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燃 奥尔良烤鲟鱼堡

第六十章 人生回首是意外

    那天的最后吃饭结账,老板拿着一张菜品单过来说签单的话可以给你们打六折,秦西榛在那张纸上提笔写了自己的名字,老板如获至宝,“原来真的是……刚才我坐在那边一直不敢确认,我今天还看你的演出呢……就是电视台转播的。”

    南州卫视上秦西榛的音乐会只是娱乐时段新闻的一段报道,老板说的转播是南州电视台第二套频道。

    这个时候老板想起什么,还不忘补充一句,“我刚刚什么都没看见!”

    秦西榛耳根子浮着红晕,“不是你想那样。”

    程燃则对老板笑了笑说,“我是他弟弟。”

    老板一副我懂我懂的表情。

    2000年基本上是港城狗仔队职业辉煌和巅峰的时候,但这种氛围只限于港城,有那么多独立记者,还有靠花边新闻吃饭的各种周刊媒体,很容易能够形成一种社会生态,这时候的一个上了道的狗仔队,大概平均月薪能到两万港币,是其他职业记者的两倍,《苹果日报》《壹周刊》这种擅长捏造新闻恶名昭彰的刊物,每年可以给老板黎智英带来三亿港元收入。

    但这一套在内地并无市场。

    秦西榛其实这么素面朝天在南州大街行走,被认出来了也没关系,最多是有人过来要签名,这个没有可随时随地拍照发朋友圈智能手机的年代,很多事情没有那么复杂。

    所以到底还是没有发生秦西榛和程燃登上报纸,随后程燃被曝光天下皆知这种事情。

    后来是拍了拍屁股上尘土的二舅去取车,然后开车送了程燃回学校,再和秦西榛离开。

    秦西榛接下来还有巡演的第三第四场,分别在鹏城和蓉城。完成这提前一年和别人签订好的演出计划,然后继续她在产业上的开疆拓土。

    回铃音业务,被她称之为“炫铃”。

    程燃觉得也挺好,炫铃,听上去比彩铃还要更酷炫一点。

    今天的这个乍然而来的突发状况让程燃有些措手不及,虽然他知道在内地还不必担心什么爆炸新闻,然而毕竟风险还是有的,但秦西榛大胆到不顾这些风险的举动,还是让程燃觉得她仍然还是当初的那个秦西榛,并没有在纷繁的红尘中失去方向,虽然是别人眼里的大姐大甚至女魔头……实际上仍然真性情的行走世间,一如山海时那样。

    就是一只搬仓鼠嘛。

    ……

    不过这段时间,先是秦芊,后面又是秦西榛的到来,南州拿给大小二秦搅得水波大兴,程燃这几天经常午夜梦回的时候,都能梦到科大的桂苑专家楼,密密麻麻的爬山虎和有裂纹的墙体,前一刻还像是恐怖片,下一刻就被一种瑰丽的场景所替代,出来一套兔子装,赶得上九零年代录像厅里少儿不宜港片那种水准。

    程燃也是正常男人,不可避免也会想到峨眉山上和姜红芍爬山的那夜,两个人荒腔走板的唱明天会更好,最后相拥感知彼此体温的历历在目。老姜啊老姜,自己好歹是个重生者,两世灵魂在哪都有放飞自我的资格了,结果还是拿给你困于樊笼啊,这利息应该日积月累,利滚利,下次遇见,程大魔王魔爪可就没那么容易逃脱了,估摸着也就该有费玉清版的嘿嘿嘿看着办了。

    秦西榛南州之行后在蓉城电子科大的俞晓给程燃打过电话,说前不久去师大玩,和柳英联系了,一起逛了逛他们学校,吃了饭,还被她带着室友坑了买单,不过师范校的妹子不错,柳英那学校据说有不少知性美眉,就看柳英多年老友到底给不给力了。那顿吃饭还是有收获,估计俞晓大大咧咧请客的豪爽样子让柳英同寝女生第一印象不错,其中一个还跟俞晓加了Q友,最近和人妹子聊天,妹子挺活泼,聊得挺开心。

    不过俞晓这小子在科大也不是省油的灯,因为游戏打得好,在系里颇有威望,又加上不是冷酷大神反而够暖,所以系里不少女生还是知道他的,总之人缘还不错,这小日子过得舒舒服服。

    程燃笑道,“你这是迫不及待给我显摆你的桃花?”

    “哪里哪里,哥们这不是看你人在南州,老姜又在英国,怕没人跟你聊天说话,特此藉慰你的心灵嘛。怎么,最近很流行女生给男生织围脖,也不知道哪个台湾偶像剧看来的,老姜有给你织围巾不?围巾有没有用到不该用的地方……耶嘿嘿,要不然有没有送些贴心小物件啊……”

    “你现在圆润的住嘴,挂了电话,我们还是好朋友。”

    俞晓在那头肉麻道,“不要嘛,好歹死党,这么没良心!”

    他又道,“话说回来,秦老师的南州演唱会,你去看没有……我们一大群人是约好看蓉城场。想想真是,当初我们一中搞活动,大家搬椅子凳子,那时候秦西榛还跟我们一起搬着。她的音乐课也是人气最高,她进教室,就算上节课趴桌上睡觉的保管精神奕奕,下课多少人在门外去张望。想起来,好像还在昨天。”

    “是啊,还在昨天一样。”

    俞晓道,“哎别转移话题,你到底看没去看,该不会还是懒,嫌难得跑或者还要去抢票就没去吧?怎么说也是当年老师,而且人家当初还和你关系不错,可不能不记着情啊。”

    “哪能呢……演唱会结束还一起吃了个饭,聊了一会。”

    那头停顿片刻,然后传来啊啊啊跺脚蹦跶的声音,转过来是俞晓跑了音的高八度,“该不会……就你们两个吧?”

    “宵夜的时候是。然后结束了她让司机送我回的学校。”

    本来是大学小日子过得还算惬意的俞晓,突然很后悔打了这么个电话。

    多年以后当有人在论坛问你人生什么时候感觉被万箭穿心。

    他默然无言。

    ……

    清华里,从早上起来就赶上课,上午第一节几何代数,接着微积分,上午课结束匆匆去老师那里打印课件,接着吃饭,抓紧午饭后自习时间把作业做一些,然后下午观摩一个实验,吃了晚饭又抓紧自习时间做完作业,回到寝室听一个小时CNN英语,这个时候已经十一点,背半个小时单词,杨夏才赶着去洗漱,临睡觉前打开电脑,连上校园网,浏览一下BBS园地。看看往后学校有价值的讲座和活动信息,择时间参与。

    结果她手抖了一下,乍不注意瞄到了熟悉的字眼,回神看去,确确实实上面写着“天行清华社团广揽贤才!”,后面有个小标显示出它是最近留言数比较多的帖子之一。

    杨夏正了正神,打算继续往下拉看校园信息,但往下拉了两页后,往下浏览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她最终鼠标上移,点开了那个帖子。

    果不其然,在上面做得很漂亮的PPT宣传界面下方,她看到了让她眼睛蓦然睁大的联系人名字。

    “秦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