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际制造商 二将

第585章 赶快去外国吧

    两个人一边喝茶一边聊天,偶尔再逗逗小猫。

    中间俞静瑶给韩义讲一些工作中碰到的趣闻,韩义就笑眯眯的听着。

    有天义集团公开力挺,俞静瑶在音乐圈一路坦途,那些肮脏的事情跟她没有半毛钱关系,也没谁敢找不自在。

    而关于她背景的猜测私下里有很多版本,不过都没有得到正面回应,所以也越发变得神秘了起来。

    “目前公司正在帮我打造第二张专辑,原本想请张亚栋老师亲自操刀,可他正在帮王斐策划新专辑事宜,实在抽不出时间来。”

    韩义就笑呵呵说:“要不我帮你打个电话问问?”

    “啊……”俞静瑶刚露出欣喜的神色,不过随后连连摇头,“这种小事哪能麻烦姐夫你。”

    “没什么大事小事之分……”就在韩义说着时候,小猫抓着他的手指往嘴里放,一副想试试好不好吃的样儿。

    韩义从桌上拿了个小饼干给她,“你不是擅长吉他嘛,国内有什么著名吉他作曲家啊?”

    “有啊~蒋建明老师就是华语乐坛最具影响力的吉他大师,有“亚洲第一吉他手”称号,他编曲录制了无数脍炙人口的作品。”

    说到蒋建明,俞静瑶挺兴奋的,“像逃亡,笨小孩,孤星泪,火柴天堂,明天我要嫁给你,无情的情书,第一滴泪,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爱情诺曼底,香水有毒,三万英尺,蛋佬的棉袄等等,很多很多。

    对了,唱香水有毒的歌手胡洋霖你知道吧,她就是蒋建明老师的妻子。”

    歌曲韩义都听过,蒋建明他也知道,不过倒是不清楚他编过这么多歌曲,能被称为大师果然不是吹的,“嗯,确实挺厉害的。”

    顿了一下韩义说:“我帮你约一下看看有没有时间。”

    “那个……”俞静瑶想说不用了,但是“蒋建明”几个字的诱惑力实在太大,到底还是没舍得拒绝。

    韩义也是今天心情好,搁平时哪会帮她联系,早就让她“自生自灭”去了。

    “喂,老卫,有蒋建明联系方式吗……嗯,说……”刚准备挂电话,韩义又转头问俞静瑶,“作曲有了,词呢?”

    姐夫既然都亲自出马了,俞静瑶哪能不赶紧顺杆爬?

    墨镜后的眼睛里闪着小星星说:“能不能请林西老师出马?”

    不等韩义问,电话里的卫涵蓄就笑道:“林西有词圣之称,歌词极为细腻而有广度,非常适合女生唱。”

    “有没有他号码?”

    “老板您稍等一下,我打个电话问问。”

    光影视觉跟国内外诸多明星有合作关系,找个圈内人号码那是轻而易举。

    过了不到两分钟卫涵蓄就打电话来,“老板,号码找到了。就是……要不交给我来办?”

    “不用,这是私事,公司出马不礼貌。”

    “好吧~”卫涵蓄无奈到。

    就因为是私事他才说的,公事哪用得着他?

    可惜了~

    …………

    韩义先打给蒋建明。

    歌曲一般都是先谱曲,后写歌词,所以才有填词一说。

    让韩义有些囧的是,蒋建明居然没接电话,只好再打一遍。

    这次倒是很快接通了。

    电话里出现一道略带点闽南口音的男中音,“喂,您好,哪位?”

    韩义自报家门,“蒋先生你好,我是韩义。”

    ……

    此时身在燕京的蒋建明,正和一帮友人在后海茶社喝茶。

    因为是私人号码,极少接到陌生来电,所以第一次蒋建明当对方打错了,所以故意没接,等第二次再打过来的时候,他才接起。

    “韩义,谁啊?”蒋建明疑惑了一声。

    像这种自报姓名,且连背景都不交代的人,要么是朋友,要么是名人。所以蒋建明第一时间就在想,圈内有哪个叫韩义的名人?

    旁边正在聊天的几个男人立刻收声,其中一个猛的瞪大眼睛,随后赶紧冲蒋建明使眼色,用嘴型小声提醒道:“天、义、集、团、老、板!”

    蒋建明一怔,随后赶紧问:“那个……您是天义的韩总是吧?”

    “呵呵,是我~”

    见对方承认,蒋建明非常意外,客气道:“您好您好,韩总有什么事吗……

    嗯……没事没事……好……没问题……您回头让俞小姐给我打个电话……嗯,韩总再见!”

    直到挂断电话,蒋建明还有些不敢相信此韩义是彼韩义。

    旁边几位友人好奇道:“那位小韩总说什么了?”

    “请问帮他妹妹俞静瑶作曲。”说完蒋建明才回过神来,“对了,别乱说啊~”

    “知道知道~。”

    “我就说嘛,天义为什么那么捧俞静瑶,原来如此~”

    “也是!换一般人,那位韩总怎么可能亲自打电话……”

    ……

    秦淮河畔。

    俞静瑶看着韩义三两句话搞定,除了开心外,并没有太意外。她姐夫都亲自打电话了,国内有几个人敢不给面子?

    “词圣”林西同样也是当场答应,并且不要报酬,只说让韩义请他喝顿酒。

    韩义哈哈大笑,“好,没问题!等你来金陵了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喝酒。”

    愉快的挂断电话,韩义笑说:“也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傲气嘛,都是性情中人。”

    俞静瑶嘻嘻笑说:“要不姐夫你换个号码,说自己是李义,张义,看看他们还好不好说话了?”

    “呃……算了,改天再试。”

    就在这时,隔壁传来了不太友好的声音,“某些中国男人真没素质……喜欢在公众场合高谈阔论,显得自己很能耐似得。”

    “确实很讨厌~像我认识的那些欧美男人,人家从来……”

    韩义端起碧螺春喝了口,脑海里不知怎么就想起了上次跟鲁山喝茶的事情。

    笑了笑朝俞静瑶道:“走吧~”

    俞静瑶自然也听到了,不过也同样懒得跟几只牧羊犬撕逼,拿好背篼还有奶瓶以及小零碎跟着韩义朝外走去。

    因为韩义一直背对着隔壁桌,直到站起来时几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才下意识看过来。

    其中一个穿着印花裙的女人先是楞了下,随后脸“唰”的一下红到耳后根。

    走在后面的俞静瑶经过她们旁边时停顿了一下,还是没忍住说:“外国确实非常好,经济发达,环境优美,男人个个长得帅,脾气好,绅士有礼,

    不像中国,个个素质差,又粗鲁又没礼貌,环境差,空气差,治安差,经济又不发达,这里真不适合你们待,拜托你们赶快去外国吧!”

    说完俞静瑶快步朝楼梯口走去。

    “……”

    几个女人气得脸都变色了,等韩义走远了才气哼哼道:“你们看她那副样子,真是讨厌死了,怎么会有这种人啊?”

    “就是!一副自以为是的样子,搞得自己很了不起似得,她以为她是谁啊,轮得到她来教训?”

    “……”

    眼看几个朋友越说越不像话,那个穿印花裙的小资女人尴尬道:“别说了,那个……那个男的是天义董事长韩义。”

    “什么天义……啊……他是天义董事长啊?”

    “我说怎么有些面熟呢~”

    几个女人扒着窗户朝外看,茶馆门口停了一辆奔驰迈巴赫,从店里出来的一男一女上了车,很快车子缓缓驶离。

    “……”

    几个牧羊犬面面相觑,脸上更是一阵火辣辣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