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015章:秦兄,好计策

    “月光,准备穿越。”秦观说道。

    “请问宿主是否开始穿越。”系统问道。

    秦观双脚站好,弯腰,一手一个提起巨大的密码箱,身子颤巍巍的,咬着牙对系统说:“月光,穿越。”

    “好的宿主,开始穿越。”

    刷的一下,秦观消失在房间里,包括他的两个大箱子。

    “咣当,咣当”两声。

    秦观抓不住巨大的密码箱,直接掉在了青砖地上。

    再一看四周的情形,秦观回到了他秦二少的古代房间里。

    对这里,秦观竟然有了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看看自己身上,竟然又换了一身书生袍,摸摸头上,从短发变成了一头长发,好神奇。

    看到地上的两个大箱子,秦观的第一个想法就是将他们藏起来,在房间里扫视了一下,卖力提起箱子,将两个大家伙藏在了床下。

    刚刚藏好,突然,秦观只感觉一股庞大的信息直冲脑际。

    让秦观有一种眩晕的感觉,一下子躺在了地上。

    正在这时,二宝端着一个茶壶从外面走进来,正好看到秦观倒地的一幕,吓得手里的托盘掉在地上,哗啦一声茶壶摔得粉碎。

    “少爷,少爷你怎么了。”

    二宝跑过来抱住秦观。

    经过刚刚的冲击,秦观感觉好了一些,摇摇手,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没事,就是晕了一下,二宝,把我扶起来,对了,别惊动其他人。”

    如果让其他人知道,估计家里又是一阵大乱。

    二宝扶着秦观起来,躺在床上,秦观休息了大概十分钟,那种头晕脑胀的感觉才消失,不过他也知道了这个位面的秦观的所有情况。

    “少爷,你好些了吗。”

    二宝关心的问道。

    秦观拍拍他的脑袋,“我没事了,估计是昨晚的伤还没好利索,去把地上收拾一下,再给少爷沏一壶茶来。”

    “真没事了吗,要不要通知夫人,请金大夫来看看。”二宝问道。

    “不用。”

    二宝去收拾地上的碎茶壶,出去给秦观沏茶,秦观躺在床上,想着脑子里得到的信息。

    刚刚冲进他脑子的信息,可以说是这个世界的秦观全部的记忆。

    这里名为大赵国,皇室姓宋,赵国之前的历史,与原本的历史相同,春秋战国、秦汉三国,隋唐五代十国,然后大赵国统一全国,周边的敌国环伺,辽、金、西夏、回鹘、大理。

    秦观觉得,这不就是变异版的大宋吗。

    这个时代的秦观只有18岁,比秦观小的三岁,表字少游,家住杭州,父亲秦彰,乃是这大赵国的户部郎中,五品官员。

    朝廷六部,吏、兵、刑、礼、户、工,户部就相当于现代社会的财政部、民政部、商务部、劳动与社会保障部、审计署、中国人民银行(造币)、税务总局等各部门,的总和。

    各部的尚书相当于部长,副长官侍郎相当于副部长;各司主管称郎中,相当于司局长。

    秦观老爸这个郎中,妥妥的正厅级干部。

    而且还是在主管钱粮的这种实权部门,油水自然大大的。

    秦观对于这个父亲的印象就是,严厉。秦观小时候可真的没有少挨训。

    可是所谓慈母多败儿,秦观的老妈秦张氏总是护着这个小儿子,再加上秦老太太的宠溺,秦彰又做官在外,不能顾及家里事物,就养成了秦观如今不思进取,整日浪荡的纨绔性格。

    秦观还有一个哥哥,名叫秦蔚,性格沉稳,甚至有些木讷,已经取得了秀才身份,被其父秦彰带在身边教导,为参加明年的乡试做准备。

    秦观还有一个妹妹,不过这个妹妹却是秦观的姨娘潘氏所生,名叫秦雨佩,今年只有7岁,住在跨院。前两天秦观受伤,好像这潘姨娘还带着小妹来过,不过那时秦观谁也不认识,乱马交枪的,也没有在意。

    不过在记忆中,之前的秦观,也没给那娘俩什么好脸色,那个小丫头很怕自己。

    二宝他已经认识,是自己的书童跟班,12岁就跟着自己,已经三年了。那个叫芸香的小丫鬟,今年也是15岁,是自己的贴身侍女,别误会,不是什么通房丫鬟,就是照顾起居的侍女而已。

    说完身边人,就要着重介绍一下秦观自己了。

    说起来,这秦观绝对算得上是杭州城的一个名人了,不过却不是什么好名声。

    纨绔之名可谓人尽皆知。

    说起来,这秦观也是个学生,在府城书院,不过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教习也管不了他,在加上他父亲的身份,最后也就随他去了。

    可想而知,他的学业自然是不行。

    这一点上,两个秦观到是有一比。

    平时又多流连于烟花柳巷、西湖画舫,甚至赌场勾栏,弄得名声更烂。

    如果只是这些,想来秦观纨绔的名声也不会满杭城都知道。他坏名声的由来,还多亏了柳肃和钱家兄弟的传播。

    秦观好热闹,遇到诗会之类的,也会去凑凑热闹,可是每次参加诗会,柳肃和钱家兄弟都会针对他,秦观又是个草包肚,做不出好诗文,有一次被逼急了,说出一首狗屁不通的诗词,被当场的书生们好一通嘲笑。

    事后钱家兄弟对此事又广为传播,自然就有了秦观纨绔无能的坏名声。

    那柳肃为何要与秦观为敌呢,说起来这里面就牵扯到秦柳两家,甚至牵扯到朝廷派系之争。

    柳肃是杭城有名的才子,诗词歌赋俱佳,而且这柳肃也不是普通人家出身,他父亲柳大源也在朝为官,都察院监察御史之职。

    虽然只是正八品官,但有监察上奏之能,所以权力也不小。

    更重要的是,秦家依附沈相公和柳家依附的曾相公是对立的,在朝廷上斗得厉害,所以秦柳两家可谓天然的敌人,面对秦观这样一个低级对手,柳肃自然乐意将他踩到泥里。

    知道了这里面的关系之外,秦观十分气氛,“真把老子当傻子耍呢,有机会一定把你踩下去,什么才子,在我大手机面前都是渣。”

    想到自己手机里历代的科举考试答案,诗词歌赋,秦观瞬间信心满满。

    “少爷,郑少爷来看你了。”

    门外,传来二宝的声音。

    紧接着,房门被推开,郑达大步走了进来,看到躺在床上的秦观,夸张的哎呀叫了一声:“秦兄,我刚刚才听说你失忆了。”

    随后胖子冲秦观挤挤眼,伸出大拇指说道,“秦兄,真是好计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