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第二千七百零一章 骑兵突阵轻兵继

    可足车儿双眼圆睁,脸上杀气腾腾,声嘶力竭地吼道:“给我上,杀了这些盾牌手,一个也不要留,弓箭不许停,保持压制!”

    随着他的命令下达,前方的几队俱装甲骑,已经放弃了和地上的这些长索的纠缠,甚至也不再去管那些绊倒在地的同伴,他们挂起了手中的大弓,转而抄起马槊,狼牙棒等近战武器,向着两侧路边的盾牌手和长索力士,就冲了过去。

    前方的烟尘之中,传来了一阵怒吼声:“鲜卑狗贼,拿命来!”

    可足车儿的脸色一变,目光从路边的那些盾牌手们,转移到了本方的正面,只见那几十条绊马索几乎在这一阵吼声响起的同时,全部落下,掉到了地上,而落地的一刹那,可以看到,上百的骑兵,冲过了本方的前线。

    铁蹄声声,踩踏着那些还在地上挣扎着想要起身的落马甲骑的身体,顿时就响起了一阵筋折骨碎的声音,就算这些骑士们浑身的重甲,可以刀箭难入,却也无法承受这连人带马近千斤的铁骑狠狠踩上时的下踏力,往往只来得及发出一两声闷哼声,就给踩出了内伤,鲜血狂喷,紧接着,一只,又一只的马蹄源源不断地踏上,很快,这扬起的烟尘中,就带了几抹血色。

    檀韶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在他的马前,一个队长模样的燕军俱装骑士,好不容易从地上挣扎着爬了起来,他的手里拿着一根狼牙棒,狠狠地挥身了檀韶座骑的马头,面对成百上千骑蜂涌而至的骑兵,他也知道这下绝不可能逃过去,索性就如同他嘴里的吼声一样:“同归于尽吧!”

    檀韶的眉头一挑,厉声道:“不自量力!”他的大戟放平,手肘向后一摆,准备进行突刺,突然,只听到“呜”地一声,一箭从他的身边飞过,从他这个角度看,甚至可以看到这一箭飞射出去时,尾翼在剧烈地微摆着,以控制箭身的平衡,而这一箭不偏不倚,正好从那个燕军小校的嘴里射了进去,他那连人带甲足有二三百斤重的身体,居然给这一箭之力带得飞出去三步之远,在身体下落的一瞬间,檀韶的这一戟也如期而至,狠狠地扎中了他的面门,顿时,这个脑袋就如同给打烂的西瓜一样,凌空暴裂,鲜血和脑浆,溅得檀韶满身都是,为他本就是如血洗般的盔甲,又多出了一抹新鲜的殷红。

    檀韶扭头一看,只见刘钟正手持着大弓,弓弦在微微地晃动着,檀韶不满地摇头道:“你小子抢我人头!”

    刘钟哈哈一笑,把手中的大弓随手一抛,顺手抄起了鞍上挂着的长枪,也作出了突击的模样:“这狗头早给你打爆了,有啥好抢的,阿韶,冲阵当心!”

    檀韶冷笑道:“跟紧我,别丢了!”而他的话音未落,大戟就是又一次挥击,同时低下了头,一根势大力沉的铁骨朵,从他的头上堪堪地扫过,强烈的气劲甚至让他的满头盔缨都随之飘舞,而就在这铁骨朵掠过他的头盔飞过的一瞬间,他手中的大戟也如同闪电般地击出,不偏不倚,正好刺中了来敌的腰部。

    “噗”地一声,两马相交时巨大的速度加成,伴随着檀韶这夺命一戟,即使是身着双重重甲的这名俱装骑士,其盔甲也无法挡住,他的腰部顿时给割开了一条长成尺余的口子,血淋淋的大肠,还有被这一戟而切成两段的脾脏,就从这个口子里哗啦啦地流了出来,而他本来狠狠抡击铁骨朵的右臂,顿时也失去了力量,这铁骨朵脱手而出,向前而飞,直奔着刘钟的面门而来。

    刘钟一伏身,这铁骨朵在他右脸边上不到一尺的地方落了地,而在他右前方五步左右的位置,那名右腰给开了口的俱装甲骑,正无力地从马身上滑落,之前流出的肠子,已经拖到了地上,让人观之欲呕。

    刘钟一声厉啸,长枪飞快地一突一刺,正好刺中了左边三步左右,一个正在引弓搭箭,想要射向自己的甲骑,这人的咽喉处给一枪扎入,顿时泛起了一朵血花,当刘钟的长枪闪电般地收回时,两骑交错而过,那人的喉间顿时就象是拔开了塞子的酒桶一样,血箭喷涌而出。

    随着刘钟和檀韶两大猛将当先突入,三百余骑第一波冲击的晋军骑兵,狠狠地撞进了俱装甲骑的前锋队伍中,因为这些甲骑给绊马索所阻拦,又把攻击的目标转向了两边的盾牌手和长索手们,几乎是停在了原地,被全速冲锋的晋军骑兵们当面撞上,只一个照面,就有六七十骑落马,晋军的这些骑士们,击刺之处无不是敌军的面门,咽喉,腰部,胁下等甲胄难以防护到的要害,致命之处,加上战马冲击时的巨大威力,一击下去,几乎都是毙命。

    反观燕军的骑士们,匆忙间好不容易把槊尖或者是弓箭重新指向了十余步外,从烟尘中杀出的晋军骑兵们,慌乱间,即使是身经百战的俱装骑士们,也难免失了准头,连刺带射,也不过击倒了十余骑对面的骑兵,甚至都无法让对方冲击的速度慢下半分,电光火石间,晋军的骑兵如呼啸的狂风一般,掠进了燕军甲骑队列之中,所过之处,马上的燕军甲骑如纷乱的树叶一般,不停地坠地,血光四溅,顿时就让空气中,充满了浓烈的死亡气息。

    可足车儿双目尽赤,烟尘之中,不停地仍有晋军的骑兵冲出,看不清数量的多少,而在两边潜伏的那些盾牌手和长索手们,这会儿也长身而起,抄着短兵,就向本方混战中的骑兵们冲了过来,由于燕军的甲骑几乎都是在原地,没有速度,而这些手持利剑或者是大斧的吴地轻兵们,几乎不去攻击马上端坐的骑士,而是大刀重剑专门对着马腿,马腹招呼,只一眨眼的功夫,就只听到前方的战马声悲嘶不断,一匹接一匹地倒下,而马上端坐着的甲骑战士,拼命地挥舞着手中的兵器抵挡,可是一旦落下,就再也不看到哪怕是那些挥舞着的矛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