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无限气运主宰 落花独立

第867章 这可是众望所归

    大海的声音,亦或者可以说是自然的声音。

    仿佛母亲最为温暖的怀抱,让本来只是打算小憩一阵的苏景,莫名的睡的颇香。

    只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好像随着海浪的来回奔流而跟着微微荡漾。

    直到体内灵识突然莫名流转。

    正自悬空的身体蓦然一沉,重新落回了床榻之上。

    睁眼,窗外,有银色的光华流转,将整个海面都给映照的宛若白昼……而也正是那一道月光透过窗帷,照在自己的身上,引起自己体内灵识异动,把自己给惊了起来。

    想不到容若在这天涯海阁之内,待遇竟然这么高吗?

    夜晚之时,这房间里的灵气之浓郁,竟然远远胜过修诚所身处的天堑峰,虽然这些灵气对武修可能并无直接帮助,但长时间居住在这等地方,也可强身健体,百病不生。

    果然,她很得天涯海阁弟子们的爱戴啊……

    不过现在的话……

    苏景脸上浮现几丝古怪神色,怎么说呢,自己刚刚睡的太沉,加上海浪声太有节奏,吸引了自己全部的注意力,却是压根就未曾注意到,窗外下面,竟然一直悄悄的躲着约莫十几名女弟子。

    这些女弟子们实力皆是不俗,但却还远远达不到苏景如今的境界,如今苏景醒了过来,自然再瞒不过他,甚至于,这些女弟子们低声的议论都清晰的听在耳中。

    “哎呀,这个家伙也真是的,他跟咱们大师姐应该好长时间都没好好的见面了吧?我怎么总觉得白天里,他对她不是很亲的样子?”

    “就是就是,久别重逢的话,夜里又这么好的机会,难道不会夜袭的吗?明明白天里,我还特地的把大师姐可能居住的那几间房间都告诉他了。”

    “所以说,咱们这个姐夫,可能令人意外的,是个正人君子?”

    “我也这么觉得,师姐那么漂亮,他竟然还能坐怀不乱,这么好的机会,还睡的这么香……简直是……我都替她着急了。”

    “师姐漂亮,他也不差啊……我琢磨着会不会是审美疲劳了?”

    苏景:“…………………………………………”

    无语的听着窗外低声的议论,似乎很是为自己竟然没有夜袭慕容若而感到惋惜,可问题是……你们在这里,我倒是怎么去夜袭呢?

    苏景躺在床上,动也不动,终于,约莫过了小半个时辰,那些弟子们见他仍然没有半点异动,一个个满怀期待而来,败兴而归。

    确定窗外再无别人,苏景这才慢慢起身,心头暗笑,容若啊容若,这回,可真的是天命所归,连你的同门师父都没意见了,你就别妄想反抗了。

    想着,他那躺在床上的身影瞬间便已经消失不见,而窗外,已有一道如鬼似魅般的影子瞬间自海面上掠过,然后消失不见。

    聆月住在哪里……

    白日里,浏览天涯海阁景致之时,早已见过,如今聆月去与月儿同住,容若住在她那里的话。

    咦?

    苏景吹着夜空中的凉风,突然反应过来,心道聆月以前都没有跟月儿同睡过,为什么今晚突然就……莫非,她是在帮自己创造机会?

    好聆月,乖孩子,舅舅日后定然会加倍疼惜你的。

    想着,不过几个起落间,苏景便已经落到了一处灯火通明的秀房之外。

    悄悄推门,然后心头大喜,房门竟然未曾从里面关上,莫非,容若其实也在等我?

    如此一想,苏景顿时心头大热,慕容若虽然平素里性情洒脱,可遇到这种事情,也从来都是……嘿嘿,莫非是真的因为红雪之事,又因为紫郢青索之事,被刺激到了?

    可推开房门之后,他却忍不住一怔。

    房间之内,一片灯火通明,可哪里有人的影子?

    慕容若竟然不在这里……

    不在?

    莫非是去了无忆哪里?

    想起之前曲无忆的举动,她恐怕不会帮容若打掩护的,那么就只能是……

    苏景心头已经明白过来。

    而此时……

    漆黑的夜幕中,另有一道窈窕身影,自海山相间处悄悄掠过。

    然后,宛若识途老马一般,摸到了那熟悉的亭院之内,蹲在墙角下面纠结犹豫了半天,才终于算是鼓足了勇气,从大开的窗户跳了进去。

    看了眼躺在床上似乎睡的正香的苏景,她轻轻嘘了口气,悄悄摸到了柜子边缘,打开柜门,然后在里面悉悉索索的摸索了起来。

    然后,把一些东西都给收进自己的储物空间之内。

    “你在找什么?”

    苏景问道。

    慕容若答道:“我的亵~衣。”

    “找那东西做什么?”

    慕容若低叹了口气,道:“没办法,无忆之前跟我说过,她还有好几件亵~衣都留在苏兄那里,之后也没跟他讨要,但他竟然也就不还给她……我真害怕他会拿我的亵~衣做一些奇怪的事情,万一留下痕迹,被师姐妹们看到,到时候,岂不是丢大颜面了?”

    “原来是这样。”

    “那当然……额……”

    慕容若应完,娇~躯猛然一僵,仍然保持猫着腰的动作,头却缓缓的转了过来,震惊的看着一脸笑容站在自己面前的苏景,迟疑道:“你……你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

    “一个时辰之前,然后半个时辰之前去了你的房间,发现你根本不在,我回来的时候,却发现你悄悄的躲在我的窗户底下……”

    “是我的窗户。”

    “好吧,看到你躲在自己的窗户底下,似乎在犹豫什么,我就先进来了,然后你也跟着进来了。”

    “我……我其实只是来拿些东西而已。”

    慕容若结结巴巴,脸上更是带着羞赧神色,迟疑道:“我我我……我真的是来拿些东西而已。”

    “刚刚你已经回答了。”

    苏景向前两步,直接整个人都贴到了她的后背上,才察觉到,她此时,身躯僵硬的仿佛一张已经绷的紧紧的长弓。

    他莞尔笑道:“可是我有个问题不解……”

    “什……什么问题?”

    慕容若吞吞吐吐的问道,抓住了那轻抚上她腰间的大手,然后紧紧按住,心头忍不住一阵暗暗后悔,自己怎么就没头没脑的自投罗网,结果被苏兄给守株待兔了?

    不过听苏兄的口气,就算我不自投罗网,恐怕也会在聆月的房间里被他给……

    这么说来,我来不来,都是一个结果吗?

    正自想着,她忍不住惊呼一声,整个人已经直接被抱了起来,耳边有温热的气流涌动,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坏笑道:“你的师父,你的同门可是都没意见……今日里,你要不要乖乖的从了我呢?”

    慕容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