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006章:新任务,要领取吗

    终于可以回家了。

    秦观并不讨厌古代,其实这几天,虽然没有手机、没有wifi,但这里的生活却是挺惬意的。

    也极具新鲜感。

    “芸香,你先出去吧,少爷睡一会儿。”秦观说道。

    “少爷,我给你打扇。”小丫头道。

    才十四五岁就这么懂事,在现代你能找到吗。

    “这才四月天,不用你打扇,出去找菊香、迎香他们玩去吧。”秦观道。

    “少爷,那我出去了。”俏丽小丫鬟美滋滋的跑了。

    毕竟是爱玩的年纪。

    芸香刚走,秦观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嘴里嘟哝到:“可以回去了,怎么也得带点东西,带什么好呢。”

    这两天时间,秦观也没有出门,就在秦府转悠,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可以带些什么回去。去外面找不合适,秦观打起了屋子里东西的主意。

    躺椅据说是檀木的,秦观试了试,没搬动。

    桌上摆的铜镜,秦观看不上。

    最后目光落在了房间博古架上的两只瓷瓶上。

    这是一对高约30公分的高腰瓷瓶,造型古拙,最吸引人的就是上面密密麻麻的碎裂纹,秦观记得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这种瓷器,好像挺值钱的样子,其他的,他真的不认识。

    “系统,只要我拿在手里的,就可以带回去是吗。”

    “是的宿主。”

    秦观一手一个抓着瓷瓶,嘴里默念回去。

    刷的一下,下一秒,秦观只感觉眼前景象突然间变了模样,在一瞅,心中震撼,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吗。

    秦观在杭师大上学,今年上大四,就读于经济与管理学院。虽然他家就在杭州市里,为了方便,他老妈给他在学校附近买了一套房,作为秦观的小窝。

    说起来,秦观算是个三代。

    秦观的爷爷秦柏年,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浙省副书记位子上退休,在浙省的关系根深蒂固。

    秦观的大伯如今是浙省政府副秘书长,副厅级别,算是如今家里的顶梁柱。

    二伯在某县做县长,正处级,家里只有一个闺女,比秦观大2岁。

    秦观的父亲,就有些拿不出手了,年轻的时候不求上进,在社会上到是混了一个秦三爷的名头。

    秦观的老妈却是有些手段的,虽然秦三爷浪荡,但始终逃不脱老妈的掌控,没敢做出什么对不起家庭的事情。他老妈还弄了一个美容连锁店,开遍浙省,现在资产也有一二个亿。

    秦观看看自己身上,依旧是离开时的那一身休闲服,如果不是手里拿着的一对瓷瓶,他肯定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放下瓷瓶,来到卫生间,在镜子里仔细看了看自己的样貌,嗯,还是那么帅,不过头发变成了短发,额头上包还在,用手指碰了碰,嘶,还是挺疼。

    秦观咧嘴笑了。

    笑的很畅快。

    这说明自己不是在做梦。

    在冰箱里拿了一罐凉茶,咕咚咕咚灌了两口,畅快的感觉传遍全身,半躺在沙发上,意识进入系统,查看起系统面板,只见上面写到:“宿主体验期已过,请问是否领取正式任务。”

    秦观心里呼唤系统。

    “月光,在吗?”

    “在。”

    “现在就有新任务了吗,是什么任务。”

    “穿越古代,考取功名,第一个任务,考上秀才。”

    秦观一愣,“不会还是体验期的那个古代吧。”

    “没错。”

    秦观懵头了,考秀才哪是那么好考的。一个现代的大学生,到了古代绝逼不可能轻松考上秀才。

    至于他秦观,就更没戏了。

    秦观眼珠一转道:“那我先不领取任务可以吗。”

    “可以,宿主有最长3个月的准备期。”

    秦观心里一动,有一种不妙的感觉,“三个月的准备期,什么意思。”

    系统道:“宿主每次任务领取,有三个月的准备期,如果超过三个月不领取任务,系统将判定宿主放弃本系统。”

    “放弃又如何?”

    “宿主放弃系统,系统将从宿主身上脱离。”

    不妙的感觉愈加重了,

    “那脱离会怎样?”

    “为了保密,脱离时,会消除宿主关于系统方面的记忆。警告宿主,如果现在脱离宿主,不会对宿主造成影响,但如果接受任务,宿主脑海内关于系统的记忆加强后,强行消除记忆,极有可能对宿主造成永久性伤害。”

    “同时,脱离系统后,系统会收回所有技能奖励。”

    秦观小心翼翼的问道:“永久性伤害,什么意思。”

    “变成白痴。”

    “不过请宿主放心,不会对生命造成危害。”

    秦观心中大骂。

    放心,放心个屁啊!

    都白痴了,我还活个什么劲。

    秦观现在算是明白了,现在是自己脱离系统的最后机会,如果接受,以后就要无休止的做下去,以后想不玩了都不行,直接让你变白痴。

    是否接受这个系统,这是个大问题。

    秦观现在心绪很乱,一时间拿不定主意。

    “三个月是吧,那就先等等再说。最后问一句,如果我完不成任务,是不是就真的回不来了。”秦观又问道。

    “是的。”

    系统回答的非常肯定。

    退出系统,点上一根烟来到阳台,看着城市外面的霓虹,虽然已经深夜11点,但城市依旧喧嚣。

    秦观从胸口掏出一个玉坠,小小的玉坠上面雕刻着几根竹子,秦观将玉坠放在嘴边,喃喃道:“玉竹,你说我该怎么选择。”

    房间里陷入沉寂。

    “叮铃铃。”

    秦观的手机响起。

    将沉思中的秦观叫醒。

    这个时间,是谁打来的。

    秦观拿起手机接通,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二哥,有人想见你。”

    电话是秦观的一个朋友打来的,叫周旭,多年的朋友了,秦观问道,“谁想见我,这大晚上的。”

    “吴启明。”

    “吴启明,那家伙不是在美国的什么野鸡大学读书吗,怎么,回来了。”秦观道。

    “回来几天了,今儿晚上我们在春山路这边玩,吴启明那孙子带着一帮人过来,开着几辆好车,在这里装逼,连着赢了两场,就叫嚣着咱们没人车破,还要叫你出来。”周旭气呼呼的说道。

    秦观顿了一下,说道:“你告诉他,我已经不玩车了。”

    “我说了,可那孙子说话忒损,说你因为一个女人,就消沉了,他看不起你,我们几个差点和他打起来。”周旭说道。

    听到周旭的话,一股怒气从秦观心里升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