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无限气运主宰 落花独立

第846章 自作孽不可活

    令牌仿佛就那么变成了一个巨大的黑洞,附着强大无比的吸力,向四周吸取着一切……

    只是很离奇的,明明能看到吸力的存在,但周围的一切却没有任何变化,风仍在轻轻徐吹,远处那青青的绿叶,也在缓缓的上下摇晃……压根就不受这黑色令牌的影响。

    真正受影响的……是这数之不尽的骷髅头。

    骷髅之上,依附有冲天怨气,可如今,这些无尽怨气,就那么化作实质,被生生吸入了那黑色的骷髅头之内。

    阴风哭嚎,鬼影重重。

    仿佛以令牌为界,变作了两个世界。

    一方是夜色如墨,寂静无声,一边是怨气冲天,冤魂无数。

    “这令牌竟然可以吸取散溢在外的怨气?”

    苏景惊道:“这阴九到底给了我一个什么鬼东西?”

    “不管怎样,如果真的可以的话,这阴九也算是做了件好事,把这些怨气清除掉也好,最起码,不至于让这些冤魂被羁留在此地,日日被那些将他们残杀之人折磨……”

    慕容若生平第一次,提到阴九并没有什么不忿的心思。

    或者说,这令牌如果真能将此地所有怨气尽数驱散的话,也就代表着那些死去的亡魂都有投胎转世的机会了……虽然她并不懂这些,但哪怕只是这么想着,她的心情也就好了很多。

    而随着骷髅之内的怨气被尽数汲取。

    那本来森森的白骨,也逐渐粉碎开来,化做白色的糜粉,随着微风轻轻一吹,便向着天地之间游荡开去……

    不过片刻之间,所有的怨气都已经消散不见,连带着那本来堆满地面,连落足的空隙都没有的魔教总坛,所有的白骨,都彻底消失了。

    本来阴森无比的古刹,就在那么瞬间,怨气尽数消除,变作了一处再正常不过的幽幽古寺,虽无佛音梵唱,但却也已经没有了那些阴森无比的鬼魅气息。

    苏景惊奇的打量着自己手中的骷髅令牌,汲取了这么多的怨气,令牌的颜色仍是黑黝黝的,只是亮了很多,看起来,就好像被精心打磨过一般。

    怎么说呢……本来以为阴九给自己的不过是一块普通的骷髅令牌而已,可现在看起来,这令牌之内,很可能蕴含着自己所不知道的神奇力量!

    日后若能再见,定然要找他好好询问清楚这到底是个什么宝贝。

    “看那边!”

    曲无忆眼睛最尖,突然道:“那边有人!”

    苏景收起骷髅令牌,顺着曲无忆的目光望去,果然……刚刚古刹之内,还根本看不到人的踪迹,但随着这白色的骷髅头被尽数汲取,那本来被掩埋在白色骷髅之下的身影,也显现出来。

    长须白发,一身白袍……看来颇有几分仙风道骨。

    只是此时,他却盘膝坐在地面之上,面色乌青,呼吸急~促,俨然已经身受重伤。

    “白眉?!”

    苏景惊叫一声,万万没想到……自己等人想要营救的白眉,竟然便被掩埋在这森森白骨之下,甚至于连主动发声都做不到,若不是自己等人机缘巧合消了这里的白骨,恐怕都发现不了他。

    白眉慢慢睁开眼睛,瞳孔之内,犹还带着痛苦神色,低喘道:“你……你们就是李亦奇说的来救我的人?新任的紫青双剑的主人?!”

    “不错,你怎么样了?”

    苏景亮出紫郢剑证明自己的身份,蹲在白眉身边,然后看到自他胸口位置,一点血气正盘踞那白袍之上,虽只是血气,却仿佛有灵性一般,拼命的想要往他身体内部钻,但却被一点白光阻挡,寸进不得。

    “太晚了……你们不该来的。”

    白眉苦笑起来,道:“你们不该来救我的,路上未曾碰到那血魔么?看来,是错开了,不过错开也好,不然,一旦遇上,纵然紫青双剑,恐怕也非得惨死在他们手中不可。”

    苏景皱眉道:“白眉,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已中了血魔的血魔毒……即将如那丁引和晓如一般,沦为血魔傀儡。”

    白眉苦涩的笑了笑,自嘲道:“都怪我太过懒散,本以为镇守血魔巢穴,待得血魔出现,我便直接将其镇压,便看大功告成……可谁料得血魔无论力量心智,都远在我想象之上,竟然借魔教护法身躯另外凝结一具肉身,离开了魔教总坛,我未曾将魔教护法放在心上……结果却反而铸下了大错,更累得自己如今这般模样。”

    曲无忆皱眉,道:“你能说重点吗?”

    白眉惨然笑道:“血魔借体重生,躲开我的耳目,暗算丁引和晓如两人,将其尽数炼为其傀儡,让他们灵智未失,心性大变,实力更是比之前强上几分……三人联手,对我突施偷袭,纵然我有浩天镜在手,一时不防,仍然重伤于他们手下!”

    苏景心道莫非这就是白眉一直没出现的缘故?

    他一直在等血魔出现……

    可因为我们杀了魔教护法,血魔狡猾,借魔教护法的身躯离开,白眉却仗着自己实力高深,压根不把那魔教护法放在眼里,却是让血魔瞒天过海了。

    而后,等到血魔真正出现,却是他早已经羽翼大成,身边多了两个绝顶的高手。

    这回,换白眉懵逼了。

    白眉道:“所幸最后关头,我将浩天镜打入己体,以浩天镜的浩然正气压制血魔毒,更令自身与法宝融为一体,这才算是勉强将血魔毒压制,更将其三人尽数击退,可惜此地却是魔教总坛,血魔虽退,我却也失了行动能力,血魔便将这无数童子骨将我埋葬,意欲以童子骨的怨气阴气腐蚀我心智,只待天狗食日,浩天镜失去效用,到那时,我亦会沦为血魔傀儡,成为与丁引和晓如无二之人。”

    “那血魔呢?”

    “他被我临死反扑打伤,想必已经遁走养伤去了,也许……是去往天刀峰也说不定!只待伤势痊愈,便要展开最后的攻击,将我正道和天下,尽数纳入他手。”

    白眉脸上浮现几缕痛苦神色,道:“旁的不说,如今正道凋零,高手尽殁,已经再无人可拦血魔脚步……一旦让他入得魔界,吸取玄阴魔气,到那时,天下就真的再无救药了。”

    曲无忆沉默了一下,道:“结果,我们又要回去吗?这一趟,白跑了?”

    “不算白跑……最起码,也算是让我看到了最后一丝胜利的希望!”

    白眉惨笑起来,“虽然仅仅只得一丝,但……如今,紫青双剑,真的已经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