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华娱之闪耀巨星 万乘北宸

1547.另一种可能

    又是一年元旦,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到了2020年。

    今年的春节比较早,十二月二十六号周朵朵那边就已经放假了,这个元旦除了过节,对于周朵朵也有一个特别的意义,过了今天,他和华艺之间的合同也就到期了。

    的告别演唱会已经准备妥当,王老板和聂唯商量过,这个告别演唱会周朵朵还是会参加的。

    虽说这个组合基本上没什么团粉,可这种最后解散前的活动要是都不参加,怕是要给一些人留下话柄。

    组合解散,对于周朵朵这样的人气成员影响并不大,甚至还有好处。

    之前一个组合的时候,几位人气成员的粉丝总是会因为资源分配问题互相撕,芝麻绿豆的小事儿都能骂上热搜,结果就是给几位成员招了一堆的黑粉。

    而那些名气不高成员的粉丝也不是省油的灯,不少人披着马甲引战,原因也很简单,羡慕嫉妒恨呗。

    现在组合解散,虽然仇怨已经积攒下来了,不过因为没有了直接利益冲突,那么粉丝之间的冲突自然也会变少。

    当然该比较还是会比较,该炫耀也是会炫耀,至于冷嘲热讽肯定也少不了,给等到有些人彻底凉凉,或者有些人人气地位高出其他人不止一等的情况下,冲突才不会继续发生。

    苏晴和周爱国并没有回国,自从聂唯撺掇着老两口旅游后,他们就爱上这项活动了,连过年都不回家了。

    也就苏晴以前是做考古的,全球各地飞来飞去,忙惯了,才能陪着老周这么疯,换个别的妻子,怕是早就要收拾老周了。

    有苏晴的支持,前一阵老周甚至弄了一辆改装过后的猛禽,现在正在美国西部带着苏晴自驾游呢。

    上回来电话,他甚至还想让聂唯帮忙,问能不能联系上侣行纪录片的那对夫妇,说是特别崇拜他们,想要张签名。

    好在老周也承诺了,春节之前肯定会带苏晴回国,聂唯也算是放下心,不然大过年的家里长辈却再外面旅游,这像话么?

    吐槽归吐槽,聂唯还是很支持老两口旅游的。

    两人都出于退休生活,到了这个年纪,最怕的其实就是闲。

    有道是闲都能闲出病来,尤其是心理的病,毕竟一下子从忙碌的工作中变成了无所事事的人,再加上衣食无忧,更是没有奋斗的目标。

    无所事事对一个人来讲是最可怕的,因为每一天的生活都会变得漫无目的,偶尔回想前一段时间,竟然会惊恐的发觉自己毫无半点深刻的记忆,这种感觉真的是会把人闲到发疯。

    所以能够看到周建国和苏晴找到自己退休后的爱好,不虚度年华,在聂唯看来就是非常好的。

    更何况旅行还让着老两口身体越发健康,这聂唯就更要支持了。

    “哥,和你商量个事儿呗。”早晨包饺子的时候,周朵朵忽然问道。

    “说。”

    “哥,我想再多读两年。”周朵朵笑着说道。

    听到这话,别说聂唯,舒畅都诧异的看了眼周朵朵,显然没想到自己这位小姑子还能有如此的上进心。

    “这是好事儿,我肯定要支持的,学校那边我会去说。”聂唯回过神,立刻答应道。

    周朵朵想要继续读下去这很好,她也确实认真在学,这些聂唯都已经通过学校的老师了解过。

    当然再读两年也会让周朵朵好不容易在攒下的人气大量流失,但如果让聂唯在实力演员与人气偶像中间选择一个的话,他是更加希望周朵朵成为一个实力演员的。

    人气偶像看似风光,在娱乐圈其实一直都是最底层,风光是表面的,但在风光的背后,往往伴随着质疑,甚至谩骂。

    反倒是作为一名实力演员,用实力说话,虽然不一定会大红大火,但是走到哪都受人尊敬。

    而且聂唯也不觉周朵朵没了那些人气后就红不了,别的艺人或许会因为人气而忙个不停,生怕一个空档期就人气流逝,结果再也接不到好资源。

    但有聂唯罩着的周朵朵别说她已经是一名十分有影响力的偶像艺人了,就算她依旧是新人,三十多岁出道聂唯依旧有信心能够捧红她。

    毕竟这个时代,只要资源足够,捧红一位艺人并不是难事儿。

    就像是一个长相不怎么样的艺人,如果长时间的买头条,发洗的软推,说这位艺人的长相多么有个性,多么国际化,多么高级脸,避重就轻的洗一段时间,你就会发现,开始有很多人讲这名艺人很好看,有气质,特有范儿。

    这就是资源的力量。

    人们会在不知不觉中被资源所影响到,进而对本来无感的艺人也产生好感,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偶像总是不断的上节目,就是再给粉丝刷印象。

    “好好学,不用担心人气的事儿,等你有实力了,哥专门给你写剧本。”聂唯很满意周朵朵上进的想法,鼓励道。

    “那就说定了啊。”周朵朵笑嘻嘻的答应道。

    她之所以选择继续上学,也正是因为背后有聂唯的缘故,如果她在演艺圈无依无靠,也只能像杨小鲤那样没白天没黑夜的忙,什么资源都不放过,每天连轴转的工作,生怕自己被这个圈子所淘汰。

    酸菜猪肉、韭菜鸡蛋、再加上鲜虾馅,三种水饺下锅,伴随着蒸腾的热气,很快一个个就如同白胖墩一样浮出水面,被聂唯捞出锅。

    “嫂子,你尝尝这个酸菜馅的,这是我朋友家里腌的酸菜,她说和买的不一样,可好吃了。”

    “好好好,我尝一尝。”舒畅夹起饺子尝了一口,然后在周朵朵期待的目光下笑着点点头:“很好吃。”

    “好吃么?我也尝一尝。”周朵朵听到这话后,也夹起一个酸菜水饺,很快就满足的叫道:“好吃,味道真不错诶。”

    聂唯听到这话,也尝了一个,觉得确实挺好吃的,没有酸菜的臭味,又保留了酸菜的酸味,入口很清爽的感觉。

    “是哪位向艺星送的?”聂唯好奇的问道。

    “你还记得她呢?”周朵朵惊讶的叫道。

    “这有什么不记得的,不是前几天才见过面么?”聂唯哭笑不得,周朵朵说的好像自己得了痴呆一样,怎么可能隔几天的人就不认得。

    而且这个向艺星算是周朵朵在学校最好的朋友了,聂唯当然了解过。

    对于周朵朵的社交圈,聂唯很关心,毕竟朋友之间的影响是很大的,和好人在一起不见得变得更好,但是和坏人相交,真的会很容易变坏。

    好在周朵朵这些年的朋友圈都没让聂唯担心过,无论是之前的黄婷和莫寒,还是现在的向艺星,都是不错的女孩。

    “嫂子,你多吃点。”周朵朵看舒畅半天没动筷子,便主动夹了个饺子放到舒畅的碗里。

    “不用给我夹,我现在没什么胃口。”舒畅说道。

    “我让医生给你配的山楂丸吃了么?”聂唯在一旁问道,舒畅最近一段时间总是胃口不好,整个人都饿瘦了,体重才勉强九十斤。

    聂唯也是担心,所以特意找一人特配了山楂丸给舒畅,希望能帮助她健脾开胃,多吃点饭。

    “忘吃了,太酸了。”舒畅讪笑着回答道。

    和市面上那种酸甜的山楂丸不同,聂唯招人配的这个山楂丸很酸,几乎吃不出什么甜味道,这也是聂唯可以吩咐的,毕竟糖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只是这山楂丸却很不合舒畅的胃口,所以她总之故意忘记吃。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聂唯早料到舒畅会忘,所以干脆也随身带了几颗山楂丸,当场拿出来递给舒畅。

    看到聂唯手里的山楂丸,舒畅顿时噘着嘴不高兴了。

    “我就是肠胃炎又犯了,老毛病,养一养过一段时间就好了。”舒畅很抗拒聂唯手里的山楂丸,也不去接,而是辩解道。

    “知道自己肠胃不好,前两天还嚷嚷着要吃川蜀火锅?”聂唯将山楂丸扒开,递到舒畅面前,

    强硬的说道:“吃下去,对你身体好。”

    “烦人!”舒畅哼了声,不满的叫道,但还是把药丸吃掉了。

    看到舒畅吃下山楂丸,聂唯才重新露出笑容。

    “像小孩一样,吃个药还让人劝。”聂唯笑着吐槽了一句,惹得一旁看戏的周朵朵都乐了,舒畅则是翻了个白眼,表情不是很好。

    她也知道聂唯是为她好,但她就是不喜欢吃呀,闻到这山楂丸的味道,她就有种受不了的感觉,咽进肚子里的一刻更是让她感觉反胃。

    舒畅心想,这哪是药啊,简直就是毒。

    “嫂子,你病还没养好呢。”周朵朵心疼的问道,毕竟看着舒畅面对美食却毫无胃口,这在周朵朵看来,绝对是非常折磨人的遭遇了。

    周朵朵心想这要是换做是爱吃的自己,估计都绝望了。

    “好过一阵,最近不知道怎么了,好像又犯病了。”舒畅叹了口气,说道。

    “要不我招人来给你检查一下?”

    “不用那么麻烦,我按照上次医生给我开的药吃就行了,估计是上次我没有坚持服药才导致病情反复的。”舒畅笑道。

    聂唯点点头,表面认同了舒畅的想法,但心里已经打定主意要找医生给舒畅检查一下。

    吃完饺子,舒畅和周朵朵去逛街了,本来想叫上聂唯的,不过聂唯闲到时候还要招呼粉丝很麻烦,所以拒绝了。

    等到舒畅和周朵朵离开后,聂唯就掏出手机给一位认识的医生打电话,邀请对方晚上去庄园为舒畅做检查。

    “聂先生,夫人具体什么症状呢?”

    “就是食欲不振,对了,最近一段时间还总是犯困,有时候聊着天她都能睡着。”

    “还有别的症状么?”

    “突然晕车算么?不过那时候车速有些快,平常做保姆车舒畅到没什么特别的反应。”聂唯仔细想了想,又想起前段时间去4店陪周朵朵试车时舒畅的反应,便回答道。

    “聂先生,我觉得舒畅夫人的这些症状不一定是肠炎”

    十几秒后,聂唯从震惊中回过神,连忙问道:“你你你说是有宝宝了?”

    “我也不敢确定,”对面的秦医生很严谨的说道:“我只是怀疑,因为这些症状很符合,当然,具体是不是夫人有宝宝,我们还需要进行专业的检查,最好配合一些医疗器械。”

    “那就晚上,好么?”聂唯让自己镇定下来,没有过早的开心。

    毕竟之前舒畅也怀疑自己有了宝宝,症状和现如今也很类似,结果去医院检查后却发现只是压力性肠炎,聂唯怕自己期望太高,结果会很失望。

    甚至他都不敢把这个想法告诉给舒畅。

    “没问题的聂先生,我会带着团队和机器去您的庄园,亲自为夫人检查。”秦医生保证道。

    挂断电话,聂唯发现自己稳如泰山的双手此时竟然在微微颤抖。

    “冷静,一定要冷静,不能报太大希望”聂唯做着心理暗示,实在是之前太多次的失望让拥有强大内心的他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都有些软弱。

    冷静了好久,聂唯总算是稳定住了自己的情绪,然后立刻给舒畅打电话。

    “老婆,你在干嘛呢?”

    “逛街呗,还能做什么?”

    “啊,记得少吃冰的。”

    “你神经病吧,外面零下二十度,我吃什么冰的。”

    “对对,还有不要去拥挤的地方,注意安全。”

    “有保镖呢,我和朵朵很安全,聂唯妈妈,别唠叨啦,我要和朵朵去看新包包了,回头给你带礼物,爱你。”

    舒畅急匆匆的挂断了电话,聂唯拿着手机焦躁的在屋子里来回转圈,一刻都坐不住,生怕舒畅出什么问题。

    到晚上六点,舒畅才和周朵朵回到四合院。

    看着安然无恙到家的舒畅,聂唯长舒了口气,虽然这一下午都有保镖给聂唯报告舒畅的情况,可没当面看到前,聂唯的心都是悬着的。

    毕竟如今的舒畅不单单是她自己,肚子里很可能孕育着一个小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