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第一千四百四十八章 精选勇士定战术

    檀凭之哈哈一笑:“我来不就是为了做这个的吗?一边是为了帮寄奴,一边是为了跟那个小养由基一较高下,无论哪种,都是我求之不得的。胖子,咱们怎么请命,现在就去面见圣上吗?”

    刘毅冷冷地说道:“瓶子,你那脑子要了做啥的?我们这么多人现在去面圣,是干什么?兵谏还是逼宫?”

    刘毅这话一出,所有都刚才一脸兴奋,摩拳擦掌的大兵们,一下子全都冷了下来,檀凭之的眉头皱着,看着刘穆之:“对啊,现在也没公开的命令,要我们怎么去请命?”

    刘穆之淡然道:“别急,我们现在不能逼宫,但可以以私人身份去格斗场,到时候大家分散开,在各个看台,如果到时候荆州兵真的以多打一,那我们就大呼不平,让寄奴挑我们下场格斗,不就行了吗?那格斗场里全是赌徒,上场很多人买寄奴取胜,估计下一场买他的人也不会少,到时候如此不公平,这些人也会跟着闹的,所谓众怒难犯,即使是皇帝,也不会拒绝啊。”

    刘毅点了点头:“那就是让寄奴到时候带我们中的四个打荆州的四人吗?”

    刘穆之微微一笑:“应该是的,不会完全公平,可能不会让上四人,但起码两个是可以的,对面的弓箭手必须要压制,所以瓶子一定要上,还有谁肯去?”

    何无忌哈哈一笑,拍了拍自己的胸膛:“论用戟,谁能超过我无忌?”

    孟龙符不服气地说道:“无忌大哥,你的戟法确实厉害,但我也不差啊,这次机会,还是给我吧。”

    何无忌不满地摆了摆手:“猛龙,你武艺不错,但是临阵经验不足,我们跟寄奴当年天天在一起操练,一个眼神,一个手势就知道要如何配合了,你知道吗?”

    孟龙符勾了勾嘴角:“这个,这个还真的做不到,无忌大哥,你说的有道理,那我就不跟你争了。”

    刘毅叹了口气:“无忌,你真的愿意为了寄奴,就这样舍弃官身吗?我得提醒你,这可是公开的格斗,不象我们原来约定的那样蒙面劫狱,格斗场里只有奴隶,你这样下去,等于放弃北府军的军职啊。”

    何无忌微微一愣,转而沉声道:“不至于吧,那荆州军的五个家伙不都是现役的军将,不也是下场格斗了?”

    刘毅摇了摇头:“不一样,他们不是格斗士的身份,而是以刽子手的身份来审判通敌叛国的贼人刘裕,可是我们要是公开在刘裕一边,就是伙同他通敌叛国了,就算打赢,也是在军中前途尽毁,胖子,你说我这话对不对?”

    刘穆之微微一笑:“希乐,你这话似是而非啊,显然不对。”

    刘毅的眼中冷芒一闪:“怎么个不对了?”

    刘穆之正色道:“刘裕的罪没有定,他承认与慕容兰结合,但并没有出卖大晋的军情,正是因为他拒不认罪,所以皇帝才说,只有上天才能裁判,这才有了这三场格斗,所以,你要是说这五个荆州军将是刽子手,代表上天来审判刘裕的,那我们站在刘裕一边,也同样是上天派来为刘裕辩护洗罪的,不存在叛国的问题。如果寄奴真的不幸战死,作为生死兄弟,在场上也一定是非死即重伤,就算留下一条命,还能继续从军吗?还能征战沙场吗?如果不是因为我武艺不精,帮不上忙,我是会毫不犹豫地去参加格斗,与寄奴同生共死的。希乐,你只想着劫狱,劫法场,这不是在帮寄奴,是在害他啊。”

    刘毅的脸色胀得通红:“好,就你们仗义,就你们要救寄奴,我刘毅就是存心要害他,那你们讨论吧,我就这句话了,要我和我的兄弟们暗中突袭救人,可以,要公开下场,没门!”

    他说着,一挥手:“走吧,让他们慢慢选人好了,到时候,我看他们怎么个英雄能耐。”

    诸葛长民勾了勾嘴角:“希乐,三思啊,就这样走了,恐怕…………”

    刘毅冷冷地说道:“你想留就留呗,不必勉强我吧。”

    他说着,头也不回地离开,他的一大帮同族和兄弟,也都跟着离开,诸葛长民咬了咬牙,一跺脚,带着身后的二十余人,也跟着刘毅而去,山神庙中,少了近一半的人,显得空旷了很多。

    檀凭之恨恨地说道:“这个刘毅,总是把自己的利益看得太重,关键时候,永远是靠不住。只可惜阿寿不在,要不然,以他的勇武和力量,四人组里,当力士是最好的。”

    向靖哈哈一笑:“阿寿给他爹看得太紧,估计是不能来了,不过,还有我铁牛啊,要是他不在,我就顶上,你们没意见吧。”

    刘穆之微微一笑:“我看不好使,训练中你这个大块头就是给寄奴拖后腿最多的,到时候别又害了寄奴。”

    众人爆发出一阵哄笑,向靖急得脸都红了,上前晃着自己的大拳头:“死胖子,再胡说八道,就让你尝尝沙包大的拳头,让你看看谁拖后腿!”

    刘穆之笑着握住了向靖的铁拳,说道:“好了好了,谁都知道,论力大,你在军中数一数二,也就寄奴和阿寿强过你点,不过话说回来,你打起来太容易脑子发热,中计,这回不同以往,没有杂兵给你杀,全是高手,你到时候得盯着吴甫之或者是皇甫敷打,不要让他们有抽身去攻击寄奴的机会,鲁宗之是他们中间相对较弱的一个,寄奴一定会抢先出手攻他,我们所有人,目的不是为了自己打倒对手,而是要为寄奴争取时间,一定要让寄奴把他们一个个地解决掉,明白吗?”

    向靖,檀凭之和何无忌对视一眼,全都沉声道:“好的,胖子,到时候我们都听你的,全力缠住对手,让寄奴去发挥。”

    刘穆之深深地吸了口气,说道:“兄弟们,这回,就让我们押上自己的性命,前途,为救出寄奴而战,我相信,苍天有眼,寄奴必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