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塑人生三十年 皇家雇佣猫

第674章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陈子思约了史央清,是她主动约的,陈子迩并未就这方面和她有过交流。

    但是陈子思觉得,自己应该操这个心。

    在她知道,史央清有意为陈子迩怀孕生子之后。

    史央清没道理拒绝,她知道这位姐姐算得上陈子迩最信任的人之一了。

    她只是没想到姐姐会主动找她。

    两人找了家轻奢小资的咖啡店,在黄昏傍晚,迎着春末的微风对座笑谈。

    史央清穿了件棕色的连体长裙,黑色头发依旧盘起,小臂上挂落着精致的女士包,身量忻长,体态优雅。

    先到一步的陈子思冲她招手。

    “这里,央清。”

    史央清面带笑容,款款走过来坐下。

    “喝什么?”陈子思问。

    “啊,给我一杯白开水就行。”

    没等史央清问,陈子思就解释说:“我想我们现在是一家人,所以我就约你了,不耽误你工作吧?”

    “当然不会,我很开心你能找我聊聊。”

    看对面这女人对待一名服务员都客气的说’谢谢‘,既有学问又有素质,还长的不错,可是却是‘委屈’的留在陈子迩身边,

    这是她找出来谈心的真正原因。

    弟弟妹妹还小,只有她这个姐姐要尝试理解一下人家女孩子的付出,让人留在陈家,更加舒心。

    这是她这个堂姐能为陈子迩做的。

    “子迩已经和我说了。”

    史央清问:“说什么?”

    陈子思讲:“说他要当爸爸。”

    讲的就很好听,史央清觉得他的姐姐真不错。

    如果说她要怀孕,其实对于一个未婚的女人是一种刺痛。

    女人抿唇拉长嘴角,心中涌出对堂姐的好感,“还只是打算,暂时没动静,不过还是谢谢关心。”

    “不客气,应该的嘛,”陈子思又讲:“对了,我虽然还没有怀孕的经验,不过在家里看了不少,女人怀孕的时候会和平时不太一样,如果到时候你有什么需要,都可以和我讲。”

    “我知道你的父母不在中海,我二叔二婶在你身边,你估计也不太习惯。”

    史央清感受到了一种被‘夫家’照顾的感觉,强势的女人有时候反而扮演不容易扮演好儿媳妇这个角色。

    “谢谢,”她真心的讲,“我……”

    “其实本来真有些担心的,因为我妈妈不是家庭主妇,照顾人对她来说是挺难的一件事。”

    陈子思心想还好我说了,

    “我能理解,虽然嘴上也喊婆婆叫妈,不过心里还是会觉得不一样,男人又笨手笨脚的,不知道我们的感受。”

    “嗯。希望,希望我能早些有吧,现在心中有一些期待。”

    黄昏傍晚,史央清看着窗外边说边憧憬的幸福画面有些触动到陈子思。

    她自己毕竟年纪也不小了。

    “就这样给这臭小子生个孩子,会不会……”

    史央清摇摇头,“不会,我知道我自己要的就是这个。”

    她还不知道陈子思的年龄到底多大,但想来跟自己也是差不多的,这也是她觉得能谈的来的原因之一,所以她继续往下说了。

    “以前的时候有人劝我,主要是我妈啦,”她歪着头笑了笑,“她总说女人的最后归宿还是要找一个爱她疼她的男人,我们有很多角色,但最重要的其实还是妻子和母亲,我也是这个年纪才渐渐明白。”

    陈子思不无羡慕的讲:“那是你,在我看来有事业是很了不起的。”

    “那我大概就是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了。”

    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自己都不知道我现在会是这样,就是觉得事业的成功的满足感远不如和自己爱的人一起孕育生命的过程。”

    陈子思的脑袋上打出三个问号:和自己爱的人一起孕育生命……的过程?

    emm……好吧。

    “挺好的,如果你觉得幸福,我也会替你高兴,我知道你做的牺牲更大,如果你有什么不方便和男人讲的,你可以告诉我。”

    史央清知道她指的‘牺牲’是什么。

    “谢谢。这次是真的谢谢。”

    陈子思冲她笑了笑。

    “那我们回吧。”

    “啊?这就回去了?”

    “不能耽误你孕育生命……的过程,这孩子又不会从天而降,是吧?”

    史央清头次看出堂姐还有调皮的一面,自己刚刚那话也是……不免稍稍有些害羞了。

    “不如去和我看看绿房子吧?现在他也没回家呢。”

    陈子思觉得这好像也不错,“好,正好我还没去过那儿呢。”

    她们之间,一个觉得对方是陈家最重要的人之一,一个对对方其实带有些崇拜。

    史央清没开车,坐着陈子思的车出发。

    “还好那小子知道要心疼你,给你送点好东西。”

    “我不是很在乎这件物品本身,是他这样考虑让我觉得暖心,他总觉得我会承担外界的压力,但其实,我早就知道人应该要留点空间喜欢自己,小时候读席慕容《成长的痕迹》那本书,还能记得他说,别人如何衡量你全在于你如何衡量自己。”

    陈子思真服了,“像你这样真好。”

    “嗯?什么?”

    “引经据典,渊博从容,和我那弟弟真是有的一拼。”

    “这个,”史央清开玩笑说:“我更多的是人云亦云,他比我爱思考一点,所以我打工,而他是老板。”

    “哈哈,”陈子思忍俊不禁,“你已经很厉害了,我挺想像你一样,你说你是犹怜草木青,对我来说,我更想识乾坤大。”

    “那也很好啊,这个年代和古代不同,那会儿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价值观链条很简单,现在不同了,识尽乾坤大是对,犹怜草木青同样对。”

    陈子思赞叹着摇头,“近朱者赤,你快和那小子一样了,完全相反也照样能说到一起去,还说的有道理,我是真佩服你们读书人。”

    读书人,这快成一个让人笑话的词了。

    绿房子的设计装修其实已经开始了,这玩意儿费了她不少心思,既要现代时尚感,又要留住建筑本身的年代韵味,可不是件容易事。

    陈子迩并不知道自己的堂姐和媳妇儿结成了统一战线联盟。

    史央清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怀上,毕竟高射炮,所以他不想把‘坑人’这种事留着小生命出生这个时间段干,还是赶早把事情解决了。

    他的动作先于陈子胜,

    盛世法务部已经起草好律师函,听完金敏信和骆之怡的建议就会发出去。

    第二天一早,这两位边出现在了他办公室门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