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明末之虎 遥远之矢

第八百五十三章 木邦城破,残军归降

    夕阳西沉,昏黄的天幕下,那名裨将带领着五千名精锐缅军,一齐鼓噪呐喊着冲出工事,向正在行进的唐军战阵中最前面的火铳兵,疾速冲去。

    见到缅军冲出工事,向自已鼓噪冲来,唐军军阵立即停住了脚步,随即摆开阵型,准备迎敌。

    “预备!”

    “放!”

    “砰砰砰砰!……”

    随着领头的唐军火铳队长一声暴喝,三排唐军火铳手,迅速摆成前后三排的三段击式阵型。

    10000杆鲁密铳中,最前排的3000杆,首先打响。

    然后,第一排退下,至第三排后面,第二排的3000杆鲁密铳紧跟着打响。

    接着第二排再退到第一排后,第三排铳兵顶上来,再打放了3000多杆鲁密铳。

    至此,一次完整的三段击,打放完毕。

    到了第三排的铳兵打放完毕后,原先最早的一排铳兵,已然又装好火药与子弹,继续顶上最前头,准备重新开始新一轮的打放,这三段击流程,又重新开始。

    爆豆般的枪声,绵密响起,枪口余焰组成一排暗红色的飘飞火幕,浓重的白烟立刻在排成一排笔直直线的盾牌上,连绵涌起。

    无数颗呼啸的三钱重的细小铅弹,发出轻微的尖啸,向对面狂冲而来的缅军,疾射而去。

    这些炽热滚烫的细小铅弹,呼啸而去,立刻有如热刀扎黄油一般,轻易地穿入那些缅军的身体中。

    在唐军这般近乎无休止,仿佛绵密不绝的鲁密铳打击下,那五千名一同前冲而的缅军,在第一次三段击齐射时,就瞬间被射杀了八百余人。

    领头冲锋的那名副将,因为身上穿的铠甲鲜明亮丽,相当与众不同,故他本人,简直堪称为子弹磁铁。

    唐军的第一番三段击齐射,整整十五颗铅弹,同时击中了他,让这名副将从头到脚,布满了密密的小血洞。

    这名本来挥舞着战刀,呐喊前冲的缅军副将,仿佛被突然挨了一记重锤一般,生生地停住了前冲的脚步。呆怔了不到一秒,便扑地仰面倒地,再无动弹。

    这名领头的副将一亡,遭遇迎头痛击伤亡惨重的缅军,顿是阵型大乱。

    剩下的四千来名缅军,稍一呆滞,便是人人如得失心疯一般,哀嚎着转身逃跑。更有极多的人顺手丢了武器,只求能跑得快些。

    只不过,后面的三段击间隔时间极短,那绵密不停的鲁密铳,将他们的逃生渴望彻底打消,无数颗铅弹追上了他们,又将他们从背后射杀了五六百人。

    在见到剩余的三千余缅军,以极其狼狈的姿势逃回本阵之后,唐军火铳手才收拾武器,在一声喝令后,继续与后面的本阵兵马一起,保持着平稳的阵型,向城中继续推进。

    而看到这一悲惨的一幕,主将内山谬觉,和全体躲在紧急修建造的工事后面的缅军,顿时皆被打懞了。

    靠!唐军的火器这般凌厉,这根本不是在打仗,而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屠杀。

    这样绵密而集中,且仿佛永远不会停止的射击,完全与以往面对的任何明军都不一样。这种近乎无休止的火力射击,这种把攻击部队全部消灭的屠杀式战斗,对缅军的心里打击十分巨大。

    这样近乎必死的结局,让缅军再无突击的勇气,剩余的全部兵力,皆是龟缩于城中。

    在这时候,最为焦虑也最为恐慌的,便是城中主将内山谬觉了。

    怎么办?

    唐军攻势如此凌厉,自已手下这些士气低沮斗志全无的剩余军兵,还有那些更不堪用的临时召集的青壮,真的能顶得住么?

    内山谬觉的脸上,写满了恐惧与迷茫。

    而这时,唐军已然又快速行进过来,来到了四百余步的准确射程之内。

    “预备!”

    “放!”

    “砰砰砰砰!……”

    又是绵密不休,仿佛永远不会停止的打铳声,有如爆豆一般密集响起,将任何敢在工事上露头的缅军,立刻射杀。

    这样一边倒的彻底屠杀,对唐军来说,堪为极度快意之事,而对缅军来说,简直是置身无间地狱。

    随着死伤人数的快速增加,守防在工事后的各处缅军,皆开始快速出现混乱。甚至还有不少临时召集来的青壮,哭嚎着扔下武器,掉头向后逃去。

    只不过,他们才起身后逃,那露在工事外的的身体,立刻会被几颗呼啸而来的米尼弹给击中,将他们当场射杀。

    整个缅军的守卫阵地,顿时成了极其可怕的人类屠宰场。

    内山谬觉心下,满是绝望。

    难道,自已真的要战死在这里么?

    不,不行……

    为缅王莽白效忠至此,应该是足够了。

    自已没必要真的把性命,断送在这里,毕竟,还有多年积蓄的钱财与富贵,等着自已呢,战死于此地,万万不值得……

    这个世界,还有太多美好的东西,自已还未来得及享受够啊。

    唉,他娘的,老子降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终于,内山谬觉抬起头,用一种垂死的眼神,环视了众人一圈,低声喝道:“传我之令,全军停止抵抗,打出白旗,向唐军投降!”

    “得,得令。”

    很快,城中各个守备工事入口,白旗高高举起,大力挥扬,在昏沉暮色中,倒是十分显眼。

    见到缅军阵中那高高扬起的白旗,莫长荣脸上浮起得意笑容,心头却是一阵莫名喟叹。

    这木邦城这般迅速而下,可见现在的唐军火器威力,是何等的惊人,有了这样无坚不摧的火器,唐军将来纵横缅甸,横扫全境,绝非难事。

    莫长荣略一沉吟,便挥了挥手,下令全军停止攻击。

    爆豆般响个不停的射击声,瞬间停止,昏黄天幕下,整个战场上,忽地一片安静。

    只有大团大团的白色哨烟,在无声地四处弥漫,最终消失在大片昏黄云彩的天空里,消失在如血般殷红的夕阳中。

    很快,木邦城东西北三处城门皆是大开,在外面包围的唐军,有如汹涌的洪水大批进城,连绵的欢呼声涌起,响彻云霄。

    而全体缅军与城中青壮,则在主将内山谬觉的率领下,扔了武器,成一字纵队,垂头丧气地从阵地中走出,随即被唐军分别看押。

    至此,这场木邦攻城战,终于结束了。

    经统计,包括先前被杀的缅军骑兵在内,共有三千五百多名缅军与城中青壮,被唐军打死,伤者更是不计其数。而唐军之中,只不过有数名士兵受了一点轻伤。

    这样的战斗,完全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

    而从清晨到现在,唐军所花了总共不到一天时间,便顺利打下了这座缅甸的东北重镇木邦城,其效率可谓惊人。

    莫长荣心下十分得意,现在自已先破了十万精锐缅军,又攻下这木邦城,缅锣鼓东北崩缺,自已手下的唐军当可从这里长陆两处长驱直入,直攻缅都阿瓦,缅王莽白纵是不甘,亦无能为也。

    莫长荣正感慨之际,那举旗投降的内山谬觉本人,则很快被唐军士兵推搡着,带到了正端坐马上的莫长荣面前。

    莫长荣与一众护卫,皆以得意又鄙视的眼光,临高居下地俯视着他。

    “本将便是唐军第九镇镇长莫长荣,你是何人,能听懂得汉话么?”

    内山谬觉木然无应,莫长荣便让汉人通事对他说了一遍。

    听完汉人通事的话,内山谬觉心下暗恨,却又不能发作。他略一思索,随即扑通跪地,打扦叩首。

    “在下是缅甸妙瓦底侯内山谬觉,可叹在下有眼无珠,不识天兵,竟敢对抗唐军天威,以致城破兵败,实是罪该万死。“

    内山谬觉一边用结结巴巴的话语回禀,一边在地上磕头如捣蒜。

    见这内山谬觉这位缅甸国王莽白最为信重的亲信,又是身为主将,现在竟这般奴颜卑膝地在自已面前跪求饶命,莫长荣心下十分鄙视。他用一种讽刺的眼神,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

    说来好笑,莫长荣尚未说话,地上伏跪的内山谬觉,以为莫长荣不肯接受自已的投降,不由得心下大惧。

    他仰起头,苦着一张满是灰尘的脸,嘴角却又挂着讨好的笑容,向莫长荣急急禀道:“莫大人啊,但求看在大下率众投降的份上,饶了在下一条贱命吧!在下虽死无足惜,但毕竟还算识时务,未与天兵对抗到底啊。黄大人,只要能饶得在下性命,在下从今往后,就是做牛做马也愿意啊。“

    内山谬觉这般声调狼狈又卑切至极的话语,被汉人通事活灵活现地翻译出来后,引起了旁边围观的一众唐军士兵吃吃窃笑。

    只不过内山谬觉求生心切,全不以为意,他象一只向主人哀乞的流浪狗一样,伏跪于地,却又双眼直瞪瞪地,望向马上端坐的莫长荣。

    莫长荣对此人鄙视到极点,脸上却是微微一笑,朗声回道:“内山谬觉,不必如此惊怕。本将向来赏罚分明,公平无偏。虽然你不识时务,对抗天兵,本该重惩于汝,但念你迷途知返,有率众投降之功,也算是微功一件。本将就饶你死罪。“

    “莫将军果然肚大撑船,心胸似海,在下感佩之情,何以言表!谢谢莫将军了!“

    听了莫长荣这句决定自已生死的话,内山谬觉一脸欣喜,满是轻松之色,又急急地磕头如捣蒜。

    这时,他仿佛又想到了什么,一脸谄笑地向莫长荣轻声问道:“莫大人,您既恩准我部投降,那接下来,在下的这些手下兵马和守城青壮,您却又要如何处置?“

    莫长荣见他罗唣,便面现不悦之色,立喝道:“此事本将自有决断,又何需你这厮多问!“

    内山谬觉见莫长荣发怒,顿时脸现悚惧之色,他啪啪几声,掌了自已几个嘴巴,大声道:“在下该死,多嘴多舌,万望莫将军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与在下一般计较。“

    莫长荣见他这般胆小惊惧,心下不由得更是对此人鄙薄非常。

    此等怯懦无能之辈,竟也能成为缅甸国中大将,这缅甸真真无人矣,这样的国度不灭亡,实无天理。

    “城中降兵与百姓,本将自有安排,不需你担心,你且起身说话吧。“莫长荣冷笑着答道。

    内山谬觉颤颤起身,点头哈腰地站在莫长荣马边,脸上的表情,谄媚与委屈交织,说不出是何等可笑模样。

    就在这时,唐军监抚司的官员,已经把木邦全城的情况,都全部统计完毕。

    “禀黄镇长,全城情况已统计完毕,我军此战,共得缅军俘虏三万两千多人,另俘有缅军拉来的城中青壮约一万余人,这些降兵与青壮,现在皆集中在城中广场上。另在这木邦城中,共缴获银子一万八千两,粮草五万五千二百余石,各类绸缎布匹五百余匹,缴获的各类军械为……“

    “嗯,知道了,你退下吧。“

    听完监抚司官员的禀报,莫长荣脸上是十分平静。

    看来这木邦重城一破,不但拔除了前进路上一个大钉子,另中这城中的降兵与缴获,亦是相当可观。

    莫长荣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又迅速传令:“传本将军令,立即释放俘获的城中青壮,不究其罪,让他们回家与家人团聚,同时城中四处张贴安民安示,以收拢民心,尽快平靖城中气氛,让木邦恢复正常秩序。“

    “得令。””各类钱财粮草缴获,由监抚司查点后,全部归公,封藏入库,然后按军中将士功劳,分发奖赏抚恤。”

    “得令。”

    说到这里,莫长荣才转过头来,一脸微笑地对呆立一旁的内山谬觉说道:“妙瓦底侯,本镇现在倒是对你部有项安排,不知你可愿意去做?”

    内山谬觉闻言一愣,立即回道:“在下新降之人,但凭莫镇长差遣,再无二话,定效死力。”

    “好,那我将城中这三万余名降兵,全部继续由你暂统,在这木邦城中休整两日后,然后全军引为全部,与我军一道往攻阿瓦,直取那缅王莽白。”莫长荣目光如刀:“怎么样?妙瓦底侯可是愿意?”

    内山谬觉听完翻译,脸上却是一片喜色。当即又伏跪于地:“在下与部众性命都是莫将军所给,安敢不为唐军尽效全力。请莫将军放心,我等定与莽白彻底划清界线,从此为唐军忠心卖命。此番能此为前部进攻阿瓦,实是莫将军抬举高看,我等皆是感激不尽。莫将军信得过在下,在下定要竭尽全力,拿下莽白狗头,进献厥下。”

    “好,甚好!若尔等真能尽力效力,将来有何功绩,皆与我军同等!”莫长荣捋须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