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第八百七十三章 谢家桓氏一路人

    慕容兰半晌无语,久久,才长叹一声:“原来这就是你的计划,围攻邺城两年,却时不时地放弃围城,就是让城内长久地陷入粮荒,却又不至于真正地饿死断粮,只有这样,才能让苻丕总觉得只要有粮食和外援,就能守住邺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放下以前的秦晋仇恨,低声下气地向谢家,向晋军求援。”

    慕容垂点了点头:“不错,晋军已经有近百年没有踏上河北的领土了,在这里完全是外来的侵略者,人心不附,水土不服,还要面对我们大燕强大的武力,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作为高明的统帅,谢玄一定会在这里尽可能多地找到朋友,而不会同时和秦燕两国开战,所以,如果苻丕主动示好,那他一定会作出回应。对他来说,拿下邺城即是胜利,能不流血尽量不要流血,如果苻丕肯屈服,让城,那只要集中力量对付我们大燕就行了。”

    慕容兰咬了咬牙:“所以只要我们作出畏惧秦晋联军,惊慌撤退的样子,他们就会上当?”

    慕容垂微微一笑:“不是作出,光是作样子是骗不了谢玄和刘牢之的,我们是真的要让别人以为我们完蛋了,一路逃亡了,真的要那些依附于我们的小部落,仆从们星散。要战胜晋军,只能靠我们慕容家本土的力量,靠甲骑俱装,乌合之众是没用的,只会坏事,淝水之战就是最好的证明。”

    慕容兰叹了口气:“你这招也许会骗过刘牢之,甚至骗过谢玄,但刘裕很难上当,现在他带了玉玺回去了,如果他参与这次北伐,我想你的计划不会这么容易成功。”

    慕容垂笑道:“不错,你的心上人如果有指挥权的话,那我就是再这样诱敌,也难奏效,这个年轻人有着超乎年龄的冷静和与生俱来的帅才,我已经留意他很久了,他所参与和指挥的每一战,我都详细地看过了你传来的报告,你说得不错,如果对手是他,那一定会留意我的后招,不如直接就在黄河边与其决战。”

    “不过天助我大燕的是,现在的刘裕,掌不了军,不说刘牢之对他心生嫉妒,多方排挤,就算是谢家,你以为真的会这么无条件地信任一个还没加入的所谓未来女婿吗?更不用说王妙音姓的是王,而不是谢,谢家不用自己的女儿来嫁他,这个中原因,你想过没有?”

    慕容兰这一下惊得站了起来:“你是说,刘裕也只是被谢家利用?”

    慕容垂冷笑道:“当然。谢家本质上和桓温是一样的人,以前谢家地位不如太原王氏,琅玡王氏,甚至不如庾家,郗家,他们家发迹也就是二十多年前,趁着冉魏灭亡前骗来了玉玺,立下大功,加上两个王家暂时后继无人,桓家在荆州崛起,而谢安这个天下奇才掌握了中央,他们反对桓家不是因为有多忠心,而是因为桓家强势,人才众多,让桓温坐了天下,那必然会用本家的人来控制朝政,谢家与其说是忠于司马氏的皇帝,不如说是忠于他们家族的利益。”

    “但当谢安掌国二十年,谢家权势如日中天,不仅掌控朝政,更是借着组建北府军,有了自己的强大武力,借着谢家多年来在吴地的经营,有了强大的经济能力,粮饷可以自给,而这次北伐取得的中原和两淮,齐鲁之地,现在虽然因为新征服要免税免役,但那只是个借口,一个不让其他世家插手染指的借口,一旦他们北伐河北成功,这些地方就不再是边境,缓冲区,就可以堂而皇之地作为国家土地进行分封,除了保留一部分主动投诚的这些地方实力派的利益外,你觉得会是谁得到最大好处?”

    慕容兰脱口而出:“自然是北伐立功的北府军将士们。”

    慕容垂哈哈一笑:“我的小妹有长进了,这些能看到了。是啊,如果这些地方直接给谢家,自然别人心生怨恨,但要是给有功将士,那就无话可说。所以谢家这回就是用刘牢之这个最忠心可靠的人打头阵,连给别的家族分一杯羹的机会也不会留,而这些家族现在还在磨磨蹭蹭地,不肯出钱出人出粮,谢安要的就是这样,既然大家不配合,那我就独立北伐。”

    慕容兰的眉头一皱:“可如此一来,也就刘牢之的老虎部队,再加上现在驻守广陵一带的万余留守北府军老弟兄可用,加起来也就两万人的兵力,只靠这些,就能打下河北?”

    慕容垂勾了勾嘴角:“有何不可?祖逖渡江北伐时不过三千部曲,几年后就占了整个中原,雄师十万,我在中原起兵时不过五千人马,过黄河进入河北时,加上丁零人和各部乌合之众,也不过三万人,可是到邺城城下时,就有二十万之众,战争就是这样,乱世中多数人都是墙头草,只会依附于他们认定的胜者,只要刘牢之能旗开得胜,只要邺城落到他手里,他的兵力就会十倍,二十倍地增加。”

    慕容兰点了点头:“这个我信,但你说刘牢之比刘裕更忠诚可靠,我是不信的。刘牢之是个有野心,贪婪的人,哪有刘裕这样高尚?若是别家出价高,他未必会一直跟着谢家。”

    慕容垂摇了摇头:“小妹,你对刘裕和刘牢之的看法,完全错了。正是因为刘裕过于高尚,所以才不可靠。谢家想要自立的野心迟早会暴露,你觉得刘裕还会跟随吗?与其养虎为患,到时候尾大不掉,不如现在就加以限制。淝水之战,刘裕已经名动天下,这回取回玉玺,更是有封将拜印的大功,别的不说,独掌一军,作为大军先锋,起码是作个副将辅助刘牢之,那是绰绰有余的。”

    “但谢家绝不会在这次给刘裕这个机会。本身让他去关中,去取什么玉玺,就是支开刘裕,不让他继续建功的一个借口罢了。别人只道是其他世家看不惯刘裕,要在他身上找对付谢家的理由和借口,但谁又会想到,最要打压刘裕的,恰恰正是这个一般人以为是他恩主的谢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