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019章:科举那些事儿

    秦夫人从怀中掏出一方黄稠丝帕,放在桌上摊开,露出一个挂着红绳的玉牌。

    “观儿,娘去抱朴道观给你求了一方玉符,能定魄安魂、趋吉避凶,你将他带上,能保你平安。”秦夫人道。

    玉牌只有火柴盒大小,上面雕刻着一些秦观不认识的符文。

    秦观到是听话,直接拿起玉符挂在自己的脖子上,看了看上面的符文,没看懂,直接塞到衣服里,贴身带好。

    看着秦夫人那怜惜中略带落寞的眼神,秦观能感受到秦夫人对自己的关爱,还有对自己的失望。

    这一刻,秦观心中想到,“这个秀才,我一定要考上。”

    从这天开始,秦观开始了闭关修行等待考试的日子。

    秦观对古代的各种典籍,可以说一窍不通,就算是原本秦观的记忆,这些功课也是一塌糊涂。

    如果打个比方,科举考试是考大学,秦观的水平,最多也就小学毕业,顶多算是识字而已。

    做学问,那是不沾边的。

    但就这,也比秦观强得多,秦观连繁体字都不认识。

    虽然秦观有手机题库,可以作弊,但是他要做的事情还很多,所以接下来的日子,秦观也没有闲着。

    首先,要弄懂考秀才考什么。

    如今大赵国考秀才,远不如明清的繁琐,明清还要考什么县试、府试、院试,三考全过才能拿到秀才功名。大赵国考秀才,先是县府推举,而后参加院试,只要院试通过,就有了秀才功名。

    大赵国考秀才,需要考‘帖经’、‘墨义’和‘诗赋’。

    什么是帖经,其实就是填空题。主要考的典籍是《易官义》、《诗经》、《书经》、《周礼》、《礼记》、《论语》、《孟子》这些。

    咱有科举APP,里面可是装着无数典籍,这个对秦观来说没问题。

    墨义,其实就是简答题。是一种简单的对经义的回答。

    秦观乐了,这个咱的手机里也有,而且是往往先闲的一句话,有无数大能解释。

    诗赋就更好理解了,诗词歌赋吗。其实诗赋是要分开来说的,诗词可为一家。至于赋,乃是韵文和散文的综合体,通常用来写景叙事,也有以较短篇幅抒情说理的。

    这个,秦观也不怕。

    如果想要参加乡试、会试、殿试,主要考经义、论、策问等项,这些考试就要高深许多。

    不过这不是秦观现在关心的。

    看完这些,秦观将手中的‘科举杂记’一丢,哈哈大笑起来,大喝一声,“吾大事成已。”

    在旁边伺候的丫鬟芸香和书童二宝都吓了一跳,两人对视了一眼,看向秦观的眼神更多了几分哀伤。

    二宝心中感叹:“好好的少爷,怎么就疯了呢。”

    就算是有科举APP,秦观也有事情要做,而且很重要,那就是,练字。

    秦观坐在桌前,一张大字写完,感觉整个人都累的不行,手腕都要折了,满怀自信的对二宝和芸香道:“看看,你家少爷我的这字怎么样,我可是专门练过的。”

    当初秦观还报了一个月的基础书法班呢。

    二宝脸上满是纠结之色,偷偷捅了捅旁边的芸香,意思是叫她来说,芸香立刻站起来。

    芸香脆生生的说道:“少爷,前院厨房说给您熬了黄芪枸杞粥,黄芪粥最是提气,最适宜早上喝,喝完之后,一整天都会精神十足,这会儿估计熬的差不多了,我给您端来。”

    “好,你去吧。”秦观道。

    小芸香挑了一眼二宝,眼中露出一丝狡黠,像小鹿一样,轻快的跳着走了。

    二宝瞪大眼睛,看着芸香消失的背影,心里那个恨啊。

    “少爷,前院”

    秦观一瞪眼,“少废话。”

    二宝的脑袋立马耷拉下去。

    “问你呢,我这一张大字写的如何啊。”

    二宝深吸一口气,抬起头,脸上浮现出灿烂的笑容,“少爷,您这字写的好,实在是太好了。”

    秦观撇着二宝,“说实话”。

    “哦。”二宝又蔫了下去。好一会,二宝才鼓起勇气道:“少爷,这可是您让我说实话的,其实您这字,真的好丑啊,学堂里七八岁的小孩子,都比你写的好。”

    秦观转身怒视二宝,正好看到一道灰色的身影蹿出房门,二宝也跑了。

    “这两个家伙。”秦观嘟哝了一句。

    看看自己的字,感觉还不错啊,横平竖直的,怎么就连七八岁的孩子都不如呢。

    其实二宝真的没冤枉秦观,他的字,还真是丑的一逼。

    古代小孩子,三四岁就开蒙,学百家姓千字文之类的书,开始学习写字,七八岁的小孩子,毛笔字已经写的像模像样了,就算二宝这个秦观的书童,写的字都甩秦观好几条街。

    继续努力吧。

    期间,秦观也试着找几本典籍看看,背不下来,最起码也要通读一遍熟悉一下内容,不至于到时候两眼一抹黑。

    可是只看了几篇文章,秦观就觉得头大如斗,言语生涩,意思不明,一篇短短几百字的文章,奔奔坎坎要十几分钟才读完,读完了也是一头汗。

    这还只是让他看,

    其他学子呢,不仅要背,还要会译,读懂里面的道理,还要知道引申出去的道理,甚至还要读一些后人写的注释,总之,虽然典籍只有十几本,但想要真的记住弄懂,做到滚瓜烂熟,没有几年苦工是做不到的。

    难怪科举考试有千军万马过独木桥之说,一但科举成功,立刻飞黄腾达。

    因为太难了。

    一连在家里憋了半个月,秦观实在憋不住了,叫来二宝偷偷说道:“二宝,你手里还有多少钱。”

    “少爷,这个月夫人给的例钱,您还没花呢,加上之前剩下的,还有老太太给了您五贯钱,我手里总共有二十二贯。”二宝笑嘻嘻的说道,好像小富翁一样。

    秦观一愣,“这么少。”

    二宝看着少爷,叫道:“少爷,不少了,可以买好多东西呢。”

    “找梦湘君陪一晚要多少钱,这些钱够不够。”秦观问道。

    二宝撇撇嘴,“少爷,梦花魁卖艺不卖身的,不过就算喝喝酒聊聊天,一次估计也要百贯左右。”

    “二宝,带上钱,咱们出去逛逛。”秦观伸了一个懒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