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家的小白脸 袖里箭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井底之蛙

    “陈家?”二花双手抱怀,昨晚打了老的,今天竟然有人敢找上门?

    谁给他们的勇气?

    二花莫名觉得有些想笑,如果你们老老实实在家窝着,还得找个由头去找你们麻烦。

    这是连由头都不用找了。

    二花当即朝着里面清清亮亮的喊了一嗓子:“来人,有人打上门来了。”

    声音中带着跃跃欲试。

    一嗓子下去,院子里一阵鸡飞狗跳,上百道身影窜出来。

    “哪呢哪呢?”

    一个个脸上都是掩不住的期待笑容,仿佛等到了双十一的快递,准备开箱时的那种状态。

    或者是饿着肚子饿到头昏眼花已经忍不住开始打量自己的手指头时,终于等到了自己的外卖。

    “来一百个人,带上他们跟我走。记得轻拿轻放,这几个现在是易碎品。”二花指指外面那十几滩人形。

    看,这一个量词就能很好的表达他们现在的状态。

    二花身后众人互看一眼,很有默契的进行了一番激烈的饱以老拳的划拳。

    “石头,剪子,布!”

    一人直接一拳头砸过去,而另外一人则是一巴掌将他扇墙上。

    “我是布,你是石头,我赢了。”那人很得意的哈哈大笑。

    几百个人玩石头剪子布很壮观,而且他们的动作幅度有点大。

    有几个家伙的眼睛被“剪刀”插红了。

    插人狗眼的那几个是蠢货,要知道大部分人更喜欢出“石头”。

    出“布”最合适,不但能赢,还能扇人。

    “你们动作快点!”二花靠着门看他们在那“猜拳”,忍不住催促道。

    她现在最怕的是陈家人反应过来跑过来,然后跪在自己面前。

    二花一个小女孩儿,吃软不吃硬,脸皮又薄,如果对方真跪那了,自己还真不好意思下手。

    好在她最担心的事没发生,这些家伙似乎是自作主张偷着跑来的,躺门口碰瓷躺到现在也没冒出其他人。

    这地方在礼部旁边,周围连个百姓都没有,发生这么大的事情,礼部连个露面的人都没有,仿佛完全不知道一样。

    ……

    “陛下,那位武阳公主出发了。”

    正在写字帖的陈皇耳朵动了动,这个消息让他这些日子的压力减小了许多,如果顺利的话,很快就能将权利收回,自己才是皇帝。

    不过他很快就将心头的激动平顺下来,哪怕字帖已经被墨晕染了一块,他仍然将剩下的写完,才将字帖团成一团扔到废纸堆里。

    陈皇转过身轻叹道。

    “几个纨绔子,连大耀的那位公主都敢冲撞,从这就能看得出陈家的人胆子有多大。

    江南陈家,风光的太久了。”

    “何止那些纨绔子,陈丹青陈大人不也如此么?那陈子昂是他儿子,接近武阳公主就是陈丹青的意思,将心思动到那位武阳公主身上,当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穆武说道。

    ……

    陈家诺大的名声,二花在街上随手抓个人就知道了路。

    两个侍卫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人把脸按进石板里,估计就算活下来,这辈子也真“没脸见人”了。

    二花一脚踹开大门,带着人鱼贯而入。

    “里面的人都给我滚出来!”

    ……

    “那个齐玉倾太跋扈了,简直欺人太甚。老祖,这事决不能算了!”陈家的某个厅堂内,几个人正在说话。

    上首的是一个看起来鹤发童颜的老者,这也是陈家最大的依仗。

    陈家的地位不单单是因为几百年内出了七八个皇后,也不单单是因为出了十个三品大员,还因为陈家一直有神轮级高手坐镇。

    哪怕在大夏,一个家族几百年来一直有神轮级高手坐镇,也足以成为最顶尖的家族,更不用说是在偏居一隅的陈国了。

    昨晚陈丹青被抬回来,陈家就直接炸了。

    虽然腰椎骨折、盆骨碎裂这种足以让人残疾的伤势在这个世界并不难处理,可家主差点被人废了,这口气让几百年来一直作为陈国顶尖豪门的陈家怎么能咽下这口气。

    可二十年前大耀崛起,如今势大,高手如云,一群人吵了半晚也没吵出个结果。

    今天老祖露面,坐在那也一言不发,任由下方众人在那争吵。

    就在这时候众人听到外面传来一个少女的清澈声音:“里面的人都给我滚出来!”

    陈家老祖陈登皱了下眉头,起身向外走去:“出去看看。”

    穿过院就看到躺了一地的族人,其中大部分都扭成奇怪的姿势,看那样子身上的骨头没几根完整的,如果不是胸膛还有轻微的起伏,看起来更像是一地的尸体。

    而在院子中间,站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一身蓝裙,面容精致,脸上带着冷意。

    除此之外还有上百个如同人熊一样的大汉,身上带着扑面而来的血腥气息。

    只一眼就知道这些人的来历。

    “武阳公主!”陈登身后的一些人惊呼道。

    “武阳公主,你这是什么意思?”陈登不理会其他人,阴沉着脸沉声问道。

    “有几个废物,竟然敢来找我麻烦!”二花冷冷道,歪着头:“他们刚才干了什么?”

    她是真不知道。

    “那两个家伙,对殿下有些不敬,他们跑到门口说……‘让齐玉倾那个贱人’出来。”一个飞骑站出来指着地上两人说道。

    二花瞪大了眼睛,一脚将那个膀大腰圆的人熊射到大门外面去。

    一脸的不可思议:“他们竟然敢骂我?他们现在竟然还活着?”

    随着二花的话落,一群黑影瞬间窜出去,重重砸在地上。

    五六个人同时踩在地上两滩人形身上,立刻连人形都没了,直接成了肉泥。

    “住手!小五,小七!”陈登背后有人发出一声大叫。

    陈登脸色难看,心里更是冰冷。

    “你们陈家好大的胆子!”二花冷笑一声。

    “武阳公主,方才之事真假还不可知,你只凭其他人一句话,就杀了我陈家嫡系子弟?昨日你还打伤了我陈家家主和陈子昂,简直欺人太甚,这里是陈国,不是大耀!你如此妄为,就不怕两国开战么?我陈家定然会将此事上禀,必然不与你善罢甘休。”陈登身后有人大声道。

    二花看着对面一群人,大部分人对这话竟然深以为然的样子,让她有点想笑。

    “哈!”二花微微摇头:“井底之蛙,说的就是你们了。你们在陈国作威作福惯了,真以为别人都会按照你们的规则来?

    你陈家两个纨绔子敢跑来骂我,我觉得就够蠢的了。

    没想到你们这群人同样蠢。一群土鸡瓦狗,你们以为我一定会跟你们老老实实的讲道理?

    我小的时候父王就告诉我,拳头大的就是道理!

    只有双方对等的时候才会讲道理,你们欺压平民、抄没商贾的时候会和人讲道理?

    是什么给了你们有资格和我讲道理的错觉?陈家?笑话!”

    二花冷眼看了一下众人,挥了挥手,用少女的清澈柔软的声线轻轻说着冰冷的话:“都杀了!”

    陈国之所以能平安二十年,只是任八千嫌累嫌麻烦,不想再扩大疆土了而已。

    只有那么几个神轮武者,如果想,反掌可灭。

    陈国都是如此,更不用说陈国的一个家族了!

    何况这还是陈皇的请求。

    ……

    陈家人哪怕到死都不敢相信,大耀的公主竟然随便找了个借口,就敢杀上陈国有数的世家豪族,三品大员的府邸,灭人满门。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