃穆的问道:

    “请问得君侯的三绝之一,能敌几何兵甲?”

    “可能敌国?”

    “可能敌城?”

    司徒刑身体挺拔,眼睛直视,满脸肃穆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