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第二千四百八十四章 苦难往事浮眼前

    所有人的目光,一下子投到了刘裕的身上,刘裕微微一笑,说道:“各位彭湖村的乡亲们,在下刘大,这厢有礼了。”他说着,对着众人抱了个拳。

    四麻子嚷道:“刘大,你真的和慕容家的骑兵打过吗?”

    刘裕点了点头:“我从淝水之战就从军了,跟北方诸胡的各路骑兵都打过,其中跟慕容家的骑兵,就正面交手过三次之多。”

    那二狗笑了起来:“打过三次慕容家的骑兵还能活下来啊,你也真的挺有本事的。不过,慕容家的骑兵没有传说中的厉害吧,要不然你是怎么活的?”

    刘裕微微一笑:“慕容家的骑兵跟别的胡骑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们有一支骑兵,无论是人还是马,都披着重甲,冲锋的时候,地动山摇,无坚不摧,这支骑兵,就叫甲骑俱装。”

    二狗睁大了眼睛:“甲骑俱装啊,我都听过,听说,那些骑士都是半人半兽的怪物,一个甲骑俱装,就能把咱们广陵城的城墙给冲垮,以前连北方的战神冉闵,也是死在这些甲骑俱装的手上,是不是真的?”

    刘裕点了点头:“冉闵确实是输在慕容家的甲骑手中,但他是主动进攻慕容家的中军骑兵,给人用铁甲连环马合围,而不是正面被甲骑俱装冲垮,还是有所区别的。至于大晋其他几次北伐失败,也不是正面打不过慕容家的甲骑俱装,而往往是中了敌军的埋伏,实际上,以我跟慕容家甲骑俱装交手的经历,我觉得他们没有什么可怕的,他们也是跟我们一样的人,不是什么半人半兽的怪物,只要能想办法遏制这些铁甲骑兵的冲击力,不让他们在平地上来回突击,那就赢了一大半。现在大晋有北府兵,有刘裕刘大帅,我相信在他的带领下,我们一定可以克制甲骑俱装的。”

    四麻子不信地摇着头:“也许守城躲起来可以避免甲骑俱装的冲击力,但是这外面的乡村怎么办?看来那些说书人说得不错啊,真的胡虏南下,那些当官的,当兵的就会躲进大城,只留下我们这些村民倒霉。”

    人群中一阵议论纷纷,沈木风沉声道:“大家听好了,我沈木风既然当了这个丘魁,就会和大家同生共死,绝不会一个人逃。再说了,刚才这位刘大,大兄弟说得好啊,我们大晋的北府军,可是所向无敌,并不怕那胡骑,他们是完全可以保护我们的。”

    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不屑的歪了歪嘴:“哼,我又不是没见过北府军是啥样,当年妖贼作乱的时候,我们都指望着北府军的什么刘大帅来救我们,结果盼星星盼月亮,却盼来了一群强盗恶贼。”

    沈木风的脸色一变,沉声道:“祥云嫂,话可不能乱说啊,你这条命还是北府军救的呢。”

    这个叫祥云嫂的妇人恨恨地说道:“杀了我的男人,抢走了我的儿子,然后把我卖成娼妓,这也叫救了我?就是妖贼,也没有这样欺负我们吧。”

    刘穆之的眉头一皱:“祥云嫂,你记得是什么人害了你?确定是北府军吗?”

    祥云嫂咬了咬牙:“千真万确,还是什么刘大帅的兵马,他们一来,城里的妖贼就跑了,有些百姓跟着妖贼走,但更多的人却是怀着希望留了下来,可没想到,这个刘大帅一来,就硬说我们是妖贼的附逆,逼我们交钱赎罪,交不出钱的,我男人就给砍了!我们村的,有七家都是有类似的经历,胖医生,你去问问是不是这样!”

    刘穆之看了一眼沈木风,他也低下了头,而人群之中响起了几声愤怒的附和之声,显然,这就是那七家的回应。

    刘穆之叹了口气,站起身:“祥云嫂,对于你们在战争中经历的苦难,我个人表示深切的哀悼,当时兵荒马乱,妖贼起事来得太快,几乎是几天时间,吴地八郡全部给攻陷,而这中间有不少妖贼的信众里应外合,甚至官军之中,也有不少内奸,而刘牢之大帅率军平叛,部下有些将校是在妖贼之乱中失了亲人的世家子弟,他们一时被仇恨冲昏了头脑,把被妖贼占据的城池中的百姓,都当成了妖贼的同党处理,象你们家,应该就是类似的情况,这不是北府军故意要为祸百姓,而是一时的误会使然。”

    祥云嫂哭道:“误会?你们这个误会,害得我家破人亡,害得我这辈子全毁了,我这些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这是一句误会就能解释的吗?”

    祥云嫂的情绪暴发了起来,放声大哭,也引得人群中的其他几个有相似经历的家庭,也是哭成一片,现场的气氛,陷入了一阵沉默之中。

    刘裕站了出来,沉声道:“这位大嫂,对于你的遭遇,作为以前的军人,我深表同情,当时兵荒马乱,朝廷的兵马也经常会在内奸和妖贼的内外攻击下,受到惨重的损失。就连谢家的大将谢琰,也是因为被身边得妖贼内奸偷袭,为国捐躯了。这些惨案,我们应该找清楚仇恨的对象,那就是掀起叛乱的天师道妖贼。祥云嫂,难道在这一场战乱中,只有刘大帅的兵马害过你们吗?难道妖贼就没有祸害过你们?!”

    祥云嫂的哭声渐止,她摇了摇头:“这个,这个当然是妖贼更坏,但是,但是他们本就是贼,你们可是官军啊,怎么可以…………”

    刘裕正色道:“官军有官军的纪律,至少当年我在从军的时候,就在现在的镇军将军刘裕的手下效力,刘将军当时就有令,有敢为祸百姓,私掠妇孺者,不管居何军职,都定斩不赦!光是吴地一带,就有数万户百姓最后听到他的名声,主动出来投奔,活了下来。后面妖贼被北府将士击败,远遁入海,吴地才得到平定,这个过程中,有数万北府军将士为国捐躯,难道,他们的牺牲不是为了保护大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