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尘骨 林如渊

第五一八章 被百晓生看破身份

    再如何强大,也很难做到事无巨细。这丛看上去普普通通,然而实际上别有洞天的灌木丛,便是林苏青与清幽梦他两个的百密一疏。

    “也不怪你们无法一眼看出它古怪来,是它的确不好认。”百晓生扯了扯脖子上的灌木丛,而它看似像普通的灌木丛那样抖动着,可实际上却依然紧紧捆着百晓生的脖子,纹丝不动。

    “是居士的仇家所为吗?”

    “不不不。”百晓生不停地摆摆手,“是白泽神尊,他处处设置了陷阱,就等着我自己踩呢。”

    原来是白泽神尊追弄他的玩笑。

    仿佛一眼看穿了林苏青与清幽梦所想似的,百晓生连忙再度摆摆手,说道:“不是你们所想的那样。神尊他云游天地,处处随手布施的陷阱,其实都是在考验我呢。”

    “考验居士能否料中陷阱而不中计?”

    “是呢。”百晓生无力笑道,“可我回回都未能料到。不过,能料到才奇怪了,我若是能成功避过免受捉弄,那断然是白泽神尊故意为之。除非他故意让我料中。”

    谁让他是白泽神尊呢。

    “他这样做也是为了鞭策你勤勉,否则,你闲逛五湖四海若懒怠于修行,恐怕就做不到百晓生了。”清幽梦貌似不经意的说道,却说得百晓生讪讪的笑。

    “不愧是幽冥双神之女,脑瓜子转得挺灵的。”

    夸的是清幽梦,而林苏青骄傲的挺起了胸膛。

    “你脖子上的这东西能取下吗?”清幽梦不理会百晓生的褒奖,只关心着如何给百晓生施一恩,好利于之后的询问。

    “有何不能。”百晓生咧嘴笑道,“只是考验我能否料中躲过,考的是脑子,又不是考验我别的本事,如果能找对方法,它也不过是一丛寻常草木而已。”

    清幽梦不以为然的瞥他一眼,所不以为然的倒不是他百晓生,而是他所说的那句话。

    “那居士您想到取下的法子了吗?”林苏青瞧着他脖子上圈着的好似围脖似的一丛小灌木,怎么瞧怎么普通,竟能随受困者的变化而变化。

    “应该是有机关的,上回我被荆棘缠住了脚,就是因为破解了机关才卸来的。”百晓生愁眉道,“否则刀枪不入,水火不融,只能使我自己受苦受难。”

    说到机关,林苏青顿时来了兴致。他承载了那位老前辈毕生所学,除了偶尔自己布设布设机关,更多的学识却无用武之地。

    “可是这回缠在我脖子上,我自己完全看不见呢,连头也不能低,扎得下巴疼。”百晓生指着自己脖子上所缠的灌木丛“围脖”道,“要不你们两个过来帮我看看?”

    林苏青跃跃欲试,清幽梦暗中牵住他手肘处一点衣袖,疑心百晓生另有打算。他想来想去,俄尔握住她的手,点了点头,示意她道:“我去试一试。”

    他方迈步上前去,清幽梦的垂下的手便翻转,掌心向后,于掌心悄然召出一枚蚂蚁般大小的暗器。

    百晓生看着走上前来的林苏青,玩笑道:“能够有机会观摩白泽神尊所设的机关,是百年难得的福分呐。”

    “三生有幸。”林苏青目向他微笑着,恭敬地拱了拱手,随之便满心满眼只有他脖子上的那一圈灌木丛了。

    为了全面了解,他一边仔仔细细的观察一边绕着百晓生,不知道走了多少圈了。

    无论怎么看,它看起来就是一丛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得灌木丛罢了。

    而百晓生就直挺挺的立着,任他观看。等了他半晌,还是忍不住问道:“可有什么发现?”

    林苏青无奈的摇了摇头,它除了小于普通灌木丛以外,看上去真的与寻常的灌木丛无异。

    百晓生见他一筹莫展的样子,说道:“眼见不一定为实,要么你上手试试?”

    说得有礼,但凡机关暗玄,奇门遁甲,概不会让人一眼就瞧出端倪来。

    见林苏青迟迟不动手,百晓生笑道:“不必敬畏我什么,我一来不是仙,二来也不是神,你就当做路上偶遇的一个受困的路人,你狭义心起,帮忙解围。你帮我摆脱这玩意儿,我还能说你什么不是么?”

    “得罪了。”

    语罢,林苏青便一点一滴彻底翻检,可是无论从各方各面去察验,都不过是寻常得不能再寻常的植株罢了。

    倘若排除它太小,之外从植物学的角度挨次对比,它也只是一丛普通灌木。

    百晓生瞧他翻来覆去,反反复复的尝试,仍旧是毫无头绪,仍旧是一筹莫展。

    “有没有什么法子,能让一样东西看起来跟真的似的,真的让人分不出来?或许它就是一丛真的灌木呢?”

    百晓生的话音刚落,林苏青登时一怔。

    “没关系,你解不开这个也没关系,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你不必紧张。”

    “不是的,在下不是紧张,在下是吃惊,居士您的话点醒了在下,简直醍醐灌顶!”他兴奋不已,再度出手,而这次,不是扒着小小的灌木丛毫无遗漏的察验,而是仅屈二指点上灌木丛,心中诀法一过,那缠绕在百晓生脖子上的灌木丛霎时间不翼而飞,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

    百晓生目光一亮,好哇,果然是你小子。

    清幽梦震惊不已,不禁赴上来问道:“你是如何做到的?”

    “这丛灌木丛其实……”林苏青话到口中戛然而止,糟了。

    百晓生没安好心似的偷偷笑了笑,等待着他应对。清幽梦再不济也不可能瞧不出他此时有事想隐瞒。

    “其实什么?”

    心内如有万马狂奔,踏得他紧张又急促。

    “其实是我同他开的一个小玩笑。”百晓生笑道,在林苏青与清幽梦不同的疑惑之中,他早有准备地说道:“哪有什么灌木丛,不过是幻象罢了。”

    “幻象?”

    “对啊,我施的幻术,一碰就消失的幻术。”百晓生眯着眼睛笑说,趁机以余光观察着林苏青的神情。

    清幽梦将信将疑道:“却不知昆仑居士居然还修行了幻术。”

    “你既然能立刻知晓我乃百晓生,必然也该晓得我本来自妖界吧?”

    “幻术乃妖界术法,却不是寻常能修,乃是王室专术。”百晓生的回答显然无法令她信服。

    “可是后来不也被子夜元君习去了么?”百晓生以眼尾余光令人毫不察觉的瞥了林苏青一眼,接着说道,“不仅如此,子夜元君还将这个术法带去了三清墟,作为天瑞院专术了呢。从妖界祈帝许可了子夜元君,自此幻术早已不是妖界王室之专术了呢。”

    清幽梦质疑不减,继续质问道:“却也不是谁也能学的。”

    “你既然尊我一声昆仑居士,亦知晓我乃白泽神尊亲传弟子,试问又有什么是我想学而不能学的呢?”

    众生皆知白泽神尊之神威,而白泽神尊的亲传弟子,究竟如何厉害,谁也不知谁也不晓。

    “那我没什么好说的了。”清幽梦只好作罢。

    林苏青始终不敢接话。

    灌木丛乃幻术所化不假,然而,方才却是他破解了幻术,而非百晓生所为。

    他不明白,那丛灌木丛真的是白泽神尊所设的?还是如百晓生所说的,是他百晓生专门设来捉弄他的?

    可是,灌木丛乃幻术所化是确实,而此幻术是我所破解,也是确实,百晓生为何帮我隐瞒我会幻术的事实呢?

    林苏青躲避着清幽梦的目光,悄悄看向百晓生,他依然谈笑风生,用各种方法说服清幽梦。

    现今,又多一个知晓林苏青还活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