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要离刺荆轲

第一千两百一十五节 图穷(2)

    “诸位王兄莫慌!”刘据思虑再三后,看向在自己面前的这些‘兄弟们’:“仅凭那张子重,还翻不了天!”

    他确有这个自信说这个话。

    甚至,在内心中,刘据还为今日之事有所窃喜呢!

    作为太子,刘据对其父亲的了解,远比一般人要深刻的多。

    所以他很清楚,他的父亲,当朝天子是一个死要面子的君王。

    那孟氏之事,若没有牵扯到诸王,或者说,只牵涉到单独某位诸侯王,他还真没办法。

    但既然牵扯到了几乎所有先帝诸王子孙。

    那这个事情就有得商量了!

    民间有句话叫法不责众,宗室亦然!

    一念及此,刘据便对诸王道:“诸位王兄,明日早朝,诸位只须谴人向父皇上书,抢在那英候之前,告鹰杨骑兵擅闯民居,无令捕杀士民……”

    “千万记得,只告鹰杨骑兵擅闯民居之事,咬死了鹰杨骑兵乃是无令捕杀士民!”刘据叮嘱道:“至于剩下的事情,自有人去办!”

    刘据虽然没有参与诸王与群臣的议论与策划。

    但,事情他基本都是清楚的。

    孔安国、周严也都和他通过气。

    所以,刘据是知道,当前反张阵营的声势与力量是有多大的。

    只要诸王能抢在那张子重之前,把问题从孟氏造谣,往鹰扬骑兵擅闯民居,无令捕杀士民上引,就可以把水搅浑,更在那张子重头上扣上一个屎盆子。

    最起码,也可以叫其将精力与时间都浪费在这个问题上。

    等他把这个问题澄清清楚了,朔望朝已是尘埃落定!

    英候张子重,最起码也要丢掉一个重要职权!

    到那个时候,他就算是赢了,搞死了那孟氏,又有什么干系?

    孟氏造谣,弃市罢了。

    以孟氏换张子重重创!这买卖划算!

    至于诸王?

    那时候早已经全身而退,顶多不过丢几个替死鬼出来交差,那时自顾不暇的英候,难道还有气力死咬着这个事情不放不成?

    诸王听着,虽然不明白刘据的意思。

    但既然太子都肯出来接盘了,他们自然没有意见,纷纷喜笑颜开的再三顿首拜谢,然后纷纷吹捧和逢迎着刘据。

    这让刘据感觉无比舒坦!

    这才是太子、储君该有的待遇!

    ……………………………………

    廷尉官邸。

    廷尉随桃候赵始昌正准备着给自己温上一壶好酒,与新买回来的龟兹歌姬好好的在月下赏月饮酒,风流一番,却不料,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然后,他的一个家臣就急匆匆的跑来禀报:“主公,有太子使者持太子符信,前来拜谒!”

    “快请!”赵始昌立刻就放弃了之前的念头,连忙穿上朝服,郑重的出迎。

    刘据所料没错!

    赵始昌确实是一个胆子很小的廷尉。

    他甚至可以算得上是有汉以来最没有脾气和立场的廷尉了!

    任廷尉以来,廷尉诸事,他都是交给廷尉监丙吉等天子指派的属下去处置。

    而对所有案件,但凡涉及朝臣的,他都是先请示后决断。

    两年来,这位廷尉唯一一次硬气,还是跟着其他九卿,一起怼了一次丞相刘屈氂,将一部分权力从丞相府抢走。

    所以,当听说太子遣使来见,赵始昌顿时就一个激灵,冷汗都冒了出来。

    如今的朝政,他可是看得胆战心惊啊!

    哪里敢得罪太子?

    “臣廷尉卿始昌,恭迎家上使!”赵始昌亲自出迎,在那位持着太子符信的使者面前,胆战心惊的问道:“未知家上令使者前来,可是有什么吩咐?”

    “家上命我来此,乃是稍话与明公……”来者冷淡的看着赵始昌,对这位鹰扬党羽,他当然没有什么好脸色,硬邦邦的道:“卿欲为张氏臣乎?”

    赵始昌听完,亡魂大冒,立刻就跪下来脱帽谢罪:“臣岂敢!臣岂敢!臣刘氏臣也,天子臣、家上臣、太孙臣……”

    “哼!”来使哼了一声:“这样就最好不过了!”

    于是拂袖而去,留下被吓得三魂六魄都已经震动的赵始昌在原地像个木头一样。

    “怎会如此……怎会如此呀!”赵始昌急的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

    张释之、张相如……一位位曾得罪了储君,然后下场惨的连其子孙至今都在哀嚎的前辈廷尉的名字浮上心头!

    而他赵始昌,只不过是一个侥幸靠着逢迎拍马,走了后门关系,才混到九卿的大臣而已。

    顿时,他便急的手足无措,连忙大声叫到:“快去请廷尉监丙公来!”

    现在,他知道,能救他的大抵也就只有那位聪明能干,又是天子所欣赏的未来能臣丙吉了事实上,天子叫他当这个廷尉,也多半是想要他给那位廷尉监打掩护罢了。

    去请丙吉的人,很快就回来了,只是丙吉却没有请到,反而带来了一个叫他绝望的消息廷尉监吉,正在监狱,审讯英候送来的人犯。

    这立刻就让赵始昌明白了,太子使者的意思了。

    “卿欲为张氏臣乎?”

    换而言之,廷尉你想当刘氏臣吗?

    想的话,那就去给孤做些事情,证明爱卿的忠心,不然……

    卿就是要做张氏臣了!

    这突如其来的站队选择,让赵始昌整个人都不好了。

    太子他敢得罪吗?

    不敢的!

    他还想活命!

    更不想自己的子孙,沦落到如张释之子孙一样,在老家悲哀的高呼:“不能取容于世也!”

    但他敢去廷尉监狱,帮太子做事吗?

    也不敢!

    因为得罪了太子,太子想报复,怕也得等到登基。

    而得罪了英候鹰杨将军,报应恐怕马上就要来临!

    张蚩尤,可是手上沾满了鲜血的大魔王啊!

    况且,他在外界眼里,可是贴着鹰扬系的标签的!

    就这么跳反了,即使侥幸活命,撑到太子即位,但太子今年都四十多岁了,能当几年天子?

    可别到时候,太子刚刚即位,旋即就驾崩了。

    然后太孙殿下闪亮登场,那清单一拉,还是惨!

    思来想去,赵始昌的脸色立刻就变得黑漆漆的。

    若有可能,他真的是恨不能一头撞死在这里。

    “撞死?”赵始昌的眼睛一亮,他立刻大声叫来自己的家臣,高声惨嚎起来:“啊呦,痛杀我也!我的脚……我的脚……断了……”

    于是,众目睽睽之下,当朝廷尉随桃候赵始昌一头栽倒在地。

    他的脚崴了!

    不管别人信不信,反正随桃候家族上下言之凿凿,廷尉不小心在过门槛的时候崴伤了脚踝,已经不能走路了,大夫说起码要修养一个月!

    所以呢,廷尉连夜将自己的廷尉官印以及廷尉职权,全权授予廷尉监丙吉。

    然后,随桃候就宣布闭门谢客,要静养身体。

    这可真的是谁都跳不出错来!

    ………………………………

    “廷尉伤了脚?”张越呵呵一笑:“咱们这位廷尉的脚,伤的可真是时候……”

    言语之间,不免有了些不满。

    明天就是朔望朝了,作为鹰扬系里少数的九卿,随桃候的脚恰到好处的伤了。

    真巧!

    巧的不得了!

    很显然,这位廷尉是当了逃兵了!

    “君候息怒……”在张越身旁,丙吉忍不住给自己的上司说好话:“或许廷尉真的是伤了脚呢?”

    “丙公勿忧……”张越笑道:“吾没有怪罪廷尉的意思!”

    “事实上,廷尉能如此,已经很不错了!”

    是啊!

    廷尉赵始昌肯‘伤脚’,而不是直接背叛他,真的是很讲义气了!

    甚至算得上‘有情有义’!

    特别是在有对比的情况下!

    要知道,前日张越刚和人说了自己调了长水校尉、射声校尉进抵京畿。

    不过一个时辰,太子就知道了。

    然后整个长安城的勋贵都知道鹰杨将军调兵了。

    所以,李广利和刘屈氂没有撒谎!

    他身边确实出了叛徒!

    而且,这个叛徒大概是打着踩着他的尸骨,爬上权力顶峰的算盘。

    不过呢,这不奇怪!

    他张子重不是神仙,也没有系统,那里能保证自己身边的人全部无脑忠诚呢?

    秦始皇那么牛逼,尚且在身边养了赵高、李斯这样的二五仔。

    高帝那么威武,不还是一直被人背叛吗?

    到得身死,连昔日的枕边人也插了他一刀,刘氏差点就被吕氏给团灭了!

    事实已经证明在这名利场上,忠诚才是奇迹,背叛方是常态!

    所以,赵始昌能主动‘伤脚’,而不是选择直接跳反,来一个背刺。

    真的很够义气!

    义胆忠肝、义薄云天!几乎就是这正坛上的关二爷了。

    反倒是丙吉,真的让张越大开眼界了。

    在这敏感时刻,在这个暗流涌动之际,丙吉依然肯和他站到一起,为他背书,甚至亲自审讯抓捕来的孟氏犯人,亲笔录写口供。

    这真的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要知道,张越与之,也不过几面之缘罢了。

    但他却肯冒着得罪无数人的风险,来给张越背书。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知己’了。

    当然了,张越明白,丙吉有他的操守。

    但操守和原则这玩意,是最怕考验的。

    多少忠贞高洁的士大夫,一被考验,马上就水太凉、头皮痒,纷纷缩卵。

    所以,历史上丙吉能成为名臣,名垂青史不是没有道理的。

    “丙公……”张越拿着丙吉抄录好的口供,拱手谢道:“今日之事,来日再谢……吾尚要入宫,面见陛下,禀报今日之事……”

    “君候且去!”丙吉点点头。

    张越于是便拱手再拜,然后带着部下,走出这廷尉监牢,接着驱车直奔建章宫。

    到了建章宫宫门,他走下马车,对左右吩咐:“尔等自去!”

    便带着口供,直入宫门。

    等到进了建章宫,立刻就有着执勤的军官上前来,对张越道:“将军,请随末将来!”

    张越点点头,跟着这军官,沿着建章宫宫墙下的台阶,拾级而上,登上这巍峨的宫墙,然后来到了一处建立在城头上的阁楼里。

    几盏油灯,点亮了阁楼。

    “鹰扬……”赵充国的身影,出现在了张越视线中,而在赵充国身后,张安世坐在那阁楼一角,已经温好了酒,看上去似乎已经在此等候许久了。

    “尚书令!”张越走上前去,将手里拿着的孟氏口供,交到张安世手中,道:“此孟氏口供!”

    张安世接过那一叠厚厚的口供副本,没有看,只是将之放到一边,然后给自己湛满一樽酒,接着将其洒到酒案旁的阁楼地板上,轻声道:“大人,此樽请飨之!”

    然后,这位尚书令就夹起那叠口供,站了起来,对张越拱手拜道:“孟氏之事,多赖君候,来日张氏必有厚报于君候!”

    “不敢!”张越道:“孟氏者,虽尚书令之仇家,却也是吾之敌也,故而尚书令无须多谢!”

    在这个事情上,张越的轻重是拿捏的很好的。

    他可不敢因为这个时期就觉得张安世欠他的了。

    不过各取所需而已。

    张安世却是再拜,然后夹起口供,走出这阁楼,消失在夜色里。

    作为尚书令,张安世在这宫廷之中经营日久,有的是办法让这些口供出现在天子案前,而且,马上让天子看到。

    但,这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张安世有办法,能让今夜的长安贵戚们都知道这个事情,都清楚那些口供已经到了天子案前,并且御览过了。

    这才是重点!

    这叫投石问路,也叫打草惊蛇。

    不过,这都不是现在的关键。

    现在的关键在于谁才是张越身边的二五仔?!

    不揪出这个二五仔,他张子重就算这次赢了,以后睡觉都不会安稳!

    他走到阁楼中,张安世方才所坐的地方,张安世温好的酒,依然在咕咕咕的冒泡,烤炉里烤着的肉,也还在滋滋的响着。

    张越夹起一块肉,尝了一口,味道很不错,于是对赵充国招手道:“赵侍中何不来一起饮酒吃肉,闲聊闲聊?”

    赵充国笑了一声,摇头道:“末将尚有圣命在身,不敢懈怠……还是来日再与君候共饮……”

    张越也不管他,只是笑了一声,叹道:“侍中却是无这口福喽!尚书令亲自烤的肉,温的酒,可没几个人能吃到!”

    赵充国听着,难免笑出声来,但终究还是没有起身,他依然站在这阁楼门口,隐藏在黑暗中,眼睛死死的盯着这建章宫宫阙内外。

    这是他的职责!

    也是天子交给他的任务盯死建章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