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无限气运主宰 落花独立

第1429章 你这人太不守规矩

    看着焰灵姬那古怪的眼神……

    苏景怔了怔,这才反应过来,应该是自己当初玩笑般取的名字的问题了,没错了,水晶宫什么的,这个名词的真义其实还是她给捣出去的,她自然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是知道你这人不怎么守规矩的了,但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不守规矩。”

    焰灵姬玩味的笑了笑,说道:“才不过跟我有了些微亲密的接触而已,竟然就已经想着把我收进你的水晶宫里去了,当然,这也就罢了,你竟然连清川都不放过,你们两个应该只能勉强算是朋友吧?还是说虽然勉强算是朋友,但在你心里,早就已经内定了她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呢?”

    苏景长叹道:“这就是你想太多了,我真的只是单纯考虑到你们两个人的话,随着实力的提升,历练的难度也是越来越高的吧,到时候你们早晚有吃不消的那一天,若是加入我的队伍,起码也能互相照应不是吗?”

    焰灵姬似笑非笑道:“仅仅因为你的存在,就加入同一个队伍……你真的觉得合适吗?”

    “什么叫仅仅因为我?”

    苏景解释道:“清川当初可是跟容若两人共居一室月余之久,两人之间感情颇深,而且你的话……说实话,婠婠欠了你的大人情,一直在嚷嚷着要还给你,只是苦无机会……咱们本就有着各种各样的牵连……”

    “免了免了。”

    焰灵姬摆手,道:“我们两个相依为命习惯了,日后如果真的步履维艰的时候,肯定会第一时间优先考虑你们,但现在的话,我还真没这个打算……”

    “因为清川?”

    苏景脸上突然露出了些微揶揄笑容,道:“你刚刚说你也就罢了……莫非,你不抗拒加入我的水晶宫里?”

    焰灵姬:“…………………………………………”

    她俏脸浮现些微羞赧,更多的,却反而是羞怒!

    这混账……

    之前都那样了,自己若非是真的对他有着好感,早就提着武器将他大卸八块了,至于还在这里跟你言笑晏晏,可这混账……非得把女儿家的羞耻心全给曝出来才甘心么?

    “哈哈哈哈,开个玩笑而已。”

    苏景笑了起来,拉过她的手,说道:“总之,有你刚刚那句优先考虑我们,我就放心了,或者说下次历练之时,我可以问问主神,看看能够让咱们两支队伍组成互助的同盟,主神功能全面,应该有这方面的准备……”

    “行,那就交给你啦。”

    焰灵姬抿嘴笑了笑,这回倒是没拒绝……显然,在她看来,若是加入了苏景的队伍,便相当于成了他的附庸一般,或者说是放弃了自己这段时间以来的坚守与拼搏。

    她自然不愿意。

    “既然想让我看到更为广袤的世界,那么,就先容我在这世界里多翱翔一阵吧。”

    焰灵姬反握住苏景的手,柔笑道:“等我累了,会第一时间飞到你的羽翼之下,乖乖的接受你的庇护……所以,别急……”

    “我知道的。”

    两人静静的靠在一起。

    出奇的……

    苏景心头,一片静谧,甚至于全无半点旖旎之念,只感觉就这样靠着,就算是到了天荒地老,自己也不会觉得腻吧?

    这倒是急坏了外面偷偷窥探的李清川。

    有过上次的教训,她这次拼尽了全力,努力隐藏自己的存在……而两人神思不属,倒也确实没发现她。

    可问题是两人就这么静静的靠着,没一点越轨的举动,我这偷窥还有个什么意义?

    想着,她有点不满。

    倒不是她喜欢偷窥……实在是对这个亦师亦友的焰灵姬,她总想抓到她的痛脚,最起码,日后揶揄之时,看着她那动人的娇羞神态,也挺有趣的。

    李清川感觉自己可能学坏了。

    “呀,竟然都闭上眼睛了,这样就满足了吗?这可完全不符合苏公子的性格呀……”

    她有点惋惜的喃喃自语。

    苏景在稷下剑宫之内陪焰灵姬一起待了许久。

    待得回返尸山别院之时,早已经是夜色深沉,天地皆暗……

    尸山别院之内。

    曲无忆早已经等候多时,看到苏景回来,她问道:“都见过了?”

    苏景点头,道:“嗯,该见的都见过了。”

    “其实我觉得,不必这么着急的吧?”

    曲无忆皱眉道:“你才刚刚回来几日……就好像小穹姑娘,你完全可以多抽几日的时间陪陪她,还有焰灵姬,你们刚刚确定关系,你不想多和她温存一段时间吗?只要你不做,秦政便不会跟你发难,你完全可以住的心安理得……”

    “别忘记了我的目的。”

    苏景叹道:“我此番前来,是为了拯救襄桓,如今襄桓近在咫尺,之前是因为没能杀掉韩无垢所以才一直拖延,但现在的话,再拖延,那我此行又有什么意义?就今晚吧……至于小穹和灵姬她们……”

    他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尤其是小穹……

    不知道怎么回事,现在他和秦穹在一起共处,秦穹总是时不时的有些古怪举动,或莫名的怔怔落泪,或抱住他胳膊开心的时候,突然静谧下来,好像在沉思着些什么。

    联想到之前秦政的话,他总感觉如芒在背。

    “你在这里等着我。”

    苏景抬头,道:“我能感觉到,尸山之上,有很强的阴气……我该有自保能力,但无忆你的话……”

    他苦笑道:“我不知道狂徒的话到底有几分真假,但此人对我,恐怕是敌非友,但他的话该是真的,襄桓未必会伤我,但你……”

    “你上去吧,若有不妥,立即动用紫郢剑……我会用青索剑与你配合!”

    曲无忆明白苏景的担忧,虽然很不喜这种被撇下的感觉,但他的话也有道理,而且狂徒此人目的不明,谁知道他还有什么阴谋诡计?

    她自然不会执拗着非要上去……

    只是心头到底多少有些担心,忍不住出言提醒苏景千万小心。

    “我明白。”

    苏景轻轻握紧了曲无忆的手,用力一握,而后,松开,抬头看向了尸山之上。

    那里……

    有一团阴影弥漫。

    只是望之,便有不详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