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燃 奥尔良烤鲟鱼堡

第三章 故意的!

    银杏叶快掉光了,只余下光秃秃的枝干,蓉城的冬天不好过,西南这边的天气,夏天或许闷热像是蒸笼,过冬却就像是在打仗。

    湿寒的风往往带着穿透力,人穿着的衣物就像是城墙,要谨防那些渗人的寒风从衣物的每一个编织孔洞中偷来,寒气一旦聚集就占地为王,经久不散,然后向身体其他领域扩延开疆拓土。

    倒也不乏出现星期一操场升旗,全校学生校服里面都是毛衣羊毛衫,却独有校服里面只穿着一件T恤的猛人,于是一时之间引起一番轰动热议,人人竞相围观。

    十中的日子就是这样,其实没有那么多轰轰烈烈,有的只是惯常的生活。

    在期末考试临近的这段时间,学校很多活动都停了,姜红芍的羽毛球社自发组织的羽毛球的联赛倒成了目前课余唯一的活动。

    当然,有她比赛的场次,围观人众都是相对而言最多的。

    鉴于姜红芍的实力,还是有很多人想要来挑战的,叫得出名字的年级上就有张瑞国,李亚坤几个平时的“高手”,但最终实力都差上一筹,姜红芍仍然保持着最高胜率,这也变相带动了一些学生,私底下不管是求师学艺还是闭死关苦练,大概有人揣着想要击败她从而在她心底突开一个口子的想法。

    其实很多人知道姜红芍个性中有不服输的一面,如果真能从球技上击败她,可能真会让她刮目相看,这种办法未必不是曲线增加好感度。

    只是到目前为止,尝试过的人,都无一例外铩羽而归被她斩落马下,很多人是努力过后自叹不如,处于被折服的状态了。

    程燃也是广大“铩羽”大军之一,姜红芍握着拍子看他的时候,那种从容自信和她面对其他没有威胁的人的从容自信,是一模一样的。

    让程燃倒是有点牙痒痒,冒出过惩罚她拉她来当一对一单独练的念头,给自己喂招,那样自身球技可能会突飞猛进,但一想到即便有微末的可能可以胜过她,也是她教导出来的,程燃就打消这个想法。

    输人不输阵啊。

    ……

    秦芊那边,家里据说是缓过来了,毕竟是年级上经常在艺术节表演出风头的女生,对她一举一动关注的人也多,其实人本身也是这样,对于成绩好的,长得好看的,某方面有特长的,都会自发亲近,这是最朴素的见贤思齐。

    可经历了前前后后的事情,郭轶和秦芊之间的那些传闻,也渐渐没人再提了。大概都知道郭轶是没戏了,高中学生里本就有很多这类事情,男女生萌发好感,一时引得人们议论,但一段时间,过去就过去了。学生时期感情的萌芽,分分合合那是天下大势。

    只是程燃在教室里,时常能听到张平带来一些小道消息,“郭轶前段时间在操场找秦芊,结果她看都不看他一眼,郭轶那小子是彻底受打击了,这次知道自己完了,那之后也就识趣了。但两人这么彻底的分手了,一些个平时喜欢秦芊的,也开始冒头了。五班的赵航给她写了情书,她没回呢。四班那个学霸刘耀宇也透露出来喜欢秦芊,他们班有的女生在楼道那边起哄,吵死人了,我去吼了两句才给她们压下去。”

    程燃看张平拍着胸脯,知道那多半所谓“吼的两句”,也是给对方压制回来了的。

    程燃想数落张平两句一天关注八卦,但转念一想,实际上这也是大部分此时中学的氛围,都是青春年华,课业繁重,课堂间隙之余,除了游戏追星讨论题目,可不也就是看谁登对,打听这些。谁都有体育课跑圈时,只要到女生聚集的一边,就会不由自主加速的时候,也有放学时看到前方走着的那个女生,声音就会不自觉提升,和身边人大声说话的时候。

    秦芊还是会在固定的时段前去天行道馆打工,尽管这段日子程燃并没有在那边露面。

    他倒是并不觉得自己欠她,或者她又欠自己什么,听说秦芊家里的厂因为伏龙出事后,程燃想的也是利用其父,来提供打击雷伟集团的证据弹药。

    而秦芊去天行道馆打工,只是自己给她指得一条精神振作不自暴自弃的路。只是现在的风波告一段落,被浪花一时抛起来的人的生活,仍然归落于海潮中,冲击和影响,都需要一段时间的消化了。

    期末要快到了,假期也即将降临了,大多数学生都处于对于期末考试的准备和对假期的期许上面,很多人倒是提前邀约了暑假的玩处。

    这天上午的最后一节课,秦芊班里是体育课,最后二十分钟自由活动的时候,她就去了图书馆,其实她平时挺喜欢看小说,当然更多的是言情类的小说,这点十中图书馆比较好,很多此类“课外小说”也是应有尽有,当然今天秦芊读的是一本川端康成的小说《雪国》,正读到岛村二月十四和驹子相约来看赶鸟节。书比较致郁,秦芊昨天看了一段,今天接着。

    只是她穿着一件绿色开领毛衣,下身是灯草绒的休闲裤,坐在靠窗的位置翻书,已经有好几拨男生路过,甚至进门来打望又离开了。

    当然,秦芊也非对那些无动于衷,更多的还是把注意力放在看书上面。

    而这边恰好实验课提前结束的程燃正好走进图书馆,有时候在体育课和实验课提前结束的时候,程燃一般没事都往图书馆这边进来看看书,有时候很有收获,譬如看一些前沿科技类的期刊,或者时政类对未来的预测,总能从一个拿着结论的角度来看时人对于事物的分析的一些思维的纰漏和局限的地方,其实这种反思有时候很有意思,大有一种以史鉴今的感受,只是这个“历史”仅仅是他所掌握的重生二十几年的这段历程。

    进门的时候,秦芊下意识抬起头来,于是就和正看着室内的程燃眼神撞了个正着。

    那一刻,她感觉自己背脊都一时绷紧了。

    脑袋里忽然有些事物,正奔流出来。就像是那天傍晚,她拒绝郭轶的得寸进尺,争吵过后郭轶上了车把她丢在那个公园,程燃突然出现的时候。

    她记得当时自己是被程燃的言语气哭了的,但奇怪的是回忆起来记不得程燃训斥了她些什么,唯独有一点很清晰。

    嗯,他说包养自己的那番话……

    当然她并不傻,也知道程燃当时语境下的那番话,其实是在激她……但是,谁知道这个家里开了伏龙公司,平时一点看不出来是个富二代的程燃,内心深处会不会真有那样的想法?

    秦芊感觉到自己思维突然从眼前的书本抽离了,她攥着书页的食指和拇指都在停驻,因为她看到程燃向她走了过来。

    然后是程燃来到面前的抬手打招呼,“你也在啊。”

    “嗯。”秦芊保持着抬头的姿势,对他颔首一笑,只是她知道自己这个笑容,多少有点不自然……

    挥了手之后,程燃就和秦芊一错而过,径直到了她后面的书柜,看了一会,抽了几本书出来,然后……坐在了和她隔了几张桌子的位置上面。

    秦芊本身就很显眼,图书馆里有些翻书的男生,时不时会朝她所在的位置瞥上一眼。

    在这些目光中,秦芊好像变得有些超然。

    她看着书,可也能感受得到,斜对面不到十步的那张桌子,程燃也就坐在那里。

    秦芊目光看向窗外,直接能看到图书馆的大门那条必经之路。

    也就意味着,其实只要有人从那里过来或者路过,也能一眼看到在窗户边看书的她。

    目光从大门和那条路收回,秦芊再看向程燃的时候,眼睛已经弯弧起来,嘴角不经意划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他啊,是故意进来的啊……

    同时,她心里又生出一丝轻鄙。

    呵,和那些装作看书的人,又有什么区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