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要离刺荆轲

第一千一百零八节 变迁(2)

    使者一行,换下官府,换上常衣,打扮成来居延做买卖的邯郸商人。

    然后就近找了一个村落,靠了过去。

    还未接近村口,便有十来个穿着皮甲,带着长剑的年轻人,骑着马靠了过来,满是警惕,为首之人的问道:“来者何人?”

    “在下邯郸张安,来居延做买卖,路过贵宝地,想要讨口水喝……”使者笑意盈盈的拱手道:“未知诸位能否行个方便?”

    “邯郸来的?”骑着马的年轻人,打量了一番使者一行,虽然依然有些狐疑,但明显放下了警惕心,手里的剑也都收了起来,但为首那人却忽然问道:“可有传符?”

    “拿来与某看看,做个登记……”

    “传符?”使者楞了一下,什么时候,居延这里居然要查传符?

    他曾奉命多次前往邯郸、雒阳,传达天子诏命。

    在他印象里,好像一般只有出入大城要塞,才有可能要查传符。

    平素路过村寨、县城,压根不需要传符这种东西。

    那些年轻人,看到使者愣神的神情,猛然间重新拔出了剑,人人眯着眼睛,虎视眈眈的盯着使者等人,使者甚至发现,已经有人将手摸进了怀里,并从中拿出一个类似哨子一样的东西,就要衔进嘴里。

    使者见到这个样子,赶忙道:“传符有!传符有!”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用绳子串起来,由几十个竹制长片组成的物件,从里面找了找,然后拿出一个竹符,递了过去,笑着道:“尊驾请看,此乃邯郸尉签发的传符……”

    为首的年轻人疑虑着接过竹符,拿着在手里看了看,然后念了出来:“邯郸左闾张氏次子安,身长七尺二寸,肤白脸圆,额间有痣……”一边念,他一边核对着身份特征,待确认无误,他才挥了挥手,对身后人道:“解除警戒!”

    “诺!”身后的年轻人纷纷应诺,将长剑与哨子都收了起来。

    然后,那为首者对使者拱手道:“张家君子,此地乃是居延都尉辖区,甲渠候前村,在下王大,受乡蔷夫之命,为此村里长,先前多有怠慢,望君子海涵……”说着便将那竹符还给使者。

    使者笑了一声,接过递回来的竹符,问道:“敢问里长,何故问在下要竹符?”

    王大嘿嘿一笑,面朝北方拱手道:“君子有所不知,此鹰杨将军之令也:盖出入村闾、城塞之人,不问由来,皆当查其传符,录其名讳,记其出入时刻,不如令,里正、乡吏鞭三十,蔷夫罚金三金,笞五十……”

    他说着,就向身后招招手,马上就有人拿着笔墨与一卷竹简跑来。

    王大笑呵呵的看向使者一行,道:“劳驾诸公皆来登记一下,报一下各自姓名、籍贯……”

    使者听着,心中大惊,问道:“居延皆如是?”

    王大点点头:“皆如是!”

    他翻身下马,接过一个年轻人拿来的竹简与笔墨,然后摊开来,单手持笔蘸墨,就要开始记录。

    也是这个时候,使者发现,这个叫王大的里正是个残疾。

    他的左手缺了两根手指,双腿走路似乎也有些不稳的模样。

    此外,使者还发现,他的露出的右边袖子之中,有一条狰狞的形如蜈蚣一样的可怖伤疤。

    这条伤疤是如此之深,以至于哪怕现在愈合了,然而他的手臂肌肉也仿佛被人分开了一样。

    显然,这个王大是标准意义上的丧失劳动能力的残疾!

    左手失去的两根手指,本已使得他无法和正常人一样握持物体,而手臂那条恐怖的伤疤,却足以使得他的整条右手都可能用不上力,最多只能从事最基本的生活起居,穿衣吃饭。

    高强度的劳作,却是必然不可能的了。

    王大发现了使者的神色,他也不避外,更没有半分的自卑之色,反而极为坦荡的干脆挽起袖子,将他右臂的那条伤疤彻底坦露在使者眼中。

    那是一条足足长达三四寸,沿着右臂侧面深入肌肉之中最少一寸多,可能曾经砍开了血管、筋骨的伤口!

    使者立刻就在脑子里形成了一个画面在战场上,有敌人从侧面举刀或者用类似长剑的武器朝这个王大劈砍而来,在紧急关头,这个王大在来不及躲闪的情况下,下意识的举起自己的右手格挡,于是敌人的劈砍直接砍在了他的手臂上,立刻破开了他的肌肉、血管,幸亏他的那个敌人的武器不够锋利,或者他的手臂当时有护臂,否则……他的整条手臂都会被砍断!

    “阁下是军伍出身?”使者问道。

    “嗯……”王大哂笑一声:“俺曾给李广利当过兵……”他毫不顾忌的直呼着李广利的大名:“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俺现在,已经不是军人了,也当不了军人了……”

    使者听着,目瞪口呆,李广利……虽然如今已经没有过去那么风光了。

    但再怎么说也是大汉列侯,顶尖的权贵。

    见到使者惊讶的神色,王大却是见怪不怪了。

    他蹲在地上,拿着笔,开始记录起使者一行的人数、车马数量与形体特征。

    使者咪着眼睛,瞟了一眼,他发现这个王大写的文字,歪歪扭扭,其中许多都是错别字,哪怕是写正确的那几个字,也是缺笔少划。

    很显然,他的书写能力有待加强!

    王大写完,抬起头看到使者的样子,有些憨憨的笑了笑,道:“让张君子笑话了,俺学文识字才三月,这笔字确实有些丑……”

    “三个月……”使者惊了:“您从前没有上过蒙学?”

    “俺小时候那有钱上蒙学?”王大笑了起来:“黔首家的孩子,能吃饱肚子就不错了!”

    说到这里,他就拱手面朝居延方向:“多赖鹰杨将军张公不弃,教我以文书,授我以职,给我以衣,我才能有识文断字,知法学令之日!”

    使者闻言,眼睛更加惊讶:“您的意思是……鹰杨将军教过您?”

    王大听着,顿时笑了起来:“鹰杨将军何等英雄,俺岂有那个荣幸,能得将军亲自指教?”

    “俺不过是曾在每三日的文课上,有幸曾听将军麾下明公教授而已……”

    使者更是满头雾水了。

    完全搞不懂,那张蚩尤在居延搞什么?

    但又不好多问,只好憨笑了一声,将这个疑虑埋在心中。

    王大却是收起笔墨,将登记记录好的竹简交给一个看上去不过二十来岁的年轻人。

    然后对使者道:“如今,登记已成,客人可随我入村……”

    “正巧昨日村中小儿辈猎了野彘,客人等若不嫌弃,可来我家吃些酒肉……”

    “这怎么好意思?”使者笑了一声。

    王大却是慨然道:“客人放心吃就是了,居延苦寒之地,旁的不多,酒肉还是管够的!”

    使者立刻好奇了起来:“居延此地,何来酒肉?”

    要知道,哪怕是在内郡,纵然是在长安,也没有什么人敢拍着胸脯说:酒肉管够。

    更不会有人敢随意拿着酒肉来招待客人。

    在长安闾里亲戚来了,都未必会有肉吃呢!

    王大笑道:“客人有所不知,鹰杨将军有令,命各塞、烽燧及斥候、民兵,着力捕杀野彘、野兔等属……”

    “自开春以来,各塞、烽燧,皆响应将军之命,各村青壮纷纷入山捕杀野彘、野兔……”

    “旬月来,彘兔之肉,日日皆有啊……”

    居延虽然开发了二三十年,但是,过去的这些年来,居延的主要目标是对外作战,而非经营。

    居延的农业,基本是粗耕,完全靠天吃饭。

    基本上,青壮都去从军了,山林里的野猪、野兔也就没有什么人管。

    而因为人类活动的存在,狼、虎、豹这等猛兽几乎被驱逐干净。

    于是,野猪、野兔在居延与浚稽山里泛滥成灾。

    以至于,常常有野猪下山,啃食百姓的庄稼,甚至出现伤人**。

    但,因为居延的主要精力是对匈奴作战,这些野猪、野兔也就是出了事就组织捕杀一次。

    真正有规模有组织的肃清,几乎没有。

    直到那位张蚩尤上任,将野猪野兔的威胁提升为居延的头等大事。

    不止发动百姓、民兵,展开捕杀活动。

    还命令军队,投入到猎杀之中,并将之作为训练任务。

    而正好这个季节是野猪、野兔的繁殖季。

    于是,各地百姓、军民,顿时过年了。

    每天都有人能猎回野猪、野兔。

    有些村子,一天就能猎杀足够全村吃一个月的猪肉、兔肉。

    此外,官府还组织百姓,进行渔猎。

    从遍布居延泽的溪流湖泊河流之中捕捞鱼群。

    更在各地湿地、湖泊、溪流里截留养鱼。

    居延丰富的自然资源,得到彻底开发利用。

    于是,居延百姓的胃里一下子就塞满了肉类,以至于他们能将一些陈粮酿酒。

    特别是从鹰杨将军府邸流传出来的蚩尤酒酿造之法,在这几个月里传遍整个居延。

    这种口感辛辣,味道醇厚,回味悠长的酒类,不似从前的浊酒,乃是以酒曲发酵后蒸馏而来,所以又号白酒。

    这种酒一流传出来,便广受居延军民欢迎。

    甚至连匈奴、楼兰、车师,也慕名而来,重金求购。

    一石蚩尤酒,如今甚至可以从胡人那里换得犍牛一头或者骏马一匹。

    所以,如今不止是民间在酿制。

    官府也在酿造。

    鹰杨将军甚至以自己的名义,从整个并州的郡国官仓里,大量抽调陈米陈粟来酿酒。

    用粮食换牲畜,这买卖……自然是大赚!

    使者不知道这些内幕,跟着王大进了村里,来到他家。

    果不其然,王大马上就招呼妻妾,烤制彘肉、兔肉。

    数十斤的肉,被摆上了烤架。

    油脂在火上滋滋的响着,香味弥漫,许多人都直咽口水。

    但使者的关注却不在肉上,他的眼睛,四处飘着,观察着、打量着。

    自入村以来,他内心的疑虑就越来越多。

    因为这个村落,与他想象根本不一样。

    村中屋舍整洁,道路干净,几乎看不到什么垃圾。

    似乎有人每日定时打扫一样。

    此外,村里的女人有些多。

    一路看过来,不过十来户人家,使者就看到了二三十个女人。

    都是些看上去不过十六七岁,最多十仈Jiǔ二十岁的女子。

    她们穿着汉家孺服,梳着标准的汉家妇女发鬓。

    就是脸型、眼眸、发色、肤色不是中国女子。

    多有金发碧眼、黑发褐目之种。

    这些妇人,基本个子不高,身形单瘦,与中国女子截然不同。唯一相同的可能就是勤劳、细致。

    以使者的观察,这个村落之中的成年男丁,基本都有一个胡人妻妾。

    像王大,他的四个妻妾竟全是胡姬!

    而且,从动作、手脚来看,皆是勤快肯干,任劳任怨的女子。

    再联想到之前所见,那些道路上被军队押送着的胡人奴婢们。

    使者不禁在心里疑问了起来:“张鹰扬从那里搞到这么多胡人?”

    “难不成,张鹰扬灭了某个西域大国?”

    对汉家来说,胡人不稀奇。

    长安的横街大道上,到处都是西域来的胡商。

    花街柳巷里,更是有着各方美人等待前去寻欢作乐的客人挑选,其中,有大批绝色胡姬。

    长安列侯两千石富商之家,也会为了逼格,而买胡姬胡奴,特别是列侯之家,若没有几十个匈奴奴隶,每日早晚跪在门口,都不好意思出去见人。

    然而……

    这些可都是需要花大钱去买的。

    特别是姿色不错的胡姬少女,在长安随随便便就能卖上好几万钱,甚至十几万,绝色可能几十万!

    然而,在这个村落之中,长安价值数万的胡姬并不少见。

    那王大的妻妾里,甚至有一个,姿色起码可值十几万。

    这就奇怪了。

    这居延的伤残老兵,哪来的钱?

    就算他有钱,他又如何保证不被人抢走?

    带着这些疑问,使者再也忍不住,于是寻了空隙,找到在烤肉的王大,问道:“王里正,何以居延胡人如此之多?”

    王大听着,顿时乐了,便对‘客人’介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