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燃 奥尔良烤鲟鱼堡

第八十一章 小骄傲

    一路上大家都很踊跃,甚至争着表示要请客,兄弟媳妇儿到访,一般来说大家都颇为殷切,更别提来的是程燃那个传说中的学霸女友,当然学霸这个意义在科大里面,就意味着学霸中的学霸的意思。一山还有一山高可能,但颜值往往是和学霸程度成反比,大家本来是不太期待的,谁知道当姜红芍到来后,可以说让众人观念顿时打了个颠倒。

    当然一众人也没有那么没眼力劲,前往饭馆的路途中还是把两个人的空间留了出来,只是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有些事还是不方便进一步做。

    然而说到底他对老姜先前的那席话是真的。这是他熟悉不过的科大,这里也有他曾经经历过太多的惯常的枯燥和平淡生活,他经常在楼下的那家小卖部买早餐,拿着吃走过那条可以看到半月形下沉操场的路,他经常去的图书馆,踢球的球场,可以抄近道去教学楼的翻坡路,这些本来无人会关切的事物,却会在你的述说下,身旁女孩目光里露出的感兴趣,都让这一切有了与众不同的意义。所以姜红芍回国之后的到来可以说是一个创举,打破了曾经不曾有过的界限,科大那些平常的校园,似乎也因此多了一层不寻常的光景。

    似乎都可爱了起来。

    而且虽说彼此间都没谈,但初见面时的那一幕还是留存两人脑海,因此生出了一些奇特的情绪。这不看老姜其实脸一直红扑扑的情况就知道了,这是一直在客场作战苦苦支持啊。

    本是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兴许所有的久别重逢都会如此,多少最初会有陌生又熟悉的生涩,期许,一定的距离和矜持,但紧接着程燃就在两次试探后,尾指扫过姜红芍手背,然后勾过她的小指,再攀过去整个手五指扣住了。

    “这就是你说的那条蔓藤堡坎路啊,的确很特别……”先前两人还像是一个参观者,一个向导般规规矩矩介绍科大内景的状态,姜红芍这样给予反馈,紧接着就被程燃这私下的作业使得声音顿止,眼角扫了他一眼,两人也不说话了,沉默牵手而行。

    前面的,后面的不少人看到了,都朝两人投以心照不宣的各种傻笑贱笑。

    ……

    一路来到吃饭的地方,可大部分都是男生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张静和室友柳雯宜郝倩也闻讯赶来了,见到姜红芍的时候张静愣了一下,身边的两个朋友也在张望后锁定了正主。

    八教楼发生的事情还是被朋友传到她们耳朵里的,毕竟现在程燃这边的朋友她们认识的也不少,郝倩立即把前线第一手的信息汇报告知张静,然后在向409寝室的李维确认的时候一并表示她们女生也要过来参加。

    其实倒也并不是真有什么心思,只是最初时因为张静和程燃之间被很多人看好,而程燃那位远在天边的“学霸女友”更是云蒸雾绕,自然存在感就没多少,而且谁说这种事情现在就一定板上钉钉,旁人不能插手了?当然张静并没有过于表明这样的意图,但是旁人看来以张静的优秀,再加上和程燃的经常相处,很难说程燃不被吸引。

    张静一行到来,郝倩则首先兴冲冲对程燃道,“程燃,可以啊你,听说你今天表白的排场很是轰动啊!”

    今天这事正在快速蔓延,不出意料过不了多久科大那些个宿舍楼里,很快就口口相传人尽皆知。

    男生们先坐在一团,把姜红芍旁边的位置留了出来,张静一行女生就在姜红芍身边坐下了,当然在最初时短暂的一愣后,张静又回复了几分平时那知性处事圆融的学姐模样,大气道,“平时一直听程燃说起他女朋友,今天终于见到了,今天我请,谁都别跟我抢。罗老板,把你的菜单给我,我点你这边的特色……”

    然后众人就看到张静大手一挥,一连串点了差不过半本菜单的菜,一干人等在苦劝够了够了之下才收手,然后又给男生点了啤酒,张静单手把菜单拍桌子上,转过头,“红芍喝不喝红酒?我陪你?”

    在姜红芍表示不喝之后,张静才把菜单给旁边赶着写报单的老板递过去,笑道,“那就来这些!”老板拿过菜单还在那边对着铅笔钩下的菜谱继续写。

    旁边409的王新博和李维对视了一眼,王新博小声幽幽道,“有没有感觉有点可怕。”

    李维点点头,“瑟瑟发抖啊。”

    ……

    其实这顿饭吃到还是比较融洽,众人大多也都是在说着关于程燃在科大的那些个轶事,姜红芍也更多的对这些感兴趣和打听,这些有的程燃只是跟她私下聊天的时候提过,具体细节,自然不如他们这些亲自经历过的同学朋友来的清楚。听他们表达程燃新生典礼演讲,他在成立天行社之前,在寝室里给大家讲各种国际风云局势秘幸,后面才鼓动忽悠了大家建立了一个社团,听得姜红芍都忍不住扭头看程燃,眼瞳流波中存着笑意。

    那些都是让她对好久不见的程燃感到惊奇和讶异的经历,原本她在回国之前还对自己顺利升学和积累的自立经验感觉到算是有那么一些成绩和凭依,都是在见到程燃之后可以对他提及的,属于自己的那么一点想在他面前展露的小虚荣。

    然而眼下,听着一个又一个科大同学口中说出的关于程燃的那些事迹,姜红芍也是微微怔神的。

    “当时他跟我们说美国总统大选骷髅会内斗,结果十一月份,果不其然阿尔戈尔最后反弹布什家族,佛州重新计票!我们都傻眼了!”

    “他拉到了演唱会的赞助,我们就在学校大张旗鼓宣传,校方因此对我们相当不满!认为过分进行商业活动!可秦西榛南州演唱会当天,那场面红芍你是没看到,乌泱泱的啊,全校不知多少师生出动,人山人海……”

    “天行社活动场面也很大,集成电路设计大赛,生生凑出了十几个背后站着各类老师的参赛队,现场就有教授亲自给各队指导,当时的举办相当成功,阵仗可谓是一炮打响!媒体报道上了新闻,第二届要扩大到南州所有大学,我们计划把发源于天行社的这个集成电路大赛,推广到全国去……”

    “后面我们得罪学校,这里面水很深……总之被监督审计,程燃一力扛下来,峰回路转,杀了个回马枪……只是和黄副校长恩怨大了,黄培校长连实验室经费分配权都没争到!看着吧,后续还不知道闹什么幺蛾子……”

    “我们都不知道他是怎么和CQ的李明石达成协议的!真是深藏不露啊……”

    每个人口中的程燃,都风采不凡。

    每个人说起他事迹的时候,都眉飞色舞,唾沫子横飞。

    姜红芍突然感觉到,怎么办自己那点想对他展现的小成绩……好像和他对比起来,有点不够看了。

    这可是人称“姜哥”的她从未有过的窘迫和不安。

    然而心底却又忍不住在这些同学友人们对他的所作所为的那种讲述的语态神情中,感觉到与有荣焉的,生出一些个小骄傲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