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东晋北府一丘八 指云笑天道1

第三千零八十六章 妻女被掳心如焚

    马头西部,三十里,沙市集。

    王镇之面沉如水,站在集市外的一处小丘之上,看着四处冒着黑烟的这处小镇,十余个衣衫褴缕的百姓,跪在他的面前,为首的一个老人,脸上老泪纵横,不停地磕着头:“王司马啊,您可要救救我们啊,救救我们沙市集的女娃啊。”

    檀道济的眉头紧锁,按剑而立在王镇之的身边,叹道:“这些羌贼,着实可恶,到处抢掠,这江陵城方圆几百里,已经有八十多个村落给这样祸害了,而我们这一路前来,这已经是第七个给抢劫的镇子,就连郭寄生这些贼寇,都没有这样丧心病狂过!”

    一个民众抬起头,这是一个三十多岁,孔武有力的汉子,他咬着牙,恨恨地说道:“若不是刺史大人不允许我们荆州百姓保留武器,解散各村各乡的自卫队,那些羌贼又怎么能来去自如?他们来我们村落时,也就几十骑,要换了以前,我们村里百十个后生手里有武器,也能把他们赶走的,可这回,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肆虐!”

    那个老者转回头对着这个后生大声呵斥道:“二壮子,休得胡言,这封刀令又不是一天两天的,灭了桓振后就是如此,平时也是太太平平的,只是…………”

    他说到这里,叹了口气,转而向王镇之拱手行礼道:“王司马,请你原谅二壮子,他,他是因为媳妇给羌贼掳了去,一时激动,才在这里胡言乱语,并非是对朝廷的国策有何意见啊。”

    二壮子大声道:“苍伯,不用说了,夺妻之恨,不共戴天,若不是当时想着老母还在,我早就跟羌贼们拼了,就算跟三狗子,二呆他们一样当场死了,也没什么遗憾的。王司马,我彭二壮不求别的,只求你给我发一把刀,一根矛,我自己去跟羌狗拼了!”

    周围的十余个乡丁们也都跟着嚷了起来,他们每个人身上都是跟这二壮子一样,青一块紫一块,有些人还受了刀箭伤,包裹的位置不停地渗着血呢,看来,虽然手无寸铁,但在反抗羌骑时,也没少吃苦头。

    王镇之的眼中泛着泪光,大声道:“诸位父老,是我们这些荆州文武官员无能,让大家受苦了,这回我们带兵收复妖贼所攻掠的地方,就是为了保境安民,恢复一方的宁静,请大家暂且回村,等后续的收容部队到来后,可以回江陵暂住,那里是安全的。”

    这个身为村长老的苍伯说道:“王司马啊,这里是我们的家园,是我等沙市集的百姓世代所居之地,也是我们的祖先坟莹所在之处,就算是死在这里,我们也不愿意离开,现在我们没有别的要求,只求你能发给我们一些兵器,让我们的百姓能去追回自己的妻女,就算追不回来,拼死了,也无怨无悔了啊。”

    一边的乡民们全都大叫道:“给我们兵器,我们自己去打,我们自己去打。”

    王镇之的眉头紧锁:“各位父老,请冷静,羌贼多是骑兵,人数众多,需要大军将他们击败,各位的家人才可能得以解救,不要一时冲动,去做无谓的牺牲啊。以前妖贼在吴地时也抢掠过不少百姓,最后打败他们时,也都救出来了。”

    二壮子恨恨地说道:“王司马,不要说这种话,要是你的老婆女儿给妖贼抢了,你会这样轻飘飘地一句带过吗?”

    苍伯连忙回头给了二壮子一个耳光:“你不想活了吗,这种话也敢说?!”

    二壮子的嘴角一下子给打得淌血了,那是原来就有的一道疮疤的破裂,显然,之前跟羌人的反抗中就留下了这个伤痕,他也不去擦抹血迹,大声嚷道:“老婆给抢了都不去抢回来,那还不如死了拉倒。身为父母官不去保护子民,那就让我永远闭嘴吧!”

    王镇之紧紧地咬着牙,他的拳头也已经握了起来,显然,他的愤怒也达到了临界点,并不是因为这个二柱子的言语冲突,而是因为作为一州司马的无能与愧疚。

    王镇之的身上,突然“扑通”一阵声音,是十余名跟在他身后的荆州本地将士跪了下来,包括了他的贴身护卫,也是他带着这三千州郡兵马的副将王国儿,王镇之回过头,只见王国儿沉声道:“主公,我等愿领兵追击羌贼,救回被掳的妇女!”

    檀道济沉声道:“王副将,你这是做什么,现在敌情不明,羌骑可是有两万之众,以我们现在的实力,难言必胜。”

    王国儿沉声道:“末将虽然不才,但也知道当年君川之战,刘裕刘大帅带着三千北府军,就敢挑战数万匈奴铁骑,最后正面与之交战,将之一举击溃,从此北府军名扬天下。”

    “末将还知道,京口建义之时,刘大帅不过一千多老兵,就敢向拥兵十万的桓楚大军挑战,七天时间,就打下了建康,恢复了大晋。”

    “末将更是知道,刘毅刘抚军当年西征之时,也不过几千兵马,却是敢直接追到这荆州,追到桓氏经营了几十年的老家,消灭了数以十万记的楚军,这才有了荆州,而此地的百姓之所以甘愿放弃武装,不留一刀一矛,就是被北府军的气势所震慑,不敢再有半点反抗之心。”

    “这些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战例,在北府军的建军史上,出现过无数次,连我们这些荆州本地人,都心驰神往,可是,今天,却有一个北府军的将军在这里说,敌众我寡,敌强我弱,敌人有埋伏,所以,我们就得眼睁睁地看着这些羌骑毁我村庄,杀我父老,掳我妻女,而不管不顾。”

    檀道济双眼圆睁,按剑厉声道:“王国儿,你什么意思,难道说,打仗就靠着一股血性,无脑冲击吗?你可知这些妖贼以前多少次设过陷阱,我们北府军战士为之吃过多少亏?”

    到彦之的声音冷冷地响起:“檀将军,在乌林渡口的贼人步骑不到一万,大多数的羌骑现在还四散掳掠,并不在前方,此时攻击,正当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