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青龙欲变黑手党

    朱雀冷冷地说道:“那就得让妙音答应之后,自己去跟刘裕宣布这个决定了,既然刘裕要坚持他的原则,那就得明白,坚持原则就得接受这样的结果。妙音为了组织牺牲了自己的幸福,可我们这些人又哪个不是如此呢?我们可以跟我们的子侄那样过着飞鹰走马,醉生梦死的生活,又为何要放弃现实中的高官厚爵,躲在这个见不得人的密室之中,策划着这些阴谋诡计?这个世界需要光明,也需要我们这样的黑暗,没有人可以例外。”

    白虎的目光炯炯,看着青龙:“你有办法让支妙音同意做这样的事吗?”

    青龙深深地吸了口气:“支妙音一定会为了家族和整个世家天下,作出这样的牺牲的。”

    白虎叹了口气,站起身,转身走向了门外:“那我去找司马道子,让他做刚才我们商定的事情。”

    玄武的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色,看着青龙:“你想清楚了,可别后悔。现在如果你反悔,还来得及。”

    青龙摇了摇头:“其实,这事对我来说,并不突然,我以前就考虑过很多这种可能,用支妙音来控制新皇帝,是避免司马曜这样生出亲政之心的唯一办法。只有皇帝永远被世家大族控制,与朝政隔离,世家天下才能维系,我们黑手党才能永远地存续,既然选择加入了组织,就得为组织献出一切,这应该是我等的觉悟,玄武大人,我想,当年前任玄武让你加入组织时,也应该说了同样的话吧。”

    玄武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我们的组织,还能存续多久,也不知道到了我们的下一代,再下一代的时候,他们是不是还能有我们的心。青龙,好自为之吧,我现在得去招呼王恭他们了。”

    当玄武的身影消失在大门之外后,朱雀的眼中光芒闪闪,看着青龙:“为什么要加入黑手党,为什么?!”

    青龙冷冷地说道:“因为我不想让你再这么呼风唤雨,这很难理解吗?”

    朱雀咬了咬牙:“我好不容易熬死了郗超,就是为了能在组织中一言九鼎,前有谢安,后有郗超,我几十年奋斗才上位,为什么你在这个时候要来跟我作对?你是不是以为你跟玄武在一起,就能压我一头?”

    青龙冷笑道:“朱雀啊朱雀,你心机费尽,用的全是如何算计别人,坑害别人,就是不用在正道之上,你跟郗超明明才华绝世,却是斗来斗去,只为自己的那点私利,才会把好好的一个黑手党,变成现在这样,包括这次,你为了斗郗超,暗地经营天师道多年,却没想到你一手扶立的天师道,却已经背着你开始自立了,还不反思一下自己的问题吗?”

    朱雀沉声道:“谢家一手扶持的刘裕也失控了,北府军也失控了,郗超一手扶持的桓玄也失控了!我看白虎一手扶持的那司马元显也早晚会失控,这是我一个人的问题吗?各大世家后继无人,子侄安逸享乐,逼得我们这些老头子到这时候还得给他们撑着顶着,这还是我们的不是了?!”

    青龙摇了摇头:“当年我们的先辈,开启这黑手乾坤时,为的只是自保,不至于给皇帝念头一闪就随意诛戮,可现在呢?我们自己变成了曾经最讨厌的人,为了自己的私利,祸国殃民,还要成天骗自己,是为了一个正确的事业,真的是太可笑了!”

    朱雀咬了咬牙:“四方镇守虽说都立过誓,进了组织就不能为家族谋私利,但实际上谁可以做得到?以权谋私,可不是从谢安开始的,有人的地方就会有争斗,既合作又斗争,这是我们组织百多年的传统了,我想郗超在拉你加入前,应该跟你明说过我们的历史吧。”

    青龙冷冷地说道:“没错,黑手党的权力让我着迷,但这些历史让我厌恶,让我痛心,明明可以造福天下的,却变成了现在这样。刚才我当着玄武没说,现在我可以明白地告诉你,我进黑手党,半是为了享受权力的巅峰,半是为了改造我们的组织。”

    朱雀的脸色一变:“你什么意思,改造我们的组织?!你疯了吗?我们可是有祖训,有制度传承的,不是你一个新来的说改就改!”

    青龙叹了口气:“制度和祖训能让我们的后辈出可以治国安邦,平定天下的人才吗?你儿子还是我儿子能象刘裕一样横扫千军,或者是象刘穆之那样运筹帷幄?哪怕是让他们能象妙音这样做牺牲,他们肯吗?”

    朱雀的眼中光芒闪闪,无言以对。久久,才长叹一声:“你的意思,是想把刘裕,刘穆之这些人拉进来,加入我们组织?这点我并不反对,如果不是刘裕拒绝,现在这会儿,你的位置,应该是他在坐了。世家的问题,我不是不知道,但是你起码要维持这个世家天下的原则,才能成为我们的一员,如果成天想着的只是自己的那些平民兄弟,那我们的组织又有何存在的必要?”

    青龙冷冷地说道:“就是因为刘裕的拒绝,我才会加入,因为,刘裕对你们的成见太深,以后只有我想办法慢慢让他进来,他现在没有真正尝到过权势的好处,没有面临自己一言一行决定家国天下,万千人性命的这种责任,对他来说,北伐仍然是唯一的人生目标,为了这个,他甚至可以不顾支妙音的幸福,所以,我和你的判断不一样,这一次,他不会为了支妙音来委屈求全,你的那些想用支妙音嫁司马德宗来逼刘裕让步,和我们合作的心思,就别想了!”

    朱雀咬了咬牙:“那我们就走着瞧吧,看刘裕是不是真的肯眼睁睁地看着支妙音入后宫,当别人的老婆!”

    青龙的眼中冷芒一闪,突然一抬手,狠狠地一巴掌打到了朱雀的脸上,这一掌打得如此之重,他的那张沉重的面具也落到了地上,“啪”地一声,碎成两半,而他的嘴角,也开始流血,一张阴沉的脸上,半边脸高高肿起,可是他,却一言不发。

    青龙打完这一掌,转身就走:“这一巴掌,是替妙音打的,现在,我去让她同意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