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要离刺荆轲

第一千两百五十一节 李陵再西征(2)

    永始元年二月初,西域匈奴左谷蠡王胡离率使团抵达长安。这个时候,长安已经基本恢复了。

    只是未央宫被大火烧了大半,复原工作一时半会也完不成,所以汉家只能在建章宫中举行朝会接见胡离一行。

    胡离被带着,来到还在襁褓中的皇帝面前叩首见礼。

    然后,他就听到了那位汉丞相、太尉、大将军、英候,代替那位还不能说话的小皇帝,问起他:“使者此来,李少卿可有什么话要带给天子?”

    “摄政王命外臣来此恭贺汉朝天子即位,恭贺丞相平定乱贼,并奉上牛马一万头,黄金三千金作为贺礼!”

    “呵呵……”张越笑了起来:“吾听说,西域最近诸事纷纷,贵国残剥黎庶,奴役人民,致使民怨纷纷……”

    “使者回去后,请转告贵国摄政王,要以民为本啊!”

    胡离恭身道:“小使必定将丞相的训诫转达摄政王……”

    “贵使请退下吧!”张越于是转过身去,抱起小皇帝,走向后殿。

    这可是现在的宝贝,一点闪失都不能有。

    不然,刘进就要找他拼命的。

    回到后殿,将小皇帝交给其母亲,也就是现在以太孙妃的身份抚养他的史妃手里。

    张越就回到前殿,召开军事会议。

    “匈奴人这个时候派使者来,恐怕李陵是要西征了!”张越说出自己的判断:“各方情报也能佐证这一点……”

    李陵要跑根本不是秘密。

    这从最近西域匈奴与汉家忽然增大的贸易量就能知道了。

    从正月开始,一个月内,李陵就向西域都护府以及居延、玉门榷市,运来了超过十万头牛羊以及数以万计的奴隶。

    而西域匈奴在经过重重打击后,早就已经变成一个苦哈哈了。

    他们在大宛抢的东西和财富,也早就被汉家出产的盐铁产业与瓷器、药材给换走了。

    也正是靠着李陵这个好人,张越才能有足够的财富和资源收买整个关中甚至天下的百姓、官员,将他的地位稳固起来。

    自然,西域匈奴忽然这么大贸易量,傻子都知道,李陵是在固泽而渔。

    “要不要让他西征?”张越问着自己的部将与臣子:“大家都说说……”

    “丞相,末将以为,李少卿西征不是不行……”刚刚从齐郡回朝的辛武灵道:“但,他留下的土地和国家,我朝必须全部控制住,决不能让乌孙有可趁之机……”

    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

    自疏勒之战后,汉室对西域的重点,其实就已经从西域匈奴身上开始向乌孙转移了。

    没办法,国际关系就是这样。

    没有永远的盟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当匈奴人衰落,乌孙人就成为了汉家的眼中钉。

    哪怕乌孙人现在依然很恭顺,但张越已经命令制定了数套计划,专为乌孙量身打造,以确保匈奴人衰落后,乌孙人无法崛起。

    于是,张越问道:“那该如何让李少卿乖乖的把这些土地与国家都让给我国呢?”

    “若知,使我为李少卿,临走之时,必定会和乌孙人沟通好,将这些土地的精华,都尽可能留给乌孙,好叫乌孙牵制我朝……”

    这是肯定的事情。

    李陵若是真的要跑,那么跑路后他最担心的肯定是汉军跟着他一起西征。

    所以,乌孙人就成为了李陵的备胎和帮手。

    哪怕仅仅是出于恶心汉室的目的,李陵也会尽可能的将东西给乌孙人留下。

    而乌孙,若是遇到了这种事情,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于是,汉、乌关系马上就会破裂。

    匈奴人一走,恐怕就会爆发冲突!

    “要不,我们遣使去警告乌孙昆莫?”桑弘羊问道:“丞相,不知道如此是否可行?”

    张越摇了摇头:“那不是等于提醒乌孙人要早做打算吗?”

    他站起身来,对负责外交的暴胜之吩咐:“暴中丞,请您准备一下,派出使团,前往乌孙,暗中与解忧公主联络上,请公主将世子保护好,有机会就送到轮台来……吾会派王都护亲自率军接应!”

    帝国主义干涉他国内政,最好的方法,当然是扶持其国内的异己或者有资格独立的山头了。

    而乌孙人特殊的继承制度,也给了张越干涉的借口与理由。

    你们居然兄终弟及,不传位给世子?

    这不王道!

    所以,汉军为乌孙人民送去王道教化,自然是合情合理的事情。

    “至于李少卿……”张越沉吟着:“他若西征,那就让他去!”

    “命令河西诸君以及西域都护府,做好西域匈奴西征的各种预案!”

    “再命人去将月氏王请来……”

    “以陛下的名义,封月氏王为安顺王,食邑十万户,派人将这个事情,晓瑜西域诸国,最好让商人们将此事传去月氏,让月氏人都知道,大汉帝国绝不容忍以下叛上,胁迫君父之事!”

    “让月氏翕候们,尽快派人来长安,向陛下与吾解释清楚,他们为什么要做那样的事情!”

    虽然说,汉家才刚刚发生了去年那样的流血事变,太上皇现在都还在五柞宫里‘面壁思过’。

    但这一点都不妨碍,张越高举‘忠孝’的大旗。

    帝国主义嘛,不就都是这样的?

    于是,随着这次会议,汉室给李陵打开绿灯,不止完全接受了他的许多贸易要求,就连弓弩甲胄甚至是马刀这种武器,也愿意出售了。

    李陵闻之,大喜过望,于是疯狂的搜刮西域匈奴控制下的各国。

    他甚至疯狂到连原本恭顺匈奴的西域王室财产也不放过了。

    只有疏勒、且末这样的匈奴死忠,才得以幸免。

    其他国家的王城和宫廷,也被匈奴骑兵入驻,然后将这些国家的财产,都挖出来,用来从汉朝进口各种军械、棉衣、盐茶等必需品。

    在这个过程中,精绝国王想要反抗,结果被匈奴人杀死,其妻妾都卖到了轮台来换武器。

    于是,大半个西域痛苦不已。

    不断的有人逃亡来到汉室控制区,甚至就连贵族,也纷纷逃来。

    张越知道,这是李陵在向他示好,于是下令,收留这些逃亡的人,但要编户齐民,迁入内郡居住,不许留在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