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要离刺荆轲

第一千两百四十一节 篡国大盗(1)

    鹰扬大军的行动非常快速和果断。先是,骑兵直冲御道,瞬间突破了叛军的封锁,直趋建章宫。

    对叛军来说,要命的是,此刻正是黎明之前,他们的精气神都已经疲惫,全凭着一口气吊着的关口。

    在这个时刻,一支骑兵直插建章宫,并迅速突破了一切阻拦,杀到了建章宫北阙城楼下。

    叛军阵脚立刻大乱,人心与士气同时动摇。

    上上下下,都惊慌失措,各种谣言与流言,迅速的在所有人身边传开。

    有人说,鹰杨将军张子重,已经统兵三万,来援建章宫,誓要诛绝叛臣,扫荡长安,重还天下清明。

    也有人说,鹰杨将军的河西大军,已经入城了。

    更有人言之凿凿的说,张鹰扬闻未央宫起火,勃然大怒,张开了他额间的神目,长出了三头六臂,拿着十八般武器,要为太孙复仇。

    在这些谣言中,叛军立刻崩溃。

    许多本来倒戈的禁军,忽然就醒悟了自己职责,再次倒戈反正,将长戟与弓弩对准了一刻钟前还在并肩作战的同袍。

    而太子刘据身边,原本环绕了数不清的官员、贵族、大臣。

    但,仅仅在鹰扬骑兵直趋建章宫北阙后的一刻钟,他身边的人就变得屈指可数了。

    除了他本身的大臣以及从雒阳带来的人外,其他原本依附、依从的人,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甚至,还有人在逃离了刘据身边后,马上就带着家臣与私兵,跑去保卫玉堂殿,保卫天子了。

    便是刘据现在身边的人,也俱都慌了神,没有了主意。

    刘据自己也是手足无措,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因为他根本没有做过鹰杨将军此刻出兵的预案,也没有想过这个可能性。

    因为,所有人,每一个人都相信,鹰杨将军在一开始没有出兵,那么之后也不会出兵了。

    但他们哪里料到,那位鹰杨将军竟不按常理出牌?

    于是,便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很快,混乱就从上到下,全面蔓延。

    仅仅不过两刻钟,刘据就发现,他已经完全失去了对叛军的控制。

    现在,不止是墙头草跑光了。

    就连他身边原本的大臣与近臣,也跑的差不多了。

    曾依为长城的孔安国,在一刻钟前借口要去调兵护送太子,然后就不见了踪影。

    曾在他面前信誓旦旦,夸口‘天下事,臣能安定’的周严,脑袋被一群反正的禁军割下来,挂在枪头上。

    现在,刘据身边就只剩下了他的宾客张贺和张贺带着的十几个近卫侍从了。

    “家上,事已至此,臣请家上出奔雒阳!”张贺簇拥着已经失神的刘据,进入一间宫室里,然后跪下来对刘据道:“如此,或许还能有转机……”

    “毕竟,您是天子的长子,也是国家储君,陛下未必会真的降罪于您!”

    “您也可以将罪责,全数推脱给臣等近侍……”

    刘据却是摇了摇头,看着一片混乱的宫阙,与远方未央宫里升腾的火焰:“没有用了……没有用了……一切都结束了……”

    “张子重此刻方出兵,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情……”

    “此子,早有不臣之心,乃是窃国大盗!”

    “他之所以拖到现在,就是想要将孤与整个刘氏宗室一网打尽!”

    “无论是孤身边的藩王也好,玉堂殿中的宗室也罢,都是其网中之鱼!”

    “当秦倾覆,天下之大,何处有子婴容身之地?”

    “今汉宗庙将顷,天下又有何处是孤藏身之所?”

    “若真的是这样……”张贺跪下来磕头道:“您才更应该振作起来,想办法出奔雒阳啊!”

    “天下人岂会坐视这乱臣贼子,篡国乱政?”

    “况刘氏立国百年,恩威并施,天下人心在汉,只要家上您能出现在雒阳,振臂一呼,那么从河西到交趾,自山而东,自陕之西,天下豪杰义士揭竿而起,勤王来助,即使张子重真的有项王之勇,淮阴之智,又岂能长久?”

    刘据听着,摇摇头:“卿以为,张子重会给孤逃离长安的机会?”

    张贺见到这个情况,再看到外面的混乱已经越发严重起来。

    索性不再和刘据辩论了,他站起身来,对刘据恭身一拜:“家上,臣得罪了!”

    于是,便上前一肘子打在刘据的脖子后面,将其打晕过去。

    然后,他就开始脱掉自己和刘据身上的衣服,接着自己就要换上刘据的太子冠服,却被人拦了下来:“张先生,您的体型与身材,与家上相差甚远,还是让末将来吧!”

    这是一个从前在刘据面前,毫无存在感的近侍。

    他的身高、体型都和刘据差不多。

    张贺见了,叹了口气,问道:“壮士尊姓大名?”

    “先生不必问太多了!”这个近侍叹道:“当此国难之际,末将这些卑微的小人,又何足挂齿?”

    “您还是赶快和家上一起换上军服,趁早从便门那边出奔吧!”

    张贺于是郑重的向这近侍一拜,然后给自己换上一套小兵的衣服,又给刘据套上一件带血的戎服,这才带着人,背着刘据,假作乱兵,一路向着西方奔逃。

    此刻,整个建章宫内外,都已经彻底陷入混乱。

    叛军四散,到处杀烧抢掠或者奔逃。

    数不清的宫女与宦官尖叫着,到处逃命。

    而宫外,鹰扬大军已经彻底击破了外面的叛军,开始入宫。

    张贺知道,现在,每一秒都非常关键,于是不顾身体负担,带着身边最后的十余个卫兵,一路狂奔。

    中间,砍杀了好几个企图阻拦或者抢掠他们的乱兵。

    终于,在费劲了千辛万苦后,前方一处宫阙的出口,映入眼帘。

    此时,天已经蒙蒙亮,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

    张贺暂时停下脚步,喘息了几声,就背着刘据,向着那代表着生与希望的方向奔跑过去。

    但是……

    当他走到门口时,他忽然抬头。

    只见到了城头上,数十名弓弩手忽然出现。

    蓬蓬篷!

    弩机与弓弦同时震动。

    顿时宫门下一片狼藉,尸横遍野。

    汉太子刘据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