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天王面前析秦亡

    苻坚冷冷地说道:“你既然要送我上路,何不入庙一见呢,吴忠,孤的印象里你也是个勇士,难道害怕了不成?”

    吴忠咬了咬牙,翻身下马,身边的一个文士打扮,儒衫青巾的人也跟着跳了下来,吴忠连忙道:“尹司马,里面情况不明,还不安全,你是文官,不可以现在就进去。”

    这个尹司马正是姚兴的头号智囊,现在任羌军右司马的天水名士尹纬,他微微一笑,说道:“无妨,天王已经到了这地步,也不至于把我等当人质。也许,这是他的最后一面了,我既然奉了大单于之命,前来向天王索取传国玉玺,那这一面,就必须要见。”

    吴忠点了点头:“那就由末将来护卫尹司马的安全吧。”

    他说着,拔出腰间佩剑,走在前面,尹纬昂首阔步,紧随其后,苻诜咬着牙,退到了一边,小小的身躯,仍然横剑于胸,挡在苻坚身体前面。

    尹纬刚入庙堂之中,便看见了后面的神像之后,张夫人已经悬梁自尽,身体挂在半空之中,乌黑的长发垂下,盖住了她的脸,尹纬脸上闪过一丝哀伤之色,对着张夫人的方向就跪了下来,叩首行礼。

    苻坚摆了摆手,让苻诜从自己的面前走开,这样可以看清楚眼前的来使,他的目光落在了吴忠的身上,轻轻地叹了口气:“吴将军,几年不见,你越发地精干了,看来这些年,你在姚苌手下过得不错啊。”

    吴忠的脸微微一红:“天王,我是羌人,向来受大单于的恩惠,对不起您了。”

    苻坚摆了摆手:“属下的属下不必对孤效忠,孤只恨姚苌,对你们这些人,并没有什么责怪之意。不过孤现在可以正告你们,君王可杀不可辱,这里,就是孤的葬身之地,孤是绝不会跟你们去见姚苌的。”

    吴忠脸色一变,沉声道:“苻天王,你已经落到如此的境地,强撑也是无用,我家大单于说了,只要你交出玉玺,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苻坚突然大笑起来:“一个没有了江山,没有了尊严的君王,性命又有何用?吴忠,孤刚才就说过,君王可杀不可辱,你回去告诉姚苌,传国玉玺,孤已经早就给了刘裕,要他带回东晋,姚苌如果想要,就去跟东晋取吧。”

    吴忠的怒容满面,持刃想要上前威胁苻坚,一边地上的尹纬突然直起了身:“吴将军,请你出去稍候,让我跟天王谈谈吧。”

    吴忠的眉头一皱:“尹司马,我得在这里保护…………”

    尹纬平静地说道:“这里没什么需要保护的,天王的夫人,公主已经自尽,我想这已经表明了态度了,我曾经是大秦的臣子,天王的官员,在这里陪他最后一程,你出去吧,一切后果,尹某一已承担。”

    吴忠咬了咬牙,收刀入鞘,大步走了出去。

    苻坚平静地看着尹纬:“你叫什么名字,以前在我这里担任何官职?”

    尹纬正色道:“外臣天水尹纬,在天王朝中任尚书著作郎一职。”

    苻坚叹了口气:“天水尹氏,你是蜀汉大将姜维部下主薄尹赏的一族吗?”

    尹纬点了点头:“正是。尹公讳赏乃是族中祖先,其英烈忠勇,是我族长辈世代教导的。以前在天王朝中任官,所以今天外臣向您行旧臣子礼。”

    苻坚看着尹纬,眼中闪过一丝悔意:“你既然是忠勇姜维的后人,为何要助逆贼反叛呢?这与你一族的祖训不符合啊。”

    尹纬微微一笑:“可能天王不记得了,自从您任命了大单于为龙骧将军之后,我等就给配到了他的属下任僚佐,按您刚才的说法,属下的属下不是您的属下,大单于有开府建节之权,我等只需要向他效忠,而且在属下看来,您在淝水之战后,乱了方寸,逼反大单于,属下追随大单于,并无不妥。”

    苻坚怒道:“胡说,姚苌早就阴谋起兵叛乱,不是孤逼反的。”

    尹纬摇了摇头:“圣人论迹不论心,属下追随大单于时,只知道他一心辅佐您的世子,献计献策,世子不采纳他的建议,一意孤行地追击慕容泓,以至中伏大败,自己身死,大单于收拾残兵,向您回报,您却迁怒于大单于,斩杀其使者,这才让大单于因为恐惧而自立。换了天王您,只怕也会作同样选择。”

    苻坚默然半晌,长叹道:“这件事上,孤是处理和有所不妥,不过丧子之痛,加上当时天下皆叛的情况,也让孤怒火万丈,犯下大错。姚苌以前是不是有反心,已经不重要了,是孤自己不听王景略所言,把我氐人四散各地,又不防备慕容氏,姚氏等,才会有今天的结局。”

    尹纬叹了口气:“天王,外臣以为,事到如今,您还是没弄清楚失败的原因。慕容垂,姚苌这些人,都是干才,如果能驾驭之,则可为国立下大功,若您自失权威,那自然人人想叛,并不一定是人家的谋划。难道以前在幽州谋反的苻洛,也是狼子野心的异族吗?是人皆有野心,欲望,而王权则是天下最吸引人的东西,宗室想要,异族想要,普通人也想要。”

    苻坚咬了咬牙:“那这么说,慕容垂和姚苌还是好人了?错在孤,不在他们?”

    尹纬摇了摇头:“外臣没这样说,不过外臣以为,失去权力的责任,不在他们身上,而在天王,若不是您错判形势,低估对手,贸然发全国之兵南征,在淝水大败,失掉了可以信任的中央兵马,又怎么会引得各地失控,万里狼烟呢?王景略在世时,千叮咛万嘱咐,要您千万不要南征,就是看到了这一点。”

    “氐人数量稀少,虽然天王您施行仁政,但是汉人不会为您尽死力,而其他异族在平时可以威压,一旦天下有变,必然人心思叛,毕竟您对他们是亡国灭族之仇,这种仇恨,只有靠时间和融合才能化解,您看不到这点,却在没有把握的时候贸然兴兵,大败之后送光所有本族的核心军力,这才是天下皆叛的根本原因,所以说秦国之亡,最大原因不在他人,而在天王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