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末之虎 遥远之矢

第七百六十六章 再不生于帝王家

    第二天黄昏之际,高宏图安排人手,带着已换了便装,有如普通百姓一般的朱慈烺,从德王府的后殿中,匆匆离开。

    而留在后殿里,那个穿着龙袍假扮成朱慈烺的人,便他最为信赖的太监王承恩。

    王承恩虽换上龙袍,却是一脸呆滞神情木然地坐在龙椅上,看到高宏图等人忙碌不停,仿佛面前的一切,都与他毫无关系。

    而在见到这换了家常衣服,有如一名普通百姓的朱慈烺,终于要跟着高宏图等人,从这后殿离开之时,王承恩再也忍受不住,他从龙椅上踉跄而下,扑通一声伏跪于地,放声痛哭。

    “皇上啊!……”

    王承恩凄厉的叫喊,让所有正打算离开的人,皆下意识地停住了脚步。

    那个换了普通布衣的少年,缓缓回过头来,脸上同样已满是泪痕。

    他僵硬地转过身,一步一步走向那正伏地痛哭的王承恩,在离他约三步开外站住。

    这时,令所有人都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

    扑通一声轻响,贵为万乘之尊的重兴皇帝朱慈烺,面对着王承恩缓缓跪下。

    这一刻,所有人都呆住了。

    “皇上,使不得,使不得,请快快起身……”

    见重兴皇帝朱慈烺竟然给自已下跪,王承恩大吃一惊,他颤颤前迈,赶紧去搀扶那跪在自已面前的皇帝:“皇上,快快起身,你可折煞老奴了啊……”

    不料,朱慈烺竟执拗地摆脱他的搀扶,依旧伏跪于地的他,满面泪痕,声音更是哀切:“大伴,你跪了我无数次,就让我今天也跪你一次吧!你忠心耿耿,效忠我皇家父子二代,朱慈烺实在无以为报。今番远别,只恐今生再无见面之期。临别涕泣,不知所言,就请大伴受我一拜,聊表我之感激之心。从今之后,我留在济南城中的弟弟永王,妹妹长平公主,昭仁公主,亦请大伴多加关照。让他们勿由我之事,而受无端牵连,我在这里,再次拜谢大伴了!”

    朱慈烺这番话,全无半点帝王之态,对王承恩用了小时候的昵称大伴,就连自称都由朕换成了我,可谓情真意切,句句为哀。他一说完,便深揖一拜,几至触地。

    王承恩涕泪纵横,几难自持,原本在用力搀扶朱慈烺起身的他,又扑通一声,伏跪于地:“陛下放心,老奴虽能力有限,亦会谨遵陛下嘱托,竭尽全力辅佐各位王爷公主,决不会让他们受半点委屈。陛下这一路南去,亦请多加珍重,万事小心。”

    朱慈烺点点头,缓缓站起身来,又轻轻地拍拍王承恩肩膀以示慰籍,便立即转身离去,再不回头。

    望着朱慈烺决然而去的背影,王承恩放声痛哭,哀哀而泣,等他抬起头时,整个后殿已是一片空荡,再无半个人影。

    “皇上啊!……”

    王承恩凄厉的喊声在后殿中来回摇荡,整个空荡荡的大殿中,他的声声哀唤,令人闻之心悸。

    高宏图带着乔装成百姓的皇帝朱慈烺,从德王府中急急离开,立即乘坐已等候在街巷中的马车,一路匆匆离开济南而去。

    从济南东门出城后,一行人等一路急赶,昼夜兼程,终于在三天后,到了胶州港处。这一路上,虽然风尘颠簸,各人俱是疲惫不堪,但没有唐军与官府与盘查,总算顺利到达这胶州港处。

    此时,已近黄昏,各人远远看到,港口处那些正等候其中的郑芝龙战舰改扮而成的商船,正平静地停泊在港口之中,各人脸上,顿时皆露出欣慰之色。

    这些人中,神情最为喜悦的是高宏图,而最为复杂的,便是重兴皇帝朱慈烺。

    他看着那些在港口中平静停放的船只,心里头却是没由来的莫名慌乱,仿佛那些船只中,竟潜藏着极其可怕的恐怖一般。

    他暗自想道,自已这一路行来,总感觉是太顺利了些。这样顺利无碍的出逃,竟有一种一只猎物,正一步步走进猎人精心布置的陷阱的怪异感觉。

    这时,他忽然又想起当年自已从京城逃出后,就是李啸带着他与弟弟朱慈炤,一路东行,在天津港口登船离去,一路南下山东。

    往事回想,如梦似幻,当初的自已,好不容易才从流寇手中逃离,而现在的自已,却又要如此仓皇地人往日恩人李啸手中,再度逃离而去。

    莫名,这一路南下逃窜,就是自已的宿命么?

    “皇上,天色已晚,我们该上船了。”见到朱慈皱着眉头,一脸犹疑地站在岸边,高宏图来到他身边低声催促。

    朱慈烺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天海之边那渐渐隐去的晚霞,怔怔出神。

    见朱慈烺这番模样,高宏图心下不快,试探着问了一句:“皇上,你可是担心坐船不安全?这可着实是多虑了。你要知道,是这镇南侯用战舰改扮的商船,船只性能极好,最大的风浪也难以遭成损害。而船上水手,更是镇南侯手下精锐水师所扮,极谙水性,精熟操船,绝不是刚刚上船的生手。皇上此去,定可一路平安,绝无风险。”

    高宏图说完,又扭头看了看愈发变暗的港口,语气焦急地催促道:“皇上,现在天时已晚,再不赶紧上船,万一有唐军水师来查夜,弄个节外生枝,可就麻烦大了。还请皇上速速上船,只要上得船去,离开这李啸的地盘,那我等就是从鸟入林,池鱼入海,再不会担惊受怕了。”

    见高宏图一再催促,朱慈烺心下一声暗叹,只得轻声回道:“也罢,就请请爱卿带路,扶朕上船吧。”

    高宏图急急应诺,立即上前,亲手搀扶朱慈烺走过舷板,小心地上得船来。

    上船之后,朱慈烺被安顿在这艘战舰内部那最好最宽阔的中层舱房内休息,为了服侍皇帝起居,高宏图还专们给他配备了两个小厮,以备朱慈烺随时使唤。

    很快,这艘大船,与另外两艘护卫的小船,一道抽起舷梯,解开缆绳,无声无息地离开港口,一路朝南驶去。

    而在此时,天边最后一点晚霞也终于熄灭了,天地之间,一片昏黑,海潮泛涌之声与海鸥鸣叫之音,愈发清晰刺耳。

    很快,高宏图派人送来一份还算丰盛的晚饭,朱慈烺无心用饭,随意吃了一点后,便令小厮端下去。然后,他独倚在舷窗之处,默默地观看舱外那一片昏暗的风景。

    天色越来越暗,海鸥之声已渐不可闻,只有窗外海浪声声,仿佛一首唱不完的哀歌,搅得人心烦意乱。

    朱慈烺面无表情,心下却是纷乱如麻。

    两个问题,在他心头,萦绕不去。

    那就是,自已这一种南下,真的会十分顺利么?、

    而到了福州之后,那镇南侯郑芝龙,又真的会对自已恭敬有加,不会如李啸这般猖狂跋扈吗?

    万一,他不是如高宏图所说的那样,而是也如李啸一般,拿自已当个傀儡,当个只会签字的橡皮图章,自已复还有何办法可改变这难堪的处境么?

    这两个问题,朱慈烺心下都没底,只是又总忍不住要去想,最终让自已内心一团乱麻,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直斜倚在窗前的朱慈烺,渐觉倦意袭来,他正起身,想到另一边的床榻上休息时,忽地感觉,整个舱房猛地摇晃了一下。

    这一下猛烈的摇晃,把朱慈烺的睡意给瞬间惊醒。他斜眼看去,正侍立在门口的两小厮,皆因这一猛烈摇晃,扑通倒地,摔了个嘴啃泥。

    好不容易站稳的朱慈烺,还未得及叫声不好,整个船只又是猛烈的一下摇晃,甚至可以清楚地听到外面传来的啪啪木头断裂声,以及无数水手惊慌的喊叫。

    朱慈烺再站不稳,踉跄倒地。那门口的两名小厮,还未起身,受此一摇,又骨碌碌地滚跌于地,惨叫着掉到舱外去了。

    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朱慈烺能清楚地感觉到,就在这时,整个船身开始渐渐倾斜,向着一边缓缓倾倒,他用力地攀着旁边的小横木,才得以勉强坐稳。

    “不好了!船体漏水,这船要倾覆了!”

    舱房外传来许多水手那几不成人声的嘶喊,夹要着东西碰撞倒塌的沉闷撞击声,以及纷乱如潮的脚步声。

    这一刻,朱慈烺忽然什么都明白了。

    他那惨白如纸的脸上,竟在这时,泛起了一丝微微笑意。

    仿佛现在这突然出现的巨大灾难,对他来说,竟是一场令人放松的解脱一般。

    该来的,总会要来。

    难道这一路上,自已会如此顺利地离开皇宫,如此顺利地抵达胶州港,又如此顺利地登船离去。

    这一切,原来都是早有预谋。

    李啸果然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自已。

    让自已顺利地逃出生天,让自已这么容易地成为郑芝龙手下傀儡,从而反过来对自已不利,李啸这样的枭雄,怎么可能会让这样的事情出现。

    不能控制,便要毁灭,残酷的政治斗争中,君臣之间,终于撕掉了最后一层温情面纱。

    于是,李啸暗中出手,如当年明太祖朱元璋干掉小福王韩林儿一样,神不知鬼不觉地在这些船只上做了手脚,最终得以在这个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海上夜晚,让船只悄悄解体,无声地要了自已的性命。

    他的这一切谋划,真可谓天衣无缝。

    跟这位心机深沉又行事狠辣的李啸相比,自已的那点小心思,简直是根本不够看。

    朱慈烺在这一刻,忽然又想起了这些天来,那忠心耿耿手王承恩,对自已的反复劝谏,他的心下,顿是有如刀割,而他的脸上,那丝微笑,渐渐变成僵硬的苦笑。

    王大伴,朱慈烺一意孤行,不听忠谏,真真辜负了你对我的一片苦心啊。若有来生,就让我当牛作马,以答君恩。

    就在这时,从那渐渐倾颓翻转的舱房门口,一个气喘吁吁须发蓬乱的人出现了。

    这个人,便是高宏图。

    高宏图的脸上,已不知被什么东西划破,正滴滴嗒嗒地往下滴血,污血染红了半张长脸,让他的模样看起来,愈发怪异而恐怖。

    “皇上!”

    他一声凄厉的喊叫,用力攀爬着房中各种突出物,踉跄着冲到朱慈烺面前,用一种前所未见的哭腔大声喊道:“皇上!不好了,我们中了那贼厮李啸之计了!”

    朱慈烺的目光,投向极远的地方,根本就没有看他。

    “皇上,那李啸果然心思歹毒,竟在这船只上暗中作了手脚,我等三条船只,现在均是渐为倾覆。这茫茫海上,已是再难脱逃。都是微臣之错啊,竟让皇上……”

    高宏图带着哭声的哀嚎一语未完,上面一盏沉重的挂灯,猛地砸了下来,砰的一声闷响,正巧砸在这个佞臣头上。他一声哀呼,翻倒于地,再无动弹。

    朱慈烺冷漠地看着这个家伙就这样倒毙于地,却依然一动不动。

    他呆呆地看到,随着舱房的继续翻转,大股大股冰凉的海水,从舷窗中涌入,整个舱房迅速被冰冷的海水填充。

    这时,朱慈烺甚至在想,高宏图这个家伙,能这般突然被砸死,免去溺死之苦,也许还算是运气好吧。

    这时,舱房底下又传来猛兽吼叫般的咕咕声,随着砰的一声爆响,这受重不均的船体,瞬间裂成两截。

    船体裂开的地方,迅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有如一张在黑夜中张开的巨大死亡之口,将那三条倾覆的船只,全部吞入肚中。

    一股大浪涌来,将朱慈烺一把卷入海中。

    他甚至来不及发出一声喊,整个人便迅速地被漩涡吸入其中,大股冰冷而咸腥的海水,从他口中直灌而入,整个人愈发快速地朝漩涡深入吸去。

    在这尚未丧失意识的最后时刻,朱慈烺下意识地朝自已怀里掏了下,立即又摸到了那个小小而坚硬的东西。

    是李啸送给他的小金狮子。

    这件小小的礼物,还真是生死相随啊。

    这样的死亡,也许真的是一种解脱吧。

    唯愿来生,再不生于帝王家……

    他嘴角重新泛起笑意,意识却渐渐模糊,恍惚中,他只觉得自已不再艰于呼吸视听,而那握在手中的小金狮子,竟神奇地变成了一盏会自动行走的明亮台灯,带着自已穿过这黑暗冰冷的漩涡,去到尽头的一片光明之中。

    这片令人心喜的光明里,是那规模宏大张灯结彩的紫禁城,其中有笑容和蔼的父皇,有一脸关切的母后,以及无数的宫仆侍婢,他们都张开双臂,温情无限,热情欢迎自已的到来。

    朱慈烺的灵魂发出一声欢快的鸣叫,朝他们飞扑而去,再不复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