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猛鬼收容系统 南斗昆仑

第一二七八章,我是来采风的

    徐法承被卡特抓走了?

    秦昆此刻大脑一片空白。

    徐法承代表着茅山,那是华夏生死道的面子。千百年来,茅山无论多么衰弱,都屹立不倒,茅山的存在,包括扶余山在内,都认可着他们的地位。

    那是一群一心安稳阴阳之人,大善的道士,当代几位茅山传人中,无论是茅山三玄剑,还是徐法承,秦昆都非常欣赏他们。

    这是一群真正的出世之人,秦昆呆滞地看着脑海中的猛鬼任务,有种恐怖的预感。

    徐法承这家伙……不会被卡特宰了吧?亦或者被洗脑成了一个魔头?

    要不然系统为何要让自己杀了他?

    织田胜武狐疑地看向秦昆,发现秦昆直到被烟头烫到手,才回了一下神。

    “扶余山和茅山……到底是什么关系……”

    织田胜武心中不解:他听说过,华夏生死道的格局很复杂,扶余山、茅山都是竞争关系,谁也不服谁,好比日本的贺茂、土御门家和芦屋家一样,但为什么在他看来,那位茅山道子被卡特带走后,秦昆会失态呢?

    秦昆瞟向织田胜武:“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徐法承被带到了哪?”

    锐利的眼神,逼视地望了过来,轰地一声,秦昆两肩红袍交织而下。

    杀气!

    织田胜武怔住,他可见过秦昆的莽劲,连忙将自己的关系撇清:“跟我没关系!那是下船的时候,徐法承为了掩护李势和赵峰离开,与安士白硬拼了一记雷术,当时二人两败俱伤,卡特刚好乘船出现,将安士白和徐法承带走,我们阻拦过,没有成功。而且最后还追了上去……之后被弄晕了。”

    织田胜武此刻觉得秦昆一身杀气笼罩着自己,想起在船上时自己的袖手旁观,他浑身打了个激灵。

    关于扶余山捉鬼师的故事,他很小时候就听过,在七十年前,上代黑狗杨慎连斩满清大萨满萨哈廉,阴阳寮头目五柳川谷,名噪一时。

    彼时整个阴阳寮被屠了一空,那种实力,吓得大和阴阳师五十年内不敢进入华夏一步。

    几年前,织田胜武听说当代黑狗出现,比起杨慎来,秦昆只是一个莽夫。但就是这位莽夫,在清迈力敌大署神官、天历僧以及阴阳六使,还亲临大和本土,拍了一部让他们感到莫大耻辱的电影《生死道》。

    织田胜武一直觉得,秦昆的实力和自己不相伯仲,直至前几天在船上见到他以碾压的优势暴打安士白后,织田胜武才知道,自己和秦昆还差了一些火候。

    如坐针毡一样坐在秦昆旁边,织田胜武额头青筋不断在跳,手中紧握太刀迟迟没有松开的意思。

    开玩笑,华夏捉鬼师与大和阴阳师积怨已久,虽然以他为首的民间阴阳师没有参与,但保不齐秦昆会拿他出气啊。

    良久,秦昆笔直的身子向后靠去,五官隐藏在烛火的阴影中。

    “卡特么……千万别做一些傻事啊……那可是华夏生死道的面子,面子被人拂了,里子要发飙的。”

    秦昆似乎化为塑像,久久不语。

    范海辛看到秦昆没有想问的了,对织田胜武道:“走吧,你也累了,我带你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你得给我说清楚,到底是谁污蔑我包养血族、狼人情妇的事……”

    范海辛一张阳光的面孔,此刻极其阴郁,织田胜武一怔,发现这个家伙浑身的灵力波动也极其澎湃。

    范海辛一身杀气,走在路上时,身后虚影一会是天使、一会是恶魔、不断切换。

    织田胜武咽了咽口水。

    这又是什么术法???

    ……

    翌日一早,修整了一夜的捉鬼师们,准备继续查探周围鬼砦时,发现秦昆不见了。

    妙善、莫无忌面面相觑。

    二人不敢大意,急忙派人去阳间,和扶余山的弟子联络,得到消息后,守在海上灵关的聂雨玄、吴雄也不知该怎么办,吴雄让聂雨玄赶了过来。

    聂雨玄是来泅魂砦坐镇的,吴雄那边,将王乾、李崇、柴子悦、楚千寻几人调了过去协助。

    聂雨玄来到泅魂砦后,也不清楚接下来该做什么,直到范海辛醒来,告诉了他们秦昆可能独自去找卡特时,聂雨玄才扁着嘴道:“胡来!”

    范海辛感同身受地点点头,确实,对方是卡特啊,欧罗巴大陆没人能奈何的魔王卡特,秦昆只身前往那里,纯粹是胡来!

    聂雨玄闷了一口酒:“打架这种事,居然一个人独享,会个太乙九炼就了不起吗?”

    范海辛觉得这个络腮胡子是不是搞错了重点。

    接着,聂雨玄看向纳兰齐:“纳兰狐狸,你不是自诩灵觉了得吗?给你一天时间,查探完周围鬼砦,我当你的打手,完后我要去找秦昆。”

    聂雨玄颐指气使让纳兰齐眼皮一跳:“酒鬼,我需要你当打手?”

    纳兰齐大拇指指了指身后,鬼王百将杨齐以及他八个部曲,外加被秦昆忽悠进来的鬼王站了一排。

    “这么大的阵仗,不需要你帮倒忙!”

    纳兰齐冷笑,聂雨玄嘁了一声:“少废话,找秦昆是私情,平鬼事是公事。这次的事,冯羌要给我发奖金呢,我才不会因公废私。”

    放屁!你就是害怕被扣奖金!

    纳兰齐说罢抖了抖浑身狐裘,一身萨满袍穿戴整齐,对着众位鬼王道:“还有三个鬼砦未曾查探,今日我等一次查完,有勇士可跟我一起?”

    百将杨齐急于回家,闻言带着部曲第一个应诺。

    休整过来的海墓鬼王、海沟鬼王担心自己的鬼砦,第二个应诺。

    此举刚好附和范海辛的救赎目的,带着魔丽莎、兰斯洛特第三个应诺。

    聂雨玄打了个酒嗝,自然也加入其中。

    妙善等人和之前出外的捉鬼师则留在泅魂砦中,坐镇此地。

    这群人浩浩荡荡地出发了,砦中,莫无忌、妙善、黑兹利特等未曾出砦,开口道:“这么大的阵仗,应该够了吧。”

    鬼王、一流的捉鬼师加起来约莫二十,这种实力,齐心做一件事的时候,绝对能凝聚成一个庞然大物。

    黑兹利特叹息一声:“不知道啊……二位东方驱魔人,我不知道东方鬼术都是什么样的,但西方的鬼术有一些特别的,他们能将敌人同化为伙伴,那是乱人性的极致,希望这里不会有。”

    ……

    同一时刻。

    南海十八鬼砦,最北。

    望乡砦。

    一艘小船使了过来。

    一群山民扮相的鬼王好奇无比地打量着船上的人。

    那是一个橘色头发、西方面孔的中年人,他的前襟沾了几滴墨水,头发看起来有些凌乱。

    “你们好,我叫卡特,感觉到这里有一股庞大的鬼气,请问是因为这里聚集着很多鬼王,还是因为这里有一只超越鬼王的怪物?”

    橘色头发下了船,见到那些山民摸出锄头、渔网,不善地看向自己,无奈耸了耸肩。

    “我并不是找你们麻烦的,我只找那股鬼气,如果是因为这里聚集着很多鬼王的话,我这就离开。如果这里有一只超越鬼王的怪物……麻烦引荐。”

    一张渔网当头罩下,卡特叹气,手中的羽毛笔轻轻一划,那张渔网裂成两半,甩网的山民,也裂成两半。

    这群家伙都是鬼将,半只脚已经踏入鬼王境界,此刻被虚空一划,就魂飞魄散,让他们觉得格外不真实,对方甚至连触碰都没触碰到他们啊。

    卡特看向其他鬼道:“我是来采风的,无意与你们为敌。”

    https:/book_68593/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