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第一千八百四十二章 圣树之下成俘囚

    张盛看着一时张口结舌的慕容农,沉声道:“大王,事情已经很明显了,这次圣树有难,陛下一定会借此事,最后杀你祭天,你若想活命,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去圣树那里,听听祖先们的指示,如果祖先们降下神谕,要你接替大位,那就当仁不让,如果他们要你继续辅佐陛下,那你就回来。反正现在也需要联络城外的兰部兵马,里应外合,你现在出城,完全可以说得通!”

    慕容农的嘴艰难地张了张:“可是,可是在这个时候,我是守城大将,就算要出城,也得告诉陛下才是,要不然,要不然他还会以为是我叛逃呢。”

    张盛急得一跺脚:“大王啊,你平日里精明过人,怎么这事如此地糊涂啊。慕容宝早就有了猜忌你的心思,你这时候跟他提出城,他一定会以临阵脱逃的罪名将你斩杀,就算他一时不杀你,你跟他提要去圣树那里找兰部的人回来帮忙,他只会以为你想借机自立,或者是坐山观虎斗,看着叛军和他的龙城兵马决出胜负,更不可能答应你。”

    慕容农咬了咬牙:“可是兰部就这么靠得住吗?在此危难之时,不来救援,甚至随军的五千兵马也不回城,跑去祭祀什么圣树,我总觉得很可疑,还有,段速骨,宋赤眉他们娶的可是兰部的女人,这些人为什么会反,会不会跟兰部有什么关系?”

    张盛摇了摇头:“兰部主持祭祀圣树多年,绝不敢在圣树面前对大王不利,不然他们自己的部众就会叛离。至于段速骨他们,目标是对着慕容宝而来的,如果大王出城,他们求之不得。大王确实可以先去接受圣树的神谕,再决定下一步如何做。当年先帝被奸臣陷害时,也是秘密潜回龙城,接受了圣树的神谕,这才出奔前秦的。”

    慕容农的脸色一变:“这可是绝密之事,先帝在时从不跟旁人提及,只有派我来龙城镇守时才提了一句,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张盛微微一笑:“大王可别忘了,您是在哪里找到我的,我张盛原本就是在兰部牧羊的幼童,当年曾经有幸侍奉过先帝的那次祭祀之事,所以,我也是先帝嘱咐,一定要辅佐大王的。”

    慕容农长叹一声:“怪不得当年我新来龙城,夜半打猎迷路,却会碰到你,原来这不是巧合,是先帝的安排。”

    张盛点了点头:“不错,先帝说过,如果有朝一日,中原基业丢失,回到故地龙城,那要小人无论如何都要辅佐大王,登位救国,因为先帝虽然一生都在维持这个嫡子继承的制度,但若是大燕落难到回到龙城,那就是生死存亡之时,一定需要最有能力的来拯救大家。所以,大王是不是上天注定来救我大燕的,只有圣树能决定。”

    慕容农咬了咬牙,转身就向着城下走,他的声音顺风而来:“给我换一套小兵的衣服,我现在就要出城。”

    两个时辰后,龙城北,五十里,白狼山,圣树谷。

    这是一条寂静的山谷,与寻常的林叶茂密的山谷不同,几里长的谷地之中,只有两棵孤零零的树,立于其中,南边的一棵,枝繁叶茂,而北边的一棵,则是树叶枯黄,树身上不停地掉落着树皮,就象人身上的斑秃一样,这里裸一块,那里秃一片,大风一吹,树枝都会折断几根,落得满地都是,如果说南边这棵松树,如同一个健康的成年人,那北边的这棵,则象是一个得了重病的少年,随时都可能一命呜呼。

    一阵马蹄声响起,谷外一骑驰入,穿着一身兵士的衣甲,直奔圣树而来,两边的草丛中突然响起了一阵锣鼓声,几百名兰部落的丁男,手持兵器,套马索,跃草而出,转眼间,就把那来骑围在当中,几十个嗓子在厉声吼道:“来者何人,竟然冒犯我大燕圣树,快快报名受死!”

    来骑脱下了头盔,人群中闪过一阵惊呼之声:“是辽西王,是辽西王。”

    慕容农对着站在圣树之下,被十余名壮汉环绕着的兰汗,高声道:“兰尚书,想不到你我,会在这种场合下重逢。”

    兰汗仍然穿着那身羊皮袄子,面无表情地说道:“是啊,上回陪着大王一起来看这圣树,可是十年前的事了,十年过去了,圣树依旧,人事却已全非!”

    慕容农咬了咬牙:“十年前,正是先帝初创大业,复兴大燕之时,那时的大燕,兵强马壮,生机勃勃,一如南边这棵树。而三十年前,先帝也象我今天这样,来这里寻求圣树的神谕,当时应该也是兰尚书主持的仪式吧,今天,请兰尚书也为我主持一次!”

    兰汗的眉头一挑:“辽西王,陛下尚在,你却来这里寻求神谕,莫非,你有取而代之之心?”

    慕容农沉声道:“这些就交给天神来决定吧,我慕容农作为慕容氏的子孙,接受上天的指示,无怨无悔。兰尚书,你们一向负责守护神树,主持祭祀仪式,今天,能不能帮我主持一次呢?”

    段速骨的声音带着嘲讽和不屑,从另一边的草丛中响起:“辽西王,咱也不用追求什么神谕了,我们弟兄们都拥你为大燕新皇,如何?”

    慕容农这一下惊得几乎要从战马上掉下来,只见另一边的草丛里,突然灯火通明,几百根火把树了起来,而段速骨手持狼牙棒,与提着一对大锤的宋赤眉,长身而起,他们的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大王,又见面了!”

    慕容农又惊又怒,对着兰汗吼道:“老贼,你,你竟然勾结反贼作乱!”

    兰汗微微一笑:“大王,你在这个时候跑来圣树这里追求神谕,不也是背叛了慕容宝吗?大家都弃暗投明,又何必说人反贼呢?段将军,还不动手?!”

    只听“呼”地一声,伴随着慕容农战马的悲嘶之声,狼牙棒重重地砸到了马头之上,打得这匹骏马脑浆四迸,而慕容农刚要拔出佩剑反击,就连人带马地摔到了地上,一边拥上数十名军士,绳索齐下,转眼就把他绑了。

    段速骨哈哈一笑:“明天,带着我们的辽西王巡城一圈,龙城必然唾手可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