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004章:那一跌的风情

    秦观是走路来的,回去却是乘的马车。

    这马车是郑达的,车厢内很是宽敞,秦观和郑达两个人坐在里面也一点不显挤。装修的很是豪华,锦被铺地,坐上去一点也不颠,郑达还从旁边的匣子里,神奇的拿出一盘干果。

    至于二宝,自然没资格上车,只能在下面走路,好在有郑达的书童陪着一起走。

    车厢内,郑达还在埋怨秦观。

    “少游兄,你不应该答应那钱茂,那家伙一肚子坏水,平时说话都要仔细,小心落入他的圈套。”

    “那柳纯元平时看着温文尔雅的,其实算计心很重,他们家与你们家在官场上不睦,处处贬损你,你这纨绔的名声,到是有一半传自他口。”

    “也是我的错,不应该邀你来看什么花魁,唉,你怎么还与那钱茂打赌考功名,考秀才哪是那么容易的,我可是被我老爹拿着鞭子抽了三年,又请名师指点又送礼疏通,最后才勉强考上的。”

    “看来这下子,你只能去游湖了,好在还有三年时间,这段时间你好好学学游水吧。”

    这胖子嘴巴噼里啪啦的说着,秦观也不搭理他,他现在才不会关心什么三年后的事情呢,他现在考虑的,是今后两天怎么过。

    他现在回那座所谓的秦府,什么人都不认识,这可不同于外面,他怕过不了一个小时就得露陷。

    要不,外面混当两天,不会去了。

    就在这时,马车停下,二宝在外面喊道:“少爷,到家了。”

    秦观一惊,自己这还没想出什么对策呢,怎么就到家了,现在想跑都跑不了了。

    秦观下车,与郑达告别,看着马车走远,才迈着沉重的脚步往这处大宅门走去。

    抬头看去,就看到一处高大的门楼,朱漆的大门上满是铜纽,门口摆放着两只石狮子,门楼墙壁有精致的雕花,屋顶的雕花更为精致美丽,两边各挂着一盏灯笼,门楼正上方挂着一方牌匾,上书“秦府”两个大字。

    高大宅院的围墙延伸出去,约两米高,上覆黑瓦,墙头砌成高低起伏的波浪状。

    秦观心想,这就是自己家了吧,够阔绰。

    “啪啪啪。”

    二宝上前猛拍院门,发出一阵啪啪声,嘴里还喊道:“辛老三,开门啦,二少爷回来了,开门。”

    “来了,来了。”

    院门里传出一个声音,快速接近。

    哗啦一声二门打开,出现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一身蓝色家仆打扮,看到秦观后,赶紧弯腰笑脸:“二爷回来啦,今儿个到是不晚。”

    二宝看看脸色不愉的秦观,斥了门房一句,“就你话多。”

    二宝跟随秦观左右,少爷从诗会回来的途中,在车外听了胖子郑达一路的唠叨,自然知道少爷在诗会上受到了嘲笑排挤,心情不好,还被人挤兑的下了什么赌,考秀才,那是少爷能考中的吗,到时候肯定成为这杭州城的笑话,所以少爷一路上就闷闷不乐的。

    跟着二宝往里走,抬腿迈过高大的门槛,只有一个感觉,好家伙,门槛足有一尺高,身手不好的都得小心。

    秦观脑海里灵光一闪,突然生出一个念头。

    在迈过二门槛,秦观右脚过去,左脚却不经意间一下子勾到了门槛上,整个人猛地扑向地面。

    “啊”

    秦观的头重重的磕在青砖地面上,发出“啪”的一声。

    秦观只觉得真他妈疼啊,他两眼一闭,呈大字型脸朝下趴在地上,一只脚还挂在门槛上,典型的周星驰趴,造型好不华丽。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耳边响起二宝的惊叫声。

    二宝和辛老三两人赶紧上前搀扶秦观,可是将秦观翻过来一看,都吓了一跳,秦观的额头处被撞了一个包,青紫青紫的,整个人闭着眼睛,却是晕了过去。

    不得不说,秦观对自己也是够狠的,这一下摔的绝对不轻,他到现在还真有一种晕乎乎的感觉。

    辛老三扯开粗大的嗓门嚷叫起来,“快来人啊,少爷昏过去啦。”

    啪嗒啪嗒,

    哗啦哗啦

    从前院跑来很多人,男人的呼喝声,女人的惊叫声,好不杂乱,门廊处变得嘈杂无比,“哎呀,这是怎么了,二爷,二爷没事儿吧。”

    “赶紧叫大夫啊。”

    “”

    这时一个老成的声音呵斥道,“都乱什么,秦安秦乐,你们抬少爷回房间安顿好,秦喜,你去请金大夫,告诉他少爷撞了头,晕过去了,让他赶紧来咱们府上救治。”

    “杜鹃,你去通知夫人,对了,老太太那边,能瞒着就先别说,你们知道老太太最喜欢二少爷了,别让老太太着急,再出了其他事情。”

    众人听了大管家的吩咐,有了主心骨,两个家丁抱着秦观,将他送入房间,秦观只觉得忽忽悠悠的被人抬到床上放好,他始终闭着眼睛,装晕。

    刚刚安置好,就听一个丫鬟说道:“夫人来了,夫人,您快看看少爷这是怎么了。”

    秦观只觉的有人用手在自己身上摸索,一个略带急促的中年女声在身边响起,“观儿,观儿你怎么了。”

    秦观自然不敢答话。

    “管家,快差人去找大夫来,找金大夫。”

    管家回道:“夫人,已经派人去叫了。”

    秦夫人却是看到了站在人后的二宝,沉声问道:“二宝,究竟怎么回事,你家少爷为何会撞伤。”

    二宝早已经吓得脸色苍白,听到夫人问话,立刻站出来跪下,期期艾艾说道:“进门时,二少爷神情恍惚,一个不注意,脚绊在了门槛上,就磕到了头。”

    “观儿为何会神情恍惚。”

    二宝眨了眨眼,说道:“今天少爷去参加诗会”二宝就将今天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什么少爷在诗会被学子们嘲讽啦,又与人打赌考秀才啦,连蒙带猜的说了出来。

    秦观闭着眼睛听着,心里腹诽,什么被人嘲讽,小爷我群嘲他们好不好。

    这时夫人再次开口,“二宝,你照顾少爷不力,来人,拉出去,打十棍子以儆效尤。”

    秦观为二宝默哀三秒钟,心里想到,二宝啊,别怪本少爷害你,你先受着,等以后再补偿你吧。

    秦夫人牵住秦观的手,嘴里絮絮叨叨的说道:“观儿,你可不能出事啊,你爹爹和哥哥不在家,你整日里游闲浪荡,为娘也不舍得说你,怎么就遭了这无妄之灾呢,千万不要碰坏了脑子。”

    过了好一会儿,门外再次传来脚步声,有人喊道:“夫人,金大夫请来了。”

    “快请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