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塑人生三十年 皇家雇佣猫

番外1

    古时的人们将生辰八字与命运挂钩,这些在今日看来没什么科学依据的事更多的成为一种有趣的谈资,就像这年头很多人都觉得自己是有幸运数字的。

    骆之怡也这么觉得,倒不是非得找一个信仰给自己力量,她是真的觉得自己有一串幸运数字。

    那一串数字是1394159265。

    千禧年前,那一直是陈子迩的电话号码。

    那一张清素的纸条至今她都未曾与人说过,只是自己保存着,想着有一天,某一天,她会说给陈子迩听的。

    2003年年初时,内地的导演对武侠剧起了兴趣,翻拍了著名的《天龙八部》,这时候的骆之怡靠着艳丽的容貌和玉女形象已经获得了不少名气,又背靠盛世传媒,因而几乎算是内定了王语嫣这个角色。而随着这部电视剧的火热,骆之怡之名更加为人所知。

    养好了伤之后,事业进了一步,也算是陈子迩对她的一种补偿。他自己也抽空看了有她戏份的那几集,与记忆中不一样,但同样有魅力。

    03年底的时候,盛世广场的中央巨大的荧幕上经常会出现她的照片,某一天,她本人则是在飞往英国的飞机上,和陈子迩一起。

    这一年,18岁的小伙子C罗刚刚加入英超曼联,忙碌的工作间隙,陈子迩给自己找了个休息的空闲,去现场看比赛,说起来倒也不完全是休闲,因为盛世投资已经开始小规模的吸食曼联的股份。

    根据规定,一旦控股达到10%,就必须向市场公开信息,因而偷摸的获得大额股权不存在理论上的可能,且到达30%就必须向股东表明全盘收购的意图,所以和大股东接触并开价都是必须的程序。

    好在曼联如今的两位老板马格尼尔和麦克马努斯,这两位爱尔兰人的唯一目标就只是利润,以至于直到2005年两人离开曼联时,他们都从未到老特拉福德看过一场球赛。

    而对于现在的陈子迩来说,能用钱解决的事都特么不叫事。

    当然,这个过程也是麻烦的,因为曼联俱乐部的一部分股份被球迷组织握在手里,而中国被成为足球荒漠,球迷们对于中国资本控制俱乐部显然是持悲观态度的,如同他们都认为我们每个人的乒乓球都牛叉的不行,他们或许也认为我们对足球一窍不通。

    此外还有一点,原时空里收购曼联的格雷泽家族也有了动作,他们已经慢慢的购买了曼联3.17%的股份,外界不得而知,不过有心在此的盛世是有所耳闻的,所以盛世投资必须集中心思才行,一方面要将购入股票的规模控制在10%以下争取时间做准备,一方面还要担心格雷泽家族忽然大手笔购进大额股份。

    这样略显尴尬的关键时刻,陈子迩不去英国怕是也说不过去。

    说起来是去看球,到头来也还是为了工作。

    至于骆之怡,她是真的跟着玩儿的,一身的行头都换了旅游装,上身米白色的羽绒,趁着咖啡色的棉绒毛衣,下身是淡蓝色的牛仔裤,她身材高挑,气质超绝,尽管是冬日,但长长的腿型还是能让她显得出众。

    难得助理没有再抱来一堆文件给陈子迩,他可以在自己的私人飞机上获得短暂的休息。

    杨润灵问他要不要看电影,骆之怡则把碟换成了天龙八部。

    陈子迩算是小小的武侠迷,倒也觉得可以打发时间。

    “我古装怎么样?好看吧?”骆之怡坐在他旁边,偏头过来笑问,整个一鬼灵精怪的样子。

    陈子迩转头看了看她,心中有了比较,道:“的确是古装更加美一些。”

    骆之怡不是傻乐的姑娘,她倒是很快的反应,“可惜了,平时不能穿。”

    陈子迩则安慰道:“应该说是你呈现的好,俊眉修眼,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这感觉汉服才穿得出来。”

    说得是挺能说服人,不过她看起来还是有些惋惜,或许又在思索着怎么办。

    结果旁边的人忽然心中一荡,小手招了招她,附耳说道:“在外面不能穿,可家里能穿,回头我们定制一套,在家穿。”

    骆之时心思灵巧,马上就悟到这哪儿是穿的问题,这明明是脱的问题。

    于是听的脸颊微红,嘴唇抿着笑,故作正经不再说话。

    只有陈子迩还指着荧幕嘀嘀咕咕的说‘同款’之类的胡话。

    落地之后能感觉到北半球的冬天冷气逼人,不过心中温暖,倒也没觉得有什么难受的。今天他们会在伊顿广场短暂停留,随后赶往曼彻斯特市。

    而为了让他能纯粹的看场球,盛世方面也没有联系那两个爱尔兰人,不然他的到访看起来就像是例行访察了。

    如今盛世电子消费品公司在欧洲也有巨大利益,这里的员工多达3800名,为的是将spod送到消费者的手里,而他人到欧洲,自然不能不闻不问。

    骆之怡本想来‘打扰’他,但看到人在工作便打消了这个念头,自己向佣人要了个房间,把毯子放好压腿去了,这是她的专业,拍戏的时候因为这个得了不少便利,况且,她始终没有跳出以色侍陈的心理怪圈,所以这每日的习惯是不会荒废的。

    陈子迩在结束之后找到她,静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仅以专业水准来看,她是极好的,跳的不知道什么舞,他也看不懂,只是觉得舞姿轻灵,身轻似燕,腰肢软如云絮,双臂柔若无骨,扬起双手踮起脚尖时像是空中飞旋的天鹅。

    好几分钟后,她才发现有人来了,于是停下动作,微喘着气息,“忙完了?”

    看着她额头细汗沾染发丝,素肌不污,白里透红,陈子迩才算知道了什么叫霓裳舞罢,销魂流水。

    “算是差不多了,你跳的不错,不过不必那么晚,还是说在等我?”

    骆之怡眼咕噜转悠,“……我是不知道睡哪儿呢。”

    陈子迩双手抱胸依靠在门口,对她的小调皮有些无可奈何。

    骆之怡踱着小碎步过来,笑嘻嘻的,“你是主人不给我安排吗?”

    ……

    隔的有些久,还有人嘛。讲一下vip群:283285901,番外以及新书都会在群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