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要离刺荆轲

第五百五十四节 告状的艺术

    张越看着天子的反应,心知火候要把握好,不能太过心急。

    于是,他低着头,一言不发,但神色却是一副忧郁至极的样子。

    这就更让天子深深的感觉自己的脸被人打的啪啪的响了。

    天子一怒,流血漂橹,伏尸百万!

    说的就是这位陛下!

    他看着张越,逼问道:“卿为何不说话了?”

    “臣惶恐……”张越啪的一下匍匐在地上,顿首道:“臣不敢欺君,但又害怕,说出来恐怕会被以为是小题大做,甚至于意欲离间天家外戚……”

    “嗯……”天子听到这里,如何不明白?

    肯定是有那个混蛋,仗着自己是外戚,对这个张子重做了某种让他无法接受,也无法退让的事情。

    “外戚……”天子冷哼着,心里面杀机浮现。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这皇室外戚,飞扬跋扈,目无王法,天子也不是第一天知道了。

    这几十年来,他的外戚们,除了卫青、霍去病、李广利外,就没有一个能让他省心的。

    很多人都曾仗着他的宠幸,在外面胡作非为。

    在一般情况下,他也没有办法,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

    现在这个事情,却是无法接受,也不能接受的!

    这朝野上下,谁不知道,张子重是一他亲自发现和一手提拔的大臣。

    而且是预留长孙的辅佐大臣!

    而且,这个臣子,一直让他很满意,非常信任,甚至视若子侄一般。

    但现在……却有人打上了张子重的主意。

    这是打他的脸,还要在上面踩一脚!

    万万不能接受!

    张越却是趴在地上,连一句话也不说。

    因为他知道,此时无声胜有声。

    不说话比说话的效果要好一万倍!

    曾经的公务员生涯,早已经让他明白,在领导面前告状,光有理是没用的!也是要讲技巧和手段的。

    毕竟,这天下有理的人万万千,谁没受过点委屈?谁没被人打压过?

    遇到问题就找领导哭鼻子,哪怕领导愿意给你做主,心里面也会觉得你这个人不成大器,难当大任!

    小小事情,就知道告状!

    从此以后,再想让领导加担子,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所以,既得让领导知道你的委屈和难处,还得不让领导为难。

    对吧!

    毕竟,很多时候,你告状的对象,说不定在领导面前,也有几分薄面甚至比你面子大多了。

    怎么可以让领导难做?

    聪明的人,会知道,怎样准确的传达讯息。

    就像现在,哪怕张越将一切始末都原原本本的说了出来,有什么效果?

    撑死了,恐怕也就是天子会出面打个招呼,让那些外戚们缩回去。

    缩回去有什么用?

    躲得了初一,还躲得过十五?

    别人在暗,自己在明。

    想要对付自己,那些家伙有的是手段!

    还不如趁着这个机会,给事情埋下扩大化和爆炸的导火索。

    所以,本着弄死人不偿命的想法,张越将脑袋深深的埋到地板上。

    天子看着张越,有些生气的训斥道:“爱卿不说,朕就不会去查吗?”

    “卿难道以为朕是那种会护短的人?”

    这话就有些诛心了。

    虽然事实确实如此!

    这位陛下,乃是汉家有史以来最护短的君王!

    他喜欢的臣子,不管犯了什么错,他都会护着。

    你看李广利,每年收到的弹章,堆起来恐怕能磊成一座小山。

    但,任何对李广利的指责,不管有没有证据,统统只能是留中。

    外戚也是如此!

    不过,既然天子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

    张越不好再遮遮掩掩,免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于是张越微微抬头,拜道:“臣谢陛下厚爱……只是,臣觉得此事臣自己可以处置……”

    “身为人臣,臣不敢让陛下为臣的事情难做……”

    “难做?”天子奇了,他笑了:“这世上还没有能令朕难做的人!”

    自然,他也已经猜到了是谁了。

    现在,整个宫廷之中,能够让他难做的女人,只有一个钩弋夫人。

    那个年轻的妃子,确实让他很喜爱。

    在她身上,自己总能想起年轻时的风采。

    自然,爱屋及乌,赵家外戚确实有些稍稍跋扈。

    但……

    即使是这样,赵家也不该,更不能将主意打到张子重身上!

    这是藐视他!

    这是羞辱他!

    目无君上!

    天子暗暗的握紧了拳头,内心之中,怒火燃烧。

    他看着张越,轻声道:“即使卿不说,朕也会查清楚的……”

    钩弋夫人?

    好吧,他是宠爱不错。

    但……

    张子重呢?

    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宠臣,一个能干的臣子那么简单。

    他更是承载了他最后希望的人!

    虽然希望渺茫,但至少有个念头不是?

    而这些日子,在这个臣子指导和服侍下,他通过种种方法调整作息,食补食疗,身体甚至变得比去年还好一些了。

    在一个能让他有望长生,至少长寿的臣子面前。

    区区一个妃嫔,还真是不够看!

    正如他当初,在传说中的黄帝飞升之地,对着大臣们公开说的那句话一样:“嗟呼!吾诚得如黄帝,吾视弃妻子如脱履尔!”

    这确实是他的想法,更是他内心深处的执念。

    刘家的君王,也素来如此。

    薄情寡义,刻薄寡恩,代代如此!

    不过,或许因为祖宗们太自私了,所以从宣帝开始,代代变情痴。

    哀帝甚至陷入了短袖之恋。

    张越却是知道火候差不多了,再玩下去,可能会玩脱,于是恭身拜道:“臣无他言,只愿陛下龙体安康,万寿无疆,久视天下而已!”

    他顿首再拜道:“臣该去给陛下熬参汤了!”

    说着就再拜而辞。

    天子却是看着张越的恭敬的身影,悠悠叹道:“忠臣啊!”

    是啊,多好的臣子啊,宁愿自己委屈,也不肯让君父难做!甚至受了委屈,也还惦记着君父的养生!

    特别是那一句‘久视天下’让这位陛下,怦然心动。

    霍去病卫青之后,多久没有见过如此赤诚之人了。

    想到这里,天子的脸色就变得极为难看了。

    这么好的大臣,还有外戚要下黑手,下绊子。

    这些外戚这么做,完全是不顾朕的长寿大业啊!

    该杀!该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