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门阀 要离刺荆轲

第一千两百六十五节 人傻钱多速来

    我要做门阀正文卷第一千两百六十五节人傻钱多速来硝烟在整个城市中弥漫,被炮击引发的大火,依然在燃烧。数不清的人们,奔逃在火焰之中。

    妻子呼唤丈夫,孩子呼唤父母,老人们跪在燃烧的屋舍前,哭号着、呼唤着亲人的名字。

    城墙早已经崩塌,木头与黄土之下,浸染着鲜血的断肢残体,格外引人注目。

    而胜利者,已经入城。

    扛着一柄柄长筒武器,穿着皮甲,披着红色战袍的黄皮肤战士们,高大的可怕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身毒诸国之中最强壮的勇士才有的体格。

    而且,他们身上干净的让僧侣与婆罗门祭祀,都相形见绌。

    铮亮的军靴,崭新的腰带,还有那一柄柄挂在腰间的长刀。

    这一切,都让已经彻底丧胆,并陷入恐惧的黄支城军民畏惧不已。

    于是,他们在几个首领贵族的率领下,战战兢兢的抬着用黄金、白银与珍珠装满的箱子,来到这些征服者面前,将这些箱子一个个打开,露出里面的珍宝金银。

    有做工精美,洁白无瑕的玉佛;有镶嵌着无数珍珠、玛瑙、猫眼石,用黄金为车体,白银为纹饰的黄金战车;更有着装满了足足十余个木箱子的金银钱币。

    最终,这些宝物被黄支人倒出来。

    在辛庆忌与杜悦面前,堆磊成小山一样。

    辛庆忌眼睛都看花了。

    “竟有如此之多的宝物!”他吞咽着口水。

    从前,西域王国的富裕,就常常让长安贵族们惊叹。

    特别是乌孙、莎车、精绝这样的王国,靠着位居丝路的便利以及奴隶种植、畜牧带来的收益。

    这些西域藩国的国君之子、权臣之后,在长安常常能够一掷千金。

    像是那位被丞相封为‘安定候’的乌孙小昆莫,去年为了博得长安花街的一位花魁青睐,竟一次性将一千枚金饼,搬到了花街街口,购来长安内外的鲜花数十万朵,然后命人沿着花街一直到御道的数十闾里街道两旁,将这些买来的鲜花,妆点成那位花魁名字。

    于是,整个长安震惊。

    天下更是哗然不已!

    然而,安定候这等手笔,却并未维持多久。

    就在去年年底,乌孙新王常贵入朝,这位大汉丞相最喜爱的外藩国王,一入长安,便和自己的叔父比富,听说泥靡曾经在长安的壮举后,这位乌孙王便挥手命人送来五千金,买光了整个长安及关中的烟花,以献丞相寿和迎娶汉宗室长沙王刘发孙女永城公主之名放了整整三夜的烟火,将整个长安的夜晚,妆点的无比灿烂。

    西域诸国的豪富,由此让人印象深刻。

    然而,现在,和眼前的这些财宝相比。

    那乌孙叔侄的财富,就不值一提了!

    哪怕是辛庆忌出生名门,见多识广,也依然被眼前的珍宝所震撼,而他身旁诸将与随行的文臣们,更是瞪大了眼睛,完全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情绪。

    汉家诸将的震撼与沉默,落在黄支人眼中,却被理解为不满与嫌弃。

    于是,为了活命。

    黄支贵族们,迅速的又搬来了更多的宝物。

    这一次,他们将黄支的上百个珈蓝,积累数百年的黄金白银与珍宝,统统搬来。

    又从黄支王宫里,将礼佛虔诚无比,但被大汉火炮炮毙了的国王的财富,也统统搬来。

    由之,辛庆忌等人,见证了一场他们永世难忘的黄金搬运行动。

    送黄金的车辆,络绎不绝,从王宫、寺庙直到汉军军营,形成了一条连续不断的车队。

    而这样程度的搬运工作,从当天下午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傍晚。

    当最后一支运送黄金的车队,进入汉军军营后,辛庆忌与杜悦,都被黄支人的豪富所震惊了!

    他们送来的各种黄金制品,竟塞满了整整十一座标准的汉军营帐,价值至少十万金!

    这还仅仅是黄金!

    其他珍珠、玛瑙、猫眼石、白银、金币、银币,不可胜数。

    “去岁,国家田税和租税收入是多少来着?”辛庆忌问杜悦。

    “下官记得,邸报上说,仿佛是三十万万……”

    “此外,商税收入是四十万万,工坊收入是二十万万,盐铁收入是十一万万……”

    “西域、河湟收入二十万万……”

    “总额超过一百万万,因而群臣皆叹服,天下皆颂之,以为丞相周公在世,伊尹太公当政!”

    “那咱们现在这里有多少了?”辛庆忌紧张的有些手心出汗。

    “起码也值二三十万万之多!”杜悦不敢太过夸张,只能出个保守的数字。

    “一城之地,竟获国家一岁田税、租税所得!”辛庆忌难掩激动:“杜兄……诸公……”他抬起头,看着和他一样紧张、兴奋的众人:“大家说,若这些财宝运回长安,咱们是不是可以人人都能封侯了?”

    众人互相看了看,杜悦更是脸都涨红了。

    因为他们知道,辛庆忌说的是必然的事情。

    缴获如此之巨,更不提,获得的都是黄金、白银这种被丞相指名列入国家战略储备的硬通货,用于铸造金币、银币,并充当永始飞钞的保证金。

    所以,在汉军军法里,缴获金银与斩首同功。

    黄金一金、白银六两,就视为一个首级。

    这里的金银数量,已经相当于一场斩首十万以上的大捷了。

    休说是他们,便是司马、队率这样的军官,也够资格封侯了。

    哪怕是士兵,甚至随行来的商贾、乡兵,恐怕也能捞到最低左庶长这样的爵位。

    “吾要立刻写信,并派人将这些宝物,运回国内!”辛庆忌激动的说道,现在他无比庆幸自己从日南、扶南等地,征调了三十多艘商船的行为。

    其他人听着,也都争先恐后的道:“下官等也要写信……”

    这里,这个未知的异域,是如此的富庶。

    这样的好事,当然要立刻告知在国内的宗族与亲朋们。

    好叫大家都知道此地,人傻钱多速来!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