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尘骨 林如渊

第三百八十七章 天真

    大婶已经绝望得心如死灰,可是她依然不甘,尽管她知道之所以有这样的结果,是因为当初她挖出了那少女的骸骨,俗话说种什么因得什么果她算是明白,只是这个果太重了,太痛了。

    五个儿子啊,让她足足的经历了五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丧子之痛,她这一生的心血几乎耗尽了,而到头来却告诉她连那个五个儿子都不是她的儿子,这叫她怎么接受?这是梦,这一定是梦,一个可怕的噩梦。

    “秦老板……”大婶闭上了双眸,脸上的皱纹纵横成沟壑,挂满了泪痕,她声音颤抖着说道:“秦老板,您说的那些我全都听不懂,我只想问您一句,我的命能不能换给我儿子。”

    “不能。”

    “为什么不能?你看他确确实实存在的啊!”大婶激动道,“就算是那丫头转世投胎的又怎样?我儿子他实实在在的存在啊。”

    “他只有肉身,没有灵魂。”

    “那把我的灵魂给他!”

    “你是你,他是他。即便有法子把你的灵魂换给他,醒过来的依然还是你。只不过你从此有了一个年轻的少年躯体罢了。”林苏青有条不紊道,“何况,我不能这样做。”

    “本姑娘的时辰就要到了,没工夫同你们扯下去,后会无期!”那少女作势要走,被狗子一个眼神镇得不敢动。

    “你敢?你跑一个试试?”

    少女忿忿不平道:“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你们作何阻碍于我!”

    “不需要理由。”林苏青负手而立,气宇轩昂,“大婶出钱请我们办事,我们自然要给她一个交代。何况你为了一己之私已经伤害到了他人,我们本也应该惩处你。”

    “那也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少年厉声一喊,旋即向林苏青袭击去,她辨不出林苏青的气息,料他不过是个小有道行的嫩头青罢了,她打算得很清楚,厉害的应该是那头会说话的红毛狗妖,所以她一出招先攻击那青年,那红毛狗妖势必要去保护他,然后她立刻假袭大婶,打他们个措手不及,然后趁乱逃出……

    一切都盘算得清楚,可孰料她厉爪向那青年袭去,那红毛狗妖原地不动,而那青年更是半点怯她,完全没有躲闪的打算。

    “哼,想吓唬我!”少女心道,扭头就往门外跑,怎料她方刚冲门口调转方向,那门砰地一声就关上了!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她即刻用了全力向林苏青飞扑去,阴冷的煞气冲面而来,而就在她的厉爪在距离林苏青不到半尺的距离时,林苏青一个侧身擒住她的手臂反手就地一摔,像装满土豆的麻袋似的砸在地上,孤魂野鬼居然摔出了重量,连她自己都惊了一下。

    她挺身爬起来,作势要穿门而出,被门上一道封令击退,一个后仰跌在地上。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少女瞋目切齿道。

    “对付你轻而易举的人。”林苏青一脚踩在她的手背上,仿佛踩住了她整个灵魂似的,她顿时趴在地上动不了身,“从实招来。”

    “你不是全都知道了吗?我不过是借了她肚皮轮回做阵,为了不进阎罗殿不被审判!为了不走奈何桥不喝孟婆汤!为了不忘前尘不忘往事!我都说完了,还要我说什么!”少女使劲儿挣扎,可是林苏秦的那一脚像是有千斤重似的,怎样也抽不出来,甚至连她整个灵魂都像是被千斤巨鼎压住了似的。

    “你有何不能忘的?仇恨?还是恩义?”林苏青波澜不惊的问道。

    “哎哟!”那少女意外,都死了一百多年了,居然能感觉到疼?她不禁诧异难道是因为她修有所成,即将修成实形了?可是普通人连看都看不见她,不可能修成实形了,难道是这个帅大哥真的不一般?

    见她半天不答,林苏青脚下碾了碾她的手背,疼得嗷嗷直叫,忙不迭回答道:“都有!都有!我欠了隔壁老头子的恩义,我答应他转世投胎以后逢年过节都给他烧金银珠宝,给他烧好看的丫鬟,给他烧大房子和高头大马!”

    “你借大婶的肚皮进行五世轮回来做阵,你的目的不止是为了越过阴司私自投胎,你一连五世都特意只做男胎,是为了洗去在命簿中的记录,来世要投一个男胎。是何缘由?”

    “做女胎要被溺死!我不是白费这么多功夫白投了!”

    林苏青大吃一惊,疑惑道:“溺死?”

    “当然!人人都只想要儿子!生了女儿不是扔了就是杀了,投在穷人家的话还有可能被易子而食!我不想再做女胎了!”

    “你……生前经历了什么。”

    “我经历了什么关你屁事!我连阎王爷都不想告诉凭什么告诉你!”

    “我说我说我说,哎哟哟哟……”

    林苏青用力碾了碾她的手背,听他连连叫痛,他便松开了她,少女一见他挪开脚,一骨碌爬起来,从肩头揉到手指头,嘟囔道:“我、我什么告诉你,你放了我行不行?”

    “不行。”

    “那我不告诉你!”

    林苏青目光不冷不热的斜过去,那少女冷不丁打了个冷战:“我说,我说,我说……”

    少女的神情很是回避,眼睛不住的扎动,看得出她极其不愿意回忆这段往事,她说话时也再没了方才的灵气。

    “我没出生前,家里都以为会是个男胎,可是谁也没想到生出来是个女胎,我也不是故意的啊!要是我自己能选的话,要是我知道他们想要儿子想要男胎的话,那我就不投他们家啊,我是没得选啊,我一睁眼我就生在他们家了啊。那、那既然生都生了,总不能把我塞回娘胎里去重新生对不对,就算塞回去重新生,那也还是女胎啊,他们既然生了我这个女胎,那说明是他们名簿里注定了他们就该生个女胎啊对不对,就算不是我也会是别的女孩儿投来对不对?我没有做错什么啊对不对?”

    少女假装已经释然,说得轻描淡写,可是已然不由自主地热泪盈眶,林苏青看在眼里大概能猜到她生前经历过什么了。

    “我本来就没有错啊对不对,而且我从小就特别听话,听别乖巧懂事,让我干嘛我就干嘛,让我不干嘛我就不干嘛,生怕做错事,生怕惹他们不高兴……”鬼也会难过的,死了并不会一了百了,伤心与难过都不会留在躯体里,就算死了也会跟随着灵魂。

    她声音略有哽咽,她立刻憋了回去,继续道:“可是他们还是不喜欢我,说多我一张嘴浪费粮食,我吃得也不多啊,我喝粥都只敢喝一碗,我也不敢浪费粮食啊,我都是数着米粒喝的,每一粒米我都认真地嚼了,我没有浪费啊!”

    那大婶听得都震惊了,她又落泪了。

    林苏青看着那少女,不动声色算了一下时辰,问她道:“后来呢。”

    “后来……有一天睡觉前,他们要喂我吞石头,我不敢麻烦他们,怕他们生气,我就接过来自己吞了……然后他们就和我玩,用枕头按住我的脸,可是我好难受,我喉咙堵得也好难受,我喘不上气来,可是他们还是要跟我玩,我想告诉他们别玩了快拿开枕头我呼吸不上来了,可是我又不敢说,我也不敢动,我好怕他们生气,我怕他们又要打我……”

    不忍卒闻,林苏青唇角牵动,佯作不冷不热打断道:“这就是你不惜做阵,执意投男胎的原因?”

    “对啊,我什么也没有瞒你,你可以放了我吧?”少女可怜巴巴的望着他,“巳时就快到了……巳时不走的话,我就前功尽弃了,一切就要重来了……”

    “听起来你连投在谁家都找好了?”

    “投在我父母家啊,虽然他们已经死了,但是我可以投在他们的子孙家,我当初不是故意要投个女胎的,我也不知道他们那么不喜欢女胎,我欠他们家一个儿子嘛,我这就去还去……”

    这时候那大婶颤抖着声音道:“好孩子,你不欠他们,是他们欠你。”

    “好孩子?她害了你一辈子,你居然叫她好孩子?”狗子无情道。

    林苏青叹道:“你的父母生了你又害了你,你觉得欠着他们一个生养之恩,你觉得你生是女胎让他们不高兴你对不起他们,你要还他们,那么我问你,你为了做阵害了这位毫不相干的大婶,你让她空欢喜一辈子,难过一辈子,后悔一辈子,那么你欠她的,你打算如何还呢?”

    “我欠她了吗?她挖了我的坟,是她该的。”

    “你觉得这都是她应该还你的?”

    “当然!”

    “那好。”林苏青解开大婶身上的定身咒,大婶的身体紧地一垮,她顿时明白自己的身体能动了,还没等她缓过劲来,林苏青递给大婶一张符箓,不咸不淡道:“大婶,她现在就要去转世投胎了,我白天时在她葬身之处设了机关法术,您只要撕了这张符箓,那边的机关便会立刻启动,至于她,便会立刻魂飞魄散。”多的他再不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