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第二千四百八十三章 谣言惑众正视听

    沈木风急得胀红了脸,正要开口,刘裕微微一笑:“沈丘魁,你可能有所不知,打仗的时候,刘长史是管军中后勤的大长史,可是仗打完了,都要裁军回乡了,你看,你当了丘魁,他也回家当了医官。你送到原来大军的信,就给转到了刘长史这里,我们几个,就是这回大帅派来护卫刘长史的。噢,现在应该叫他刘医生了。”

    沈木风激动地点着头,说道:“大,大兄弟,你说的实在是太好了,胖,刘医生,还是感谢你来了这一趟,乡亲们,你们都听到了吗,刘医生不仅会治病,还可以和现在的大官说上话,你们有啥委屈,跟他说就行啦。”

    陆老三咬了咬牙:“那我可就说了啊,胖医生,既然咱们沈大哥信你,那我们都信你,你觉得说的好的,就跟大官反映反映,要是觉得不能提的,就不用说了。哪怕让咱有个出气的机会,也是好的。”

    刘穆之笑着走到了大树下面,两腿盘起,席地而坐:“好啊,我今天来就是听听大家伙儿的意见的,你们有什么委屈,但说无妨。”

    沈木风连忙跑上来,企图要扶起刘穆之:“哎呀,胖长,胖医生,这地上脏,你怎么能…………”

    刘穆之笑着摆了摆手:“木风啊,以前我们行军打仗的时候,睡烂泥地都是常事,这算什么。你不会真以为我当了医生,就成了个讲究人,一尘也不能染了吧。”

    沈木风不好意思地站在了一边,而一群人很快都围了过来,刘穆之的举动,天生让他们觉得非常有亲和力,他们也真相信了,这个胖子并不是什么大官,而是象个兄长一样,愿意倾听他们说话的。

    一个黑脸瘦子,名叫李启之,高声道:“胖医生,朝廷让我们来这里种地,真的会保护我们吗?”

    刘穆之的眉头微微一皱,转而笑了起来:“这位兄弟,为何要这样问啊?难道,现在朝廷没有派兵保护你们吗?无论是广陵城还是江北的其他地方,朝廷都有兵马保护你们。”

    他说着,一指沈木风:“象沈丘魁,以前也是当过兵,打过仗的,些许小毛贼,要是敢来,他带上村里十几个壮汉子就能打退。对吧,木风。”

    沈木风哈哈一笑:“十几个小毛贼我一个人就能打跑,不用其他后生。不过,这些年,我可是一直按军中的那套练法,来训练村里的后生呢,二狗,四麻子,李大,李二,都出来给胖医生看看你们的本事。”

    六七个年轻人准备站出来,刘穆之笑着摆了摆手:“好了好了,我相信木风你的训练,既然村里有年轻人们练过,我记得这次移民江北时,也给每个村发了十套皮甲,五把刀,三根矛,六张弓箭,两面盾牌。有这个装备,小贼来了,根本不是对手,那你们担心什么呢?”

    那个叫二狗的年轻人,眉头有一块绿豆大小的黑痣,一边抓着脑袋,一边问道:“可是,可是要来攻打我们的,不是什么小贼,而是胡虏啊,听说,那个什么慕容氏的南燕,可是有上百万的兵马,光骑兵就有四十万呢。整个江北,好像还没这么多人呢。”

    刘穆之笑了起来:“是谁跟你说这些的啊,二狗兄弟。”

    二狗眉飞色舞地说道:“起码有三个人都这么说了啊,有从北边回南边的其他村民户,还有说书的,还有个是卖针线的小贩子。”

    刘穆之的眉头一皱,与刘裕对视一眼,说道:“有没有一个四十多岁,个子中等,肤色比较黑,留个山羊胡子的士人,跟你们说这些?”

    二狗的脸上闪过一丝迷茫,与其他的几个村民互相看了看,还是摇头道:“没有,你说的这个人,从没有见到过。跟我们说这些的,都是些普通的贩夫走卒,不是读书人。”

    刘穆之眼珠子一转,笑了起来:“既然是普通的百姓,那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南燕是慕容氏所建立的,确实有个十几万兵马,但要说拥兵百万,骑兵几十万,那就是吹牛了啊。那南燕占的不过是齐鲁之地,一个青州而已,地方也就跟江北六郡差不多,哪来这么多兵啊?”

    那个叫四麻子的,是个红脸壮汉子,年约三十多,胳膊上纹着两头熊,看起来愣头愣脑的,他左脸上,有四颗麻子,看起来格外地醒目,嚷道:“可是,可是这慕容家的骑兵,听说天下无敌,连以前的桓温大将军,带了我们大晋的十万大军北伐,都给打败了,还有以前的殷相公,褚相公,也是给这些姓慕容的打得很惨。对啦,我们在吴地的时候就知道,就连谢安谢大相公,还有谢玄谢大将军,还有横扫天下的北府大军,他们也给这些姓慕容的打败了。沈大哥,这回我没吹牛吧。”

    沈木风气急败坏地说道:“那些,那些不完全是你说的这样,是慕容氏使诈,布下陷阱,用火攻,这个不算,打仗,就是得…………”

    刘穆之摆了摆手,阻止了沈木风继续说下去,他平静地说道:“四麻子兄弟,你说的没有问题,慕容氏的骑兵,确实是天下精兵,我们大晋多次北伐,也是败在他们手中,这点上,不是谎言。”

    四麻子哈哈一笑:“这就是了嘛,要是连北府军都输给他们了,那我们…………”

    刘穆之微微一笑:“可是沈丘魁说的也是事实啊,那次北府军的邺城之败,不是正面战场上输的,是给他们设了埋伏,放火烧了我军,这才输的,这说明他们已经没有正面跟我们对抗的实力了。”

    说到这里,刘穆之顿了顿,说道:“十几年前,邺城之败后,慕容氏的西燕铁骑,想要犯我中原,夺我洛阳。我们现任的刘裕刘镇军将军,带了几千老兵,奔赴洛阳防守,几万西燕铁骑,几乎被我们一战而全歼,从此慕容氏再不敢打两淮江北的主意,不然的话,你们现在耕作的这地方,又怎么会安全呢?”

    说到这里,他一指身后的刘裕:“这个刘大刘护卫,就是参加过当年这仗的,他最清楚慕容家骑兵的实力!”

    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