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尘骨 林如渊

第五三九章 凶险,妖界有内叛!

    告诉她发生了什么?

    林苏青喉头牵动,其实他也想有谁来告诉他,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我比你更想知道真相。”

    他将清幽梦从怀中松解,抚摸着她挂满心酸泪的面庞,依旧精美骄妍,“你别难过,待探查完究竟,我们坐下来慢慢说。你想听什么,我一概都告诉你。”

    她点了点头,闭目调整了呼吸,再睁开时,眼神重新变得凌厉,说道:“我的伤不要紧。你想做什么,我都陪你。”

    “嗯。”

    感谢的话,在他们之间显得尤其多余,只一个眼神,彼此便全然了意。

    妖界有大秘密。如果祈帝遭难的消息被放纵出去,只怕要天下大乱。

    他运功替清幽梦疗伤,暂时收住了伤势。她非寻常修行人,只要伤势没有持续恶化,便会逐渐恢复。

    这一点,同他挺相似。或许是鬼族与魔族的共性吧。他抚胸摁住了体内的那一阵阵试图冲出牢笼的躁动。方才厮杀太烈,竟险些让“他”兴奋。

    “我们去玉泉宫。”他道。

    妖界的风忽然裹挟着丝丝腥味,不知是历来如此,还是只是现在如此。

    大千宴他见过的祈帝,静和如风,那时候的祈帝特地隐了身形前来,虽然只和他简单交流了几句,但他足够能感受出祈帝大约是一位怎样的尊者。

    现如今,这位令三界敬仰的妖帝,正被围困于玉泉宫中,沦落至被噬魂兽看管……

    呜呼哀哉。

    迷谷在身,心之所向,即是方向。

    他随心而行,清幽们则紧紧随着他。她没有发问,为何会知道方向。

    可当行着行着,他心中对方向的感应突然开始迷茫,仿佛迷谷树枝犯了困惑,失去了方向。

    “怎么了?”清幽们讶异。

    “玉泉宫应该就在这附近了。”他抬袖拂过清幽梦的面庞,略施法术给她换上了一张面容,随即也给自己换上了新面容。

    此去必当凶险,而他们两个的面容都不宜显露。

    他们摸着丛林,悄然潜行,抵达玉泉宫时,远远的就看见里三层外三层的看管,所有守卫都全副武装。

    而这些看管的守卫,竟都是妖族。

    “果真是有内叛吗……”林苏清喃喃低语,在他身侧紧贴着他隐匿的清幽梦全然听了去。

    她扫视着那些看管守卫,以内功传耳道:“全都是高级别的妖卫,叛贼应当出自王室。”

    “王室……”他第一个想到了那位投毒的妃子,猛地又想起百鬼称呼的汐娘娘……

    “妖界除了祈帝,有一位最当权势的王赟(yūn)王。据传闻,妖界三十六洞洞主,有一半暗中都听从岱王差遣。”

    赟(yūn)王,当初刚遇上夕夜时,与这个赟(yūn)王有过一面之缘。虽然只有短暂交手,但是赟(yūn)王说带给他的感觉就不太妙,那可是个狠角色。

    “幽梦,这个赟(yūn)王你了解多少?”

    “不多,妖界本身就不太外显,外界很难对妖界有多少了解。”清幽们想了想,忽然想起来,连忙说道:“不过……”

    “不过什么?”

    “我不知虚实……”

    “但说无妨,或许可以作为参考。”

    清幽梦犹豫道:“传闻中……祈帝与唯一的妃子汐娘娘,并不亲近,甚至十分冷落。属于千百年不见一面。而赟王却与汐娘娘往来甚好,汐娘娘在妖界多承蒙赟王照拂。”

    “他们……赟王与汐娘娘他们两……”

    “不好说。”清幽梦冷面道,“没有确凿证据能够证明他们两个有染。”

    要不要告诉她,无肠公子空城临死前曾经透露……祈帝的妃子向祈帝投毒了醉月雪芽,致使祈帝深中醉生梦死之毒……

    这世间无解至毒,是他身边的妃子说投,而这位妃子……

    罢了,多想无益,他观察着层层叠叠的守卫妖兵,以内功传耳,肃然道:“看管甚严,我们须得尽快找出这些守卫的破绽。”

    然而这些层层复层层的看守妖兵训练有素,几乎不留空档。

    并且,此间阵法遍布,稍有风吹草动,也会触动阵法。

    妖卫兵众多,调虎离山是行不通,只会打草惊蛇。阵法布施复杂,亦是层层叠叠,不可贸然去闯。

    “听百鬼所言,祈帝十分虚弱,我们必须尽快寻找到突破口。”

    听出了林苏清只言片语之中的焦急,清幽梦皱眉担忧道:“我虽不知你与祈帝有何渊源,但是我……我不赞成你闯玉泉宫。那些都是高级别妖卫兵,个个都是以一敌百的好手。而且……还有各洞洞主亲自加持的阵法……”

    “各洞洞主?你是说这些阵法出自三十六洞的洞主们?”

    “嗯。”

    “太好了幽梦!”林苏清猛地一个激灵:“你可识得出分别出自哪些洞主?”

    清幽梦无力地摇摇头,忧心忡忡道:“我只知道阵法出自三十六洞洞主,却识不出出处。”

    她悄悄示意道:“你瞧,那处冲阵,强劲有余,大有金刚不破之势,是其一;紧覆的那一处,变化缚阵,阴柔多变,凡是入阵者,无论发挥多么强盛的修为,也会如同一拳打在棉花上……这就能判断出应该出自不同洞主的手笔。”

    原来是依据阵法属性来区分的……经她提示,林苏清大致数了一数,登时大吃一惊。

    仅仅目前目光所及之处,就有将近十来位洞主的阵法……

    与此同时清幽梦也有了这一发现,她冷目道:“如此多位洞主叛变,要说与那赟王没有干系……哼。”

    正说着,林苏清猛地被一个身影惊住了目光夕夜!

    只见夕夜如履平地,畅通无阻的穿过了重重妖卫兵与阵法,进入了玉泉宫……

    “那是……”清幽梦亦是一惊,“那些妖卫兵并不拦他,阵法也没有反应……”

    “夕夜……”

    “夕夜?”清幽梦虽与夕夜打过照面,但对他不算熟悉,因而没能一眼将他认出来。

    林苏清心中复杂难以言喻,自大千宴一别,这是他们头次再遇见。

    不怪清幽梦未能一眼将夕夜认出,即便是他,方才那匆匆的一眼,也不大确定。

    昔日率真肆意的少年,今下面色如霜,混身散发着一股冷厉气,宛如换了一个人。

    不见的这些年夕夜都经历了什么?

    林苏清蓦然回想起,在初遇夕夜的那日,赟王紧追其后要拿他回去,却在后来纵他出了妖界。

    传闻赟王与夕夜的娘亲汐娘娘关系甚密,那么与夕夜之关系……

    “夕夜出入畅通无阻,他定与叛贼有关系。”清幽梦握紧了拳头,系于腰间的骷髅鬼鞭感应到她的情绪,也微微震颤。

    “据我所知,夕夜十分敬仰妖帝。现在疑点重重,我们不能仅凭着蛛丝马迹就立下判断。”

    玉泉宫守卫森严,高等妖卫兵层层交替,每一队列都有自己来回巡守的范围,几乎不留空隙。

    而躲过妖卫兵不是太大的难处,难的是怎样才不会触及那些阵法。可要想进入玉泉宫……

    “等等!那些妖卫兵的步数范围……”林苏清惊觉道。

    以免自己判断有误,他反反复复的数着各列妖卫兵的步数,恍然大悟:“那些妖卫兵的巡守范围之所以是固定的,是因为……他们的某一队伍,只能在某一阵法之中。”

    清幽梦听他如是一说,便也开始数着步数观察。眼见着各队妖卫兵即将跨过一个阵法时,便立刻转身巡回原路。

    “他们似乎不可以跨越阵法……”清幽梦揣测道,“而夕夜可以完全视若无睹,如履平地。那么他们身上或许有通过阵法的秘密。”

    就在这时,夕夜从玉泉宫中出来了,只见他刚迈出玉泉宫,步子便是一顿,视线朝这边看来……惊得林苏清与清幽梦慌得往后躲。

    不对……他们两个一直是以内力隔空传耳,唯有他两个能听见。夕夜不可能听得见动静……

    难道这边方向还有谁在?

    林苏清不动声色,运转手腕于指尖轻描出一只飞虫,点了它出去探寻四周。

    怎料!那只飞虫在飞出去几步远,忽然调转方向,朝玉泉宫方向飞去……清幽梦不由得瞪大了双目,忙示意林苏清制止。

    可无论林苏清如何收法,那只飞虫就是不化散,并且笔直的朝着玉泉宫而去。

    是有谁移花接木了!

    此飞虫已不是彼飞虫!

    可是,这是天瑞院幻术,此是妖界,有谁会天瑞院幻术?难道是……

    那玉泉宫内有会幻术者?!林苏清惊得倒抽一口凉气。

    “我们被发现了?”清幽梦诧异无比,直望向林苏清寻求下一步指示。

    万万没想到,妖界有善幻术者,并正身处玉泉宫中……

    “林苏清!你看!”

    清幽梦的声音猛地在耳边惊起,他连忙看去,只见那只飞虫在即将触及阵法布设之处时,猛地化散,如一缕薄烟,轻易不被察觉。

    幻术说幻之物,除非施术者化散,否则必是受到了致命攻击。而此时此刻的飞虫,并未遭受攻击。

    “是暗示……”他低声道,他方才想着,倘若飞虫能穿过阵法与妖卫兵去往玉泉宫宫内,那么幻术即是突破手段。可谁知道飞虫在即将触及阵法时便被接管者化散了。

    于是,他立刻又于指尖幻化出一只飞虫,指向玉泉宫方向,却在飞出去之际,刹那间又感应到飞虫被移花接木,并且在即将触及阵法之时被化散。

    紧接着他再次幻化出一只,一当感应到飞虫被接走,他立刻又掌控回自己手中,指令飞虫飞向玉泉宫。

    如是再三,飞虫依然被另一股力量控制并化散。这股力量明显强盛于他,他无法始终操控飞虫。

    眼见着他如是操纵几回,清幽梦忍不住问道:“如何?”

    “玉泉宫内,有善幻术者掌控了我的飞虫,想来是在暗示我们,宫内情形更为凶险。”

    “暗示?”清幽梦从开头就不了解情形,此刻更是一头雾水了,“玉泉宫中有你的旧友?却不是夕夜……那还有谁?”

    “祈帝……不过我只是猜测。”

    “祈帝?你认识祈帝?”清幽梦说着暗自嗤笑自己,道:“你认识祈帝也不足为奇,毕竟你们连容貌都近乎一模一样。”

    “这个说来话长,往后我会一一说与你听。”

    林苏清无力,当如何与她解释,我的幻术师承天瑞院,而天瑞院的掌院先生乃是子夜元君,这位子夜元君是丹穴山的太子殿下,丹穴山是凤凰之所,朱雀故居。所以这幻术么……或许正源自祈帝。

    “祈帝知道我们来了。”他肃然而道,“他此举,是示意我们莫要贸然闯宫。”

    “听闻祈帝已经毒入膏肓,徒留一缕游丝。我想,若非其中十足凶险,他不会强撑着提醒我们。”

    “那又如何。”林苏清眼神凛冽泛着刀光,“他担心我们危险,我也担心他的危险。我来,就是要闯宫!”

    “好。”清幽们目光坚定,一致望向玉泉宫宫门,“我陪你。”

    有这一句话,仿佛阳春三月一朵桃花正好在眼前绽开。

    “你……”

    “你别跟我提什么凶险不凶险,休要把我清幽梦当成小白兔对待。我可是幽冥界清幽梦,有什么凶险担不得!”

    “既是如此……”林苏清无奈一笑,璨然道,“唉,谁让你是清幽梦呢。我实在拿你没办法。”

    “你就直说吧,需要我做什么。如果你不说,我就自己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林苏清无可奈何的笑了笑,罢了,便道:“你我分头行动,彼此照应。此行,我动,你静。我寻找突破口,闯宫救祈帝。你伺机以待,见机行事。”

    “好。”

    “如有情况,一切听我安排。”

    “好。”

    “如有凶险,你务必先走。答应我。”

    “不可能。”

    “你……”

    “磨叽什么,搞快点,别耽误时间。”

    “……”林苏清不禁叹了一口气,“虽然你是幽冥界未来的女帝,可这里是妖界,一入妖界,便无关从前是何身份。”

    清幽梦冷眼瞥向他,以内力道:“需要你来告诉我妖界的规矩吗?”

    “我这不是担心你么,毕竟你现在是我的女人了。我虽然允许你随我犯险,但是你……”

    “你再啰嗦一句,我就立刻触动阵法,咱们同归于尽?”

    “别!别冲动!都听你的,都,听,你,的……”他偷偷观察她的神情,方才冒起来的无名火仿佛消下去了许多。

    他摸了摸耳朵才松了一口气,而后正色道:“我去了。你照顾好自己。”

    他从怀中取出随身的迷谷树枝,作为发簪卡入她的发髻之中,道:“迷谷树枝,必要时有用。”

    不等她说什么,他的身形突然匿去,不见了踪影。

    “混蛋!”气得清幽梦锤着自己的大腿骂脏话。

    说好的互相打照应,他却猛地不见了踪迹。逼得她只能按兵不动,以免打草惊蛇。

    她想起发上所戴他方才所赠之物……

    “迷谷树枝,心之所向,即是方向……”她心中自语,“这是……还是叫我先逃啊……”

    一时间,心中五味陈杂。

    正是担忧他,脑袋突然嗡地一声,浑身一震,如雷灌顶:“迷谷树枝,他是丹穴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