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第六百六十六章 气急败坏谢琰怒

    谢琰微微一笑,还了个礼:“幼度兄见谅,本来今天不想过来的,但昨天晚上突然想到淝水之战时的情景,还是过来了,来的晚了点,就在后面找了个棚子旁观,也没打算惊扰到兄长,只是因为这些人的俘虏,小弟正好是当事人,所以必须要出来作个见证了。”

    谢玄勾了勾嘴角,眉头一皱,低声道:“瑗度,这些是大晋军民,朱氏兄弟更是将军之子,现在朱绰正在桓冲的手下北伐,要是让他知道两个儿子给我们当奴隶拍卖,只怕会出乱子的。”

    谢琰突然冷笑道:“我的好兄长,大晋的律令你是知道的,北府军的军规也是你亲自制订的,这时候出尔反尔,只怕不太好吧。”

    谢玄的脸色一变,一边的王恭忍不住说道:“瑗度,你怎么可以这样跟你兄长说话?”

    谢琰神色平静,冷冷地说道:“王兄,你是我们谢家的朋友,我一直敬你,但这是我们谢家的家事,我想我们兄弟说话,就不劳别人多操心了吧。”

    王恭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意,正要发作,谢玄摆了摆手:“瑗度,我们不要说别的,你刚才说我不可以出尔反尔,是什么意思。难道大晋律令和北府军军规允许我们可以把自己国家的子民,作为奴隶来拍卖吗?”

    谢琰摇了摇头,说道:“请注意,我刚才说过,他们被俘的时候,是穿着秦国的士卒衣服,还拿起武器战斗了,打伤了我们的士兵。我并没有看到什么大晋子民,而只是看到了一些为秦军而战,打伤我们士兵的敌人!”

    谢玄的眉头一皱,看向了台上的到彦之等人,沉声道:“有这事吗?”

    到彦之急得满头大汗,说道:“这位将军说的是事实,但我们当时被秦军俘虏,秦军给我们穿的衣服,平时是把我们当成仆役使用的,我们也不想穿这身敌人的衣服,但是总不能裸身光着屁股吧。而且,当时成为阶下囚,还不知道哪天就没命了,更想不到会给大晋的军队救出来啊。”

    谢琰冷笑道:“狡辩!就算穿了敌人的衣服,为何看到我军的天兵杀到,不反戈一击,配合我们杀贼也就算了,还要跟我军战斗!难道这也是秦军逼着你们的吗?”

    到彦之咬了咬牙,一撕自己的衣服,露出前胸,只见毛茸茸的胸口之上,横七竖八地爬着六七条又长又深的刀痕,都是新痂,有些地方还在渗着血迹,明显是最近受的新伤。

    到彦之指着自己胸口的伤痕,大声道:“大家请看,我的这些伤,就是在淝水受的,我们这些大晋子民,为了不想当秦人俘虏,连命都不要了,寿春城里,我们为了报仇杀敌,不顾死活,当敢死队钻出地道与敌军肉搏。一时失陷于贼手,也绝不降敌,最多只在后营辎重部队呆着,绝不会象有些降兵那样加入秦军去与我们大晋军队交手。大家说,我们这样的人,哪个不是天天盼着天兵杀到,来解救我们呢?又怎么可能跟天兵作战呢?”

    谢琰冷冷地说道:“难道你是在说我这个将军在说谎吗?到彦之,你敢否认你与我的部下战斗了,还打伤他们不少人吗?”

    到彦之大声道:“没有,这点我不否认,但当时将军你的部下冲进秦营之后,不分青红皂白,见人就杀,无论是秦军的胡人军士,还是汉人军士,不管他们手中有没有武器,你们都会大开杀戒!只为了军功,抢首级!”

    “当时我一直在大喊,说我们是晋人,我们是自己人,不要动手杀我们,可是你的部下却没有停手,还说我们是学了汉话的秦军,想要欺骗他们,你的部下,一刀刀地砍向我们,我只是躲闪,却不敢还手,我胸前的这些刀伤,就是将军你的部下所为!”

    谢琰的脸上肌肉跳了跳,转而冷笑道:“那又如何,战场之上,良莠不分,我的部下在前面渡河战斗中损失惨重,大家又杀红了眼,在追杀敌军的时候,难免手段激烈,到彦之,你敢说你当兵作战的时候,就没有那种杀到兴起的时候吗?难道你杀红眼的时候,你对面的敌人下跪求饶,你就会放他一命吗?”

    到彦之咬了咬牙,说道:“不会,你们要是杀我,我也认了,谁叫我在这个时候身穿秦军衣服,身处秦营呢。但你们为什么连两个孩子都不放过?他们两个,也是秦军吗?”

    他说着一指朱龄石兄弟。朱龄石站了出来,大声道:“到大哥说得不错,当时他背着双手,处处退让,胸口给人砍了那么多刀都没还手,一直到有个兵拿刀来砍我,就要砍到头上的时候,他才出手夺刀,别的兄弟也开始夺取武器反击。这位将军,你说你的兄弟伤了十几个,可你知道吗,到大哥和别的哥哥们不仅人人带伤,更是有七个兄弟都死了!要不是他们手下留情,没有出重手,你以为你的部下只会伤十几个,不会死人吗?”

    谢琰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红,周围的人纷纷议论道:“太不象话了啊,北府军哪有这样过分的。”

    “是啊,战场上连小孩子都砍,就算是杀红眼也不能这样吧。”

    “哼,大概是谢琰的部下伤了不少,为了出气才把这些人拿来卖吧。”

    谢琰突然咬了咬牙,大声道:“好你个朱家小子,小小年纪,如此伶牙利齿,看起来,你爹和你师父把你教得不错啊。不过你就是说破了天也没用。大晋军律,战场之上,手持武器,与我军对抗者,就是敌方战斗人员,就可以当场斩杀。”

    “若不是当时本将军念你们或伤或死,又会说汉话,让部下收了手,你们早就没命了。”

    “现在,你们就是作为秦国战斗人员被我们俘虏,我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彭城义士还是朱家公子,现在你们就是要拍卖的俘虏。就应该在这里给竞价拍卖!无论是谁,也不可以凌驾于这点之上。王秘书,你还在等什么,还不开锣竞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