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燃 奥尔良烤鲟鱼堡

第一百五十八章 谁好看?

    有时候程燃觉得程飞扬也真是什么都说,难怪此前不接受采访,要知道谢飞白那个表姐王玉兰这么能挖,他怎么都会让自己老爸拒绝这场专访。

    程飞扬当然没有在专访里面涉及到关于伏龙公司的核心机密,战略口径之类,但关于自己这个他儿子的事情,则是竹筒倒豆子,当然为了保护当事人,不光程飞扬没有提及真实名字,王玉兰和报刊方面都不可能暴露程燃的真名,只是只要认识他们的人,当然这层保护就等于是形同虚设了。

    “还是觉得挺对不起他的,他妈那时候在外地还没调过来,跟着我,偏偏我以前老加班,不是出差就是关起门来搞项目,有时候回家一趟都是匆匆洗个澡换身衣服,结果那时候方便面刚出来,红烧牛肉味,他又喜欢吃,我就买了一箱放家里,要是我赶不回来给我儿子做饭,他就自己泡方便面。结果有天回来,他吃方便面直接给吃吐了……”

    “我自学上的大学,其实工科好,我儿子成绩小学到初中一开始成绩差,而且调皮,三天两头请家长,那时候也烦恼,怎么这小子就头脑不灵光,没继承到我呢,那一定是他妈拖了后腿,所以那段时期,我常和她妈吵架,跟他妈发火,别看我们俩交替着打孩子,可他妈还是心疼,有一次他考太差,我打他打得心脏病都快犯了,坐在地上捂着心口,他妈抹着眼泪在旁边说,‘你说你一个劲打他有什么用,人家院子里孩子要不有父母给辅导监督作业,要不在外面请家教补课,我一个星期回来一次,你一天到晚忙得见不着人,我们谁都没管他,他没学坏就已经不错了……’我那时候是气得又给了他几条子,说他还敢给我学坏,我不打断他的腿!但其实到后来,心里是有愧疚的。”

    “以前没干企业,公司效益又不好,家里穷,但有时候考好了,也会犒劳他,就是去吃顿鱼头火锅,哈哈,小屁孩嘛,好满足的很……不过,到现在为止,我家还保留这个‘传统’……”

    “我有个表,石英的,八年了,坏了又修,修了又坏,时间也不准,一直戴到现在,现在在外面别人会看我戴的表,会说程总你这块表有点老了,一定很昂贵吧,其实挺便宜,不值什么钱,却是他十岁时,主动把压岁钱拿出来给我买的……”

    “长大了,这小子就越来越不可爱了,有时候看着,从虎头虎脑变成了个游手好闲,跟小时候没法比……不过临近中考前夕,这小子突然回家来抱了我一下,从他六岁起,我就没抱过他了,跌倒了要他自己爬起来,想哭就给我哭个够再回家,那天还以为他在外又被人起伏了,后面发现不是……那一天,其实我眼睛都是红红的。”

    ……

    所以王玉兰对程飞扬的这场付诸蓉城商报的专访,程燃觉得简直是程飞扬爹坑娃大型事故现场。

    有关于自己小时候的糗事,简直就说了个酣畅淋漓,看那份报纸时他都是硬着头皮往下看,感觉这些个事情程飞扬是厚积薄发,憋心里已经很久了。

    好不容易算是接受了一回媒体采访,又不能透露公司机密,那也就随便找点能说的来说了。可这随便找点的东西,老爸你能不能有点谱啊,还有好歹自己也不是小孩了,披露这些过往糗事的时候能不能过问一下自己意见先?不能觉得不暴露真名那就什么都无所谓吧。

    基本人权怎么也要尊重一下啊。

    不过指望自己这个在家里独霸一方的铁血之主能尊重自己人权,还不如指望他明天就拨给自己两千万让自己去搞喜欢的创业不用追求个好大学了。

    程燃是搞得自己哭不得也苦中作乐不起来,然而心底还是有那么一些难以言明的酸涩情绪。

    有的事……久远到连自己都忘记了。

    但这个看着自己从小到大的人生,却注定陪不到最后的人……还一直会记得。

    ……

    不过这则专访还是给程燃带来不小麻烦,至少和他算是点头之交的过来嘘寒问暖都增多不少,程燃觉得就因为程飞扬的那篇报道,会不会大家搞得都以为他从小是受苦受难水深火热中过来的,还活着没跑偏如今还能在十中如此成绩,可算是奇迹了。

    而且同桌张平还特别感同身受和他找“共情”,“我也有过吃方便面吃到想吐的经历……不过真吃吐了,还是你的境界更高一点……”搞得程燃当时就想把他踹凳子下面去。

    晚自习前和姜红芍单独出去觅食的时候,老姜清浅笑道,“你爸上报纸了,都传开了,采访一下……什么体验?”

    程燃看着她这么一副虽然俏生生,但歪着头分明作壁上观饶有兴致的表情,就是很不爽啊,咂嘴道,“什么人都能采访啊,不是格子衫小短裙的美女记者,恕不接待。”

    老姜俏脸分明寒了一下,然后她低头看了一下自己今天穿的秋天小棉裤衬托的笔直双腿,抬起头方才的寒意乍现抖逝,换上如春天般温暖的笑容,“你先说,下次我再穿……好不好?”

    原本程燃预计可能会飞来一腿,或者锤来一记,那么这么一来话题也就被打岔了,自然就不会聊起让他觉得被老爸坑了一番的事情,结果老姜俨然压根不上当,这番表现,当得上忍辱负重,程燃都想给大拇指了。

    笑了笑道,“什么体验,就像是你老大一人了,还被你爸成天把小时候尿地图的事挂在嘴上,而且还给全天下的人说。你不会这么没义气的对吧,所以也给我说两个你的小时候糗事听听,当做交换。”

    姜红芍乾坤清朗的点头,“交换啊,当然好啊,我的糗事也多着,一时说不完,以后说吧……”

    “你要不要这么狡猾,什么都是下次……”看到老姜那副明媚眼睛一眨一眨就知道她避重就轻的本领本就是一流。

    然而接下来她的一席话又让程燃内心向阳花开。

    “不过我并不觉得有多糗啊,反而……挺可爱的呀。”

    姜红芍说了这话后就无话,从程燃的角度看过去她脸颊微红,此番风景,再多说半个字都是多余,所以程燃也适时闭上了嘴。

    两人并肩而行,走在爬山虎缠绕的琉璃瓦红墙下,有种馨宁喜乐在默然累积。

    然而片刻后,老姜开口,“为什么是小短裙配格子衫……”

    “谁这样穿比较好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