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要离刺荆轲

第六百七十九节 普世价值(1)

    泥靡满脸通红,用尽了一切力气。

    然而,他发现,自己的力量,在此刻实在是太弱小了!

    哪怕拼尽所有!

    纵然赌上一切!

    自己,宛如草原上的羊羔,在恶狼面前一般,几乎没有反抗的可能!

    “你!”泥靡瞪大了眼睛,满心都是惊慌!

    他怎么也想不到,面前的这个看似柔弱,看不出有任何肌肉的汉朝大臣,居然有这样的力气!

    张越却是看着他,微微一笑,然后就轻轻松开了将这个小昆莫钳的动弹不得的手掌。

    对于自己的力量,张越现在已经没有了能对比的对象了。

    后世的奥运会举重冠军,抓举能有两百公斤,挺举能有两百三十公斤,基本就可以稳拿金牌。

    这还是九十公斤以上级别的运动员。

    而现在的张越,轻轻松松就可以打破这些纪录。

    不仅是力量的增长,在持续爆发和持久方面,张越只要想,也可以打破任何世界纪录!

    这么说吧,后世米帝的传奇拳王泰森先生,一击重拳的极限爆发力量大约是四百到五百磅的样子。

    而张越只要需要,随时可以打出这样的重拳,而且可以连续打出上百计类似的重拳!

    张越自我评估,现在的他,已经差不多臻于人类这个物种的极限了!

    纵然项羽复生,吕布持戟而来,李元霸穿越时空,三强聚集,张越也有信心和这三位大战三百回合。

    便是霸王龙,也未尝不能单挑几个回合!

    所以,这位乌孙小昆莫的力量,在他面前,才显得如此脆弱。

    陡然重获自由,泥靡震惊万分的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身体。

    这爆炸性的肌肉,强壮的身体,无数次锻炼和捶打后的搏击意识,曾经引以为傲的无数东西,在此刻,支离破碎。

    他完全想象不到,对方是用怎样的方法,如此轻易的制服了自己。

    未知带来恐惧,恐惧衍生出忌惮。

    “阁下,是如何做到的?”泥靡低声问道。

    恰在此时,一个大鸿胪官员捧着一套汉家标准贵族服饰来到了张越面前,顺口替张越翻译了泥靡的话。

    “呵呵……”张越轻声笑着,拿起那套贵族服饰,为泥靡披上,然后指着自己的大脑,说道:“人与禽兽之分,在于思考!”

    “故而森林的猛虎,可以伏杀数倍于己的野牛,却丧命猎人之手!”

    “是猎人的力气比猛虎大吗?”张越拿起一顶冠帽,戴到泥靡的头上,极为自然的为他系好冠带:“不然!是猎人知道运用自己的技巧,并制造出弓矢!”

    “而使者在吾眼中,与森林之中的猛虎无异!”

    “何也?盖使者空有武力,却没有与之相配的才德!”

    “人无才能,禽兽也!”

    “人无德行,夷狄也!”

    “唯拥有才能,匹配上道德之人,才能称为君子!”

    “而自古中国,君子之国,礼仪之邦!”

    泥靡傻傻的听着张越身旁的那位大鸿胪官员的翻译,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之中。

    对于他来说,今天这过去的不过几分钟所受到的挫折与打击,比他过去二十年的总和还要多!

    更可怕的是,他还没有反抗的能力!

    就像乌孙的国力,在这强大的汉朝面前一般,几乎没有挣扎的余地!

    而人类这个物种,在遭遇不可抗力时,一般只有两个选择。

    一,膜拜和崇拜它!

    就像漫长的历史上,无数国家和民族,在天灾和瘟疫面前,束手就擒,五体投地。

    二,想办法去解决、破解并战胜祂。

    可惜,有史以来,至少到现在为止,独有诸夏民族拥有这样的魄力!

    天破了,自己补!

    洪水来了,我们疏浚!

    十日横空,炙烤大地,便制造神弓,将那罪魁祸首射下来!

    让它血债血偿!

    被东海淹死,就把东海填了。

    被君王冤杀,那就化作厉鬼,将君王带下地狱!

    这种民族气质和底蕴,地球上还能找到第二个吗?

    所以,泥靡的选择,毋庸置疑,是走上了亚伯拉罕废物的老路。

    就像他的祖先一般,在不可抗力面前,卑躬屈膝。

    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张越,问道:“要如何才能成为类似贵使一样的君子?”

    他自然非常想要知道,如何能像张越这样,具备如此伟力!

    张越当然也明白他的意图。

    微笑了一声,张越挥手让人,为这位小昆莫系好绶带,然后道:“想知道?”

    “那就随我来吧!”

    “中国何以称为中国?我汉室何以制霸天下?”

    “使者想要知道的答案,都可以自己去探索!”

    历史早已经告诉张越,想要慑服别人,让其心甘情愿的为你驱策。

    文化、制度、思想和意识形态上的慑服,至关重要!

    而武力和军事镇压,其实只能起到让别人害怕和畏惧的因素。

    汉匈百年争霸,发展到现在,之所以僵持至今。

    张越以为,汉室的软实力,并没有被完全发挥出来,是主要因素。

    而文化上的软实力,有些时候,甚至比真刀真枪,还要犀利!

    后世米帝,能弹压世界,镇压地球。

    靠的东西,除了强大的海陆空硬实力外,还有无孔不入,渗透到方方面面的各种文化软实力!

    而现在的汉室,具备了类似米帝的强大硬实力!

    李广利兵团,数十万大军,陈列在边塞,足以击败和消灭,已知世界的一切对手。

    然而,受限于力量投送能力和漠北、西域复杂的地理环境,汉军竟被匈奴人和他的狗腿子们死死的钳制在了浚稽山以南,天山以北的狭小区域。

    一个白龙堆,压制了汉军三十年!

    这完全不能接受!

    讲道理,张越觉得,汉室完全可以打起‘普世价值’的旗帜,直趋西域,一路上箪食浆壶,西域各国人民争相迎接王师解放。

    可惜,自霍去病后,汉军军方,很少有人注意善用各附庸民族和少数部族的力量。

    汉文化的普及和同化工作,近乎限于停滞,甚至出现了倒退!

    湟水胡骑义从和乌恒义从,与长安渐渐离心离德,就是最大的证据!

    所以,趁着这次乌孙小昆莫来使,张越打算塑造一个可以有效宣传,符合汉家战略利益的‘普世价值’系统。

    然后,就可以为西域和中亚各国人民,送上中国人民的亲切问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