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女帝家的小白脸 袖里箭

第一千二百四十章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皇宫前的挑战变成了闹剧,影响并不大,只是在帝都一些人茶余饭后之时多了些谈资。

    倒是厉岱事后被扣了半年的俸禄。

    不过厉岱也不在意,对于他来说,一个馒头,一碗清水,一把锈剑便足以。

    这是一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活在剑的世界里,很纯粹的人。

    至于那个汹汹而来,却戛然离去的徐白眉,倒是没多少人在意了。

    也许他在大夏的名望很高,可这里是大耀。

    ……

    一周后,朝廷正式公布了关于财富税的细节,并且由任八千约谈了部分豪门世家的家主,虽然仍然有反对声,却被强力压了下去。

    在大耀,有两个声音,一个是女帝,一个是任八千。

    前者对于古族的统御是无任何人敢质疑的。

    而任八千在景族和出云的名望也是极高。

    因此强行推行之下,倒是将这财富税的事情推了下去。

    至于后面清点报税这些地方有没有人敢胆大包天的瞒报数据,任八千懒得去考虑,反正抓到一个处理一个,为此甚至不惜抽调精兵强将给财税司增加侦查和武力部门。

    到时会让所有人知道,什么事都可以做,千万别欠朝廷钱。

    “MASTER,每日陪伴你最长时间的小萝莉来了!”空气中闪动两下,清凉泳装然而搓衣板身材的萝莉出现在空气中。

    “有消息就说。”任八千头也不抬。

    “还真是……变态般的冷漠!”萝莉噘嘴。

    任八千终于抬头看了看她,若有所思:“这话从你嘴里说出来一点说服力都没有。而且,这话之前没听过,最近有种感觉,似乎你的智能又成长了?”

    “MASTER你该不会要把我切片吧?”萝莉向后一缩。

    “你想要一具身体么?”任八千反问道。

    “你果然是要把我切片!”小萝莉大惊。

    “不要算了!”

    “要,当然要,可以按照你喜欢的样子……”空气中人影一闪,变成了前凸后翘的铁甲眼镜娘。

    “咳,二哈更适合你。”任八千脸色一黑,下意识朝着门口看了一眼,又转过头没好气道。

    “算了,这事我再考虑,有什么消息,说吧。”

    “好吧,地灵族的老窝找到了。”铁甲眼镜娘用一种清冷的声音道。

    紫霄星很大,哪怕在天上想要拍照寻找一个种族的位置也花费了不少时间。

    “学的还挺像。”任八千没太在意对方学心折的样子,脸上露出喜色。

    “将数据传过来。”

    空气中出现一副地图,随后标注出一个点。

    任八千先估算了一下,距离两界墙,很远,大概在外域中西部位。

    上次地灵族走了接近两年才走到。

    当然,对方是大军前行,如果少数高手的话,最多二、三个月便能抵达。

    “放大,看详细情况。”

    随着吩咐,画面开始逐渐放大,一大片群山变得越来越大,偶尔能看到一个小点,那都是身型无比巨大的凶兽。

    “环境和六万大山有些像,咦,这些山……看起来像是个圆。”任八千一眼便看出其特殊之处,仿佛是有一双大手将那些山摆成了一个圆一样,在外面形成了一圈屏障。

    由于山峦层叠,若是亲身在那里恐怕难以察觉,但在高空一眼便能看出。

    而内部则是无数耸立的高峰,如同一把把利剑。

    “剑林屏!”任八千口中吐出这三个字。

    没错,中间的这些高峰和六万大山外的剑林屏极为接近。

    “继续!”任八千将这两个疑问按在心底。

    屏幕继续放大,很快一切都清楚起来,一座座高峰上坐落着祭坛。

    而在一座座剑峰周围则是许多地灵族部落。

    “地灵族的数量大概是多少?”

    “大型聚居地二十二个,每个有上万人口,中型聚集地有三百四十二个,每个有三千人口,小型聚集地接近七千,每个在三百到五百人口之间,总数约四百到四百五十万,无论男女老幼皆能战斗,可战斗人员超过两百万,其中造化天以上约有四十万。”

    “这就是中等种族啊!”任八千轻叹一声。

    四十万造化天级武者,按照这些异族的比例,至尊天武者起码也有两万以上,长生天武者也有一千。

    而地灵族有个古怪的神存在,本身战力低于同级的情况下,能跻身中等种族的顶尖存在,比例可能会更高。

    而人族数十亿人口,造化天武者也不过数万,长生天更是只有一百多人。

    “从两界墙到地灵族的区域,计算出一条路线,尽量避开那些强大的种族。之前安排的事继续做,所有异族的资料我都要,尤其是那些异族之间的战争。”任八千盯着图片看了一个多时辰,才缓缓吩咐道。

    虽然现在还没准备好,不过路线方面可以先规划计算一下。

    随后任八千又翻看了一些其他图片,整个外域的重要城池,包括无垢城在内,全都拍摄了下来。

    另外还有外域的主要种族分布,这个工程量比较大,预计起码要数个月的时间来完成。

    有了这些东西,起码是对异族的情况有了一定了解,日后无论是制订方案还是对策,都不至于无的放矢。

    现在还是要等研究院对地灵族的研究进度。

    至于异族之间的关系,说不定有能利用的地方。

    ……

    这边关于地灵族的事情刚吩咐完,任八千还没等低下头,就听到声音。

    “殿下,出云有报,广安城令被刺。”门外有声音道。

    “城令被刺?”任八千皱了下眉头,城令乃是一城之主,广安也不是小城,城令被刺不是小事。

    “上前说话,广安城令是刘祥吧?死了么?又是出云前朝余孽做的?竟然还有残党?”

    “这次的事,和前朝余孽没什么关系……”

    “怎么回事?”任八千询问。

    他手中掌握着后卫都尉府,消息自然是灵通,不管什么消息都会立刻层层传到他受上。

    “广安有个武者叫武显,在当地颇有名望。”

    “继续说。”任八千脑子里想了想,没听过这个名字。

    “这武显今年二十六岁,有了地胎境的实力,人长的玉树临风,又有侠名,因此人气极高,不少人仰慕他侠名。”

    任八千直视下方,等着下文。

    心中略有疑惑。

    “之前他一次去酒楼,其他人都起身相敬,有一学生视他如无物,谈笑自若,被仰慕他的人看到,在那学生离开酒楼后就将其刺死在胡同中。

    广安城令便下令斥责武显,若是再有此事,便要他迁出广安。

    之后便发生了广安城令被刺的事,刺杀广安城令者便是武显的仰慕者,觉得城令是非不分,因此半路袭杀。广安城令伤重,臣接到消息之时已经危急。”

    “若那武显真有侠义之行,此事又是毫不知情,当是无罪。”任八千微微摇头。

    既然不是乱党,那这就是件小事,不值得传到自己这里。

    不过既然传到自己面前,想来另有隐情才是。

    “据力是所传,刺杀广安城令者与武显的弟弟交好,之前曾透漏给他口风,而武显的弟弟武君向来藏不住话,有什么事都会与武显说,他应当是知晓的。

    而且武显早年好勇斗狠,与人比武动辄重伤致残,这些年虽然略有收敛,常常以恩报怨,但内心残忍异常,常常因小事而暴怒伤人。”

    “所以说,他是早就知晓,只是未阻止?可有证据?”

    “没有,但臣敢以姓名担保,句句属实。”

    任八千阖上双眼略微沉思片刻:“广安城令的奏表,想来是与你所说不同,你才会特意报给我?”

    “殿下明鉴!那广安城城令遇袭,如今是知守主事,而那知守与武显有旧,自然不会照实上奏。”

    “刘翔是你灵山派的人吧?”任八千轻哼一声。

    “殿下明鉴!刘翔虽然是我灵山派的弟子,可臣所说也句句属实,绝无半分虚假。”

    “如果确实如你所说……”任八千眼中寒光一闪。

    这些年大耀国内变化极大,信息发达,交流便捷,随着地方报纸、电视,以及正在筹备的网络一一出现,一些该有的不该有的东西也催生了出来。

    就比如这武显的仰慕者,实际上不单单是他,很多武者都会有,尤其是一些外貌出众实力高明的年轻武者,其崇拜者正在朝着地球的粉丝团体转化。

    这就不是一个好现象了。

    尤其是一些人私下里会引导煽动这些崇拜者做些事情,虽然自己不露面,却是为自己谋利,而且一个弄不好便会惹出乱子来。

    这次机会合适,那就杀鸡儆猴,而且要血流满地,才能让其他人长教训。

    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该碰,什么不该碰。

    而且他们既然有了这个名望,就要做符合名望的事。

    这就叫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比如这武显,真以为将自己摘出去就没事了?

    “不过你灵山派的弟子竟然被一个武者的仰慕者所袭杀,你灵山派这些年也是泥沙俱下啊!”

    下方之人顿时一个激灵。

    “陛下恕罪,我这就传信门中长老,即日起便封山三年,细心管教弟子。”

    他心中清楚,任八千指的并不是刘翔被袭杀之事,而是灵山派弟子四处开花,居于高位,盘根错节,面前这位有些不喜了。

    封山三年只是个话头,接下来就要注意门中弟子出仕的情况了。

    灵山派这些年一直秉持自身,而自己也一直秉公,殿下方才容忍到现在。

    可若是不知趣,这倒霉的就是自己,和整个灵山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