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无限气运主宰 落花独立

第1951章 众叛亲离

    报仇!

    十七万亡魂尽为见证。

    襄桓见证……

    这方天地为见证。

    我苏景,今日必杀秦政。

    苏景心头坚决,面对强敌,全无半分动容!

    爆喝一声,十九成功力提升到极致,真灵之气无论是质是量,都已丝毫不逊色于入道至尊分毫。

    伴随着他掌中莫忘剑轻鸣。

    丝丝雷霆之光蔓延他的全身。

    苏景提剑,面对来袭的决绝一剑,他没有躲避退让的念头。

    什么缥缈剑法、什么万神劫。

    此时此刻,尽都被其忘却!

    他只是横剑直斩,狠狠的朝着对方的太阿剑撞了过去。

    又是一声尖啸……

    秦政脚步猛然顿住。

    苏景的身影却狠狠的倒飞了出去,砸进了那尸山之中,轰然白骨翻飞。

    随即,血红身影以更快的速度冲了出来。

    “痛快,再来!”

    十八成功力。

    苏景的功力渐弱,但气势如虹,却是越来越强。

    面对秦政,他不屈不挠,仿佛一个百折不挠的战士,每一次都能向敌人发起最为决绝的冲锋。

    手中莫忘剑嗡嗡轻鸣,身后,尸山亦随之轰隆隆的巨震。

    无数森冷头骨悚然滚落而下……堆在山脚下,那深邃的眼眶,直直的对着两人战斗的方向,仿佛就如苏景之前所说,是见证,是复仇!

    整个尸山都随着瑟瑟发抖。

    是兴奋?

    还是渴望?

    这一战,并非苏景一人参战,而是十七万亡魂尽皆与苏景同在。

    暴喝声中。

    苏景已经再度冲上。

    绝对的实力有所不及,但这又如何?

    自己正在复仇……自己距离仇人已经很近。

    数年前。

    就是在这个地方,那个和善的老者来救自己,就是在这里被他杀死,亡魂亦不得安息。

    还有人美表姐……也是在这个皇宫里,被无数箭矢洞穿,就那么倒在了门前,导致了月儿和聆月的悲剧。

    还有外公外婆。

    还有倾心。

    这些人在苏景的心头,本来都很朦胧,但随着那次轮回……他近距离接触了他们。

    血脉相连。

    心头悸动更甚。

    都是在这里,这里是一切的起点。

    也将是你秦政的终点!

    “杀!!”

    两人似乎已经全无半点理智,舍弃了一切剑招,每一剑都倾尽了全力……苏景身上,已是鲜血淋漓。

    秦政亦已经脸色惨败,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

    身上莫忘剑留下的伤痕,每一道都有无边怨气弥漫……让他耳边,时不时的响起鬼哭哀嚎之声,楚天、倾心、襄桓……所有人的声音都在耳边响起。

    若是平日里,秦政心硬如铁。

    自然浑不在意,但如今,他心性大为狂乱之下,竟感头晕脑胀,面前的苏景哪里还是苏景,那熟悉的面容,似是那待自己如亲子的母亲孙月华。

    是那收自己为弟子,倾囊相授,全无半点保留的襄桓老师。

    是那虽对自己有所戒备,但却也会与自己小酌饮酒,传授自己为君之道的楚天。

    还有谁?

    好多人。

    他的身后,似乎站满了人。

    这些人给他鼓气,给他力量。

    让他每一次受伤,都能毫不犹豫的站起来……

    连倾心,连韩无垢,都站到了他的身后。

    这算是众叛亲离了吗?

    秦政再一剑狠狠将苏景轰飞出去,轻轻舒了口气,冷冷道:“玉霄之力已然耗尽,你若没有别的手段,就得死在孤的手里了。”

    尸山早已彻底坍塌,无数白骨堆积,两人已经立足于无数森冷白骨之上。

    “小把戏玩一次,会让人眼前一亮,但你这样一直玩,就只会让我耻笑了。”

    苏景摇了摇头。

    自深埋的骨堆中站起身来,纵然是他,与秦政血拼百招,身体也早已经疲惫不堪,但高亢的情绪,激荡的思绪,还有那自每一根白骨之上传来的怨愤之意……这怨愤,是鞭策,是渴求。

    渴望痛饮敌人血的急切。

    苏景冷冷道:“你的道之真意可以延缓我的剑力,刚刚你引我硬拼,故意以道之真意耗尽我的真气……我的荒炎可以焚烧道之真意,却无法焚烧你的太阿剑,你将道之真意隐藏在剑身之内。”

    “你看出来了么?”

    秦政低声说道:“我不能死……我得活着,杀了你,然后活着。”

    这话是在跟苏景说,还是在跟自己说?

    连秦政自己都不知道。

    他只知道……

    为什么会选在今天过来?

    明明可以养好伤再过来的……

    但来不及了……

    等不及了。

    自己的女儿,快要出世了。

    第一次直视自己的内心,才知道,亲情,爱情,竟是那般的珍贵。

    太阳底下劳作,一想到有人在等着自己回家,自己的心情,竟是那般的平和。

    我要活下来,保护她们。

    不然……异魔入侵,作为自己的妻子,作为自己的女儿,她们会是异魔最首要的目标。

    只有我才能保护她们。

    “楚南……不,苏景,孤对不住你。”

    激烈的战斗,让秦政的心也跟着冷静下来,他冷冷道:“但既然对不起了,便对不起到底吧……苏景,今日,请你死在这里!”

    他执起千疮百孔的太阿剑。

    瞬间,平静下来。

    所有的不忿,所有的愤怒,所有的杀念,尽都在想起自己未出世的孩子的那一刻,平息下来了。

    苏景也平静下来,他静静的站在尸山,不,尸山崩塌,已成尸海……

    他站在尸海中。

    所有人都在给自己鼓气。

    听到了襄桓的警告声……

    到了这一步,千载难逢的良机。

    但越是千载难逢,越是不可大意。

    黎明前的黑暗,是最深沉的。

    决不能大意。

    他深深吸了口气,死死盯着秦政。

    口中道:“公平,你若让我,我才不快!”

    “那就好。”

    秦政定定的看着苏景,道:“我在位几十年,以皇权天势,领悟皇极惊世诀,创倾城三式,自认修为已达人族巅~峰……当世除我的父亲之外,无人能与我匹敌,然这两年里,自我与清言成亲之后,男耕女织,每日里辛苦劳作,我没想过功法,没想过武技,什么都没想过,当我重新执起太阿剑,我才醒悟……原来我已经于不知不觉中,领悟了比一剑倾世更强的剑招。”

    他眼底猛然乍现精光,喝道:“苏景,接我这剑不死,我甘愿受戮!”

    他已不再以孤自称,显然,对苏景,已真正抱持对敌人的尊重!

    “来啊!!!”

    苏景爆喝,身周猛然乍现无边萧杀之气。

    无数森严白骨,尽都迸发锋锐剑气……

    紫郢剑出现在他左手!

    双手持剑,剑气迸发!

    万物天地为剑,神鬼妖邪为剑,劫波万渡,宇宙苍穹尽为剑!

    风云为剑,黄沙为剑,苍天为剑,九地为剑,目光所及之处,尽皆为剑!

    缥缈剑法至高境界剑十三!!!

    三式万神劫第四式!!!

    双剑合璧!

    漫卷天地浩穹,九天十地!

    紫郢剑与莫忘剑,在这一刻完美交融,就如剑十三与万神劫第四式的完美交融。

    无边剑气席卷,目光所及之处,心意所至之处,无边无际,无穷无尽,无始无终……

    阿房宫、咸阳城……已尽都被苏景的剑意所包围。

    随着苏景心念一动。

    无边剑意轰然落下,如千万年前,那毁灭了文明的流星雨,如宇宙鸿蒙之中,那由点及面,随即扩散至整个世界的开辟!

    苏景已是融于剑意剑雨之中,汇聚他所能汇聚的所有力量……向着秦政涌去。

    面对这等无穷无尽之剑,秦政只是缓缓站定。

    眼底幽光收敛,道之真意收敛。

    一切都收敛了。

    他就好像一个平平凡凡的农夫,收敛了一切的锋芒。

    “一剑倾心!!!”

    低喝一声。

    他出剑……

    就如种田之时,轻巧的将手中的种子丢进挖好的坑里。

    那不是种子……是生命之源。

    是一切万物诞生的萌芽状态。

    如爱情、如亲情。

    如他和倾心第一次初见,那从天上掉下来的少女憨憨傻笑的样子。

    如他与慕清言拜堂,那个坚强的女子却哭的仿佛一个孩子,幸福的连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的无措。

    如他期待的那个小生命还未曾诞生的动人姿态。

    因为未曾诞生,所以拥有无限的可能。

    谁能说那颗种子是会长出粮食,还是长出一个世界?

    无人知晓。

    因为这是有别于襄桓,是独属于秦政自己的……

    破道之力。

    风骤雨消,剑意消弥。

    那足可开天辟地,毁灭众生的力量,就那么在拥有无限可能的生命之力前,彻底消散。

    如夏日照耀冬雪。

    全无半分阻碍!

    太阿剑就那么毫无阻碍的,刺进了苏景的心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