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020章:就问你敢不敢

    二宝大惊,“少爷,您不是答应夫人,在家闭关读书的吗,怎么能跑出去呢,如果夫人知道,又该不高兴了。”

    秦观一敲二宝的头,道:“劳逸结合你懂吗,最近看书太过劳累,以至于精神疲乏,需要出去换换脑子,才好回来继续学习。”

    二宝摸摸头嘟哝道:“也没见你怎么用功啊。”

    秦观一瞪眼,“还反了你了!”

    二宝蹭的一下就跑了出去。

    秦观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想了想,既然出去玩,就多准备点钱。虽然二十几贯钱在这古代,购买力确实不低,不过秦观简单换算了一下,就知道自己有多穷了。

    之前他也看过一些资料。

    如果按照米价这个最基本等价物来计算的话,一贯钱大概相当于现代的300块钱左右。

    秦观手里这22贯钱,也只不过六七千块钱。

    穷!

    简直太穷了!!!

    堂堂秦二少,只有几千块钱资产,这还是一两个月的零花,够干什么的。

    他走到床边,蹲下身子,拉开两个木质挡板,露出里面两个银白色的密码锁提箱。

    抽出一个提箱,打开密码锁,看到里面堆积的满满的现代物品,秦观竟然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挑挑拣拣,秦观拿出两样物品,都不大,一个是一块烟盒大小的玉牌吊坠,一个是一串水晶手串。

    质地吗,都是玻璃的。

    手串带在手腕上,隐于袖间。

    吊坠挂在腰间,碧绿色的吊坠,上面是红色丝线,下面是金色穗头,走起来一晃一晃的,十分耀眼。

    二宝拿钱回来,进屋一眼就看到了秦观腰间的玉佩,赶紧凑上来观看:“少爷,您什么时候有这么一块玉牌了,好漂亮。”

    秦观呵呵一笑,“少爷好东西多得是,这些你就不用管了,走,我们上街逛逛,这半个月没出门,感觉身体都生锈了。”

    踏出秦家大门的那一刻,秦观竟然有一种龙归大海鸟入林的感觉,全身心都是舒泰的。

    “少爷,您想去哪里玩。”二宝在后面追着问道。

    说起来,其实古代的娱乐活动还是不少的,高端一点的,“琴棋书画诗酒茶”,这里面可以引申出很多内容。大众一点的,勾栏瓦舍,茶馆听书,地鼓、小唱、百舌、撮弄、唱赚、覆射、杂剧、诸宫调、影戏等等。

    嘿嘿嘿。

    再开放一点的,有青楼妓馆,西湖画舫。

    对于青楼画舫,秦观到是挺有兴趣,不过这大上午的,姑娘们大概还没起床呢。

    秦观将手中折扇刷的一下打开,潇洒的说出了一个十分高雅的地方。

    “我们去斗场”。

    二宝在秦观背后撇了撇嘴,心里说道,就知道你想去那里。

    斗场其实也是赌场的一种,不过不像赌场,玩什么摇骰子、猜棋子、赌牌九这些,而是玩的斗兽。

    也就是斗狗、斗鸡、斗蟋蟀,甚至还有一些奇怪的斗法,比如斗牛、斗鸟、斗羊,花样繁多品种齐全。

    而现在杭州城里,最流行的莫过于斗鸡了,是原来那个秦观的最爱。

    其实秦观也挺喜欢斗鸡的,还曾经有一段时间特别痴迷过,在一次不小心被人骗了之后,知道了里面的门道,秦观渐渐失去了兴趣。

    主仆二人来到斗鸡场,这是一间二层的木楼,面积广阔,装饰的十分豪华,隶属于杭州城里最大的赌场。

    秦观带着二宝走进去,就发现里面人声鼎沸,人们围成一团,正盯着圈中的一对斗鸡,大声的加油鼓劲,此刻场中两只鸡正斗得欢实。

    秦观站在后面饶有兴趣的看着,几分钟后两只鸡分出胜负,有人欢呼有人哀叹。

    二宝正看的入神,秦观用折扇一敲二宝的脑袋,“走,跟少爷上楼。”

    普通客人一般在一楼玩,赌注也相对少些,人多热闹但略显嘈杂,二楼是贵宾区,条件比一楼要好得多,其中还有用于休息的单独包厢。

    带着二宝蹬蹬蹬的上楼,发现今天二楼的人也不少,足足有三四十人,其中一些人,秦观还认识,毕竟之前秦观可是经常在这里厮混的。

    “哎呀,秦二少,好久不见你了。”

    “濮兄,你也在呢。”

    “哈哈,秦兄,这几天不来,我们还挺想念你呢,还想着过几天是不是去看看你的伤,就是怕被秦管家赶出来。”

    “哪能”

    秦观笑呵呵的和众人打着招呼。

    就在这时,一个令人厌恶的声音响起:“哎呀,秦观秦二少竟然出关了,真是难得啊。”

    旁边一间包厢的门帘被掀开,走出两个人来,一样的方正棺材板脸型,正是钱家兄弟钱茂和钱盛。

    秦观心里感觉那个腻歪,怎么到哪都能见到这两个家伙,真是败兴。

    钱盛笑嘻嘻的说道:“秦二少,我听说你撞了头,失忆了,那不知道,是否还记得我这位同窗,还记得我们之前的赌约呢。”

    说完呵呵呵的笑起来,好不刺耳。

    这时钱茂也说道:“秦兄啊,听说你要参加下月的院试,这几日在家闭关苦读,我想以秦兄的大才,到时一定能拿一个案首。”

    听到这话,在场众人很多都笑出声来。

    这两个家伙的话,是赤果果的讽刺,不加一点掩饰。

    不过秦观却表现的风轻云淡,对钱家兄弟说道:“钱大钱二,还别说,这些时日读书,确实有些心得,对于秀才考试,本少还是有些把握的。”

    “对了,不知道你们兄弟会不会游水,我劝你们,趁早多练练,到时候也少喝点水。”

    钱茂嘴角挂着一丝轻蔑的笑意,对于秦观的话,他是一万个不信的,如果秦观能考上秀才,那估计随便拉一头猪都能当举人。

    钱茂说道:“不知秦兄来这里是做什么。”

    秦观翻翻白眼,“没想到钱兄的脑子如此不好使,来斗场,当然是赌博了。”

    在场的人,都知道钱家兄弟与秦观不对付,也知道他们之间的那场赌局,看着两边斗嘴,人们都笑呵呵的看热闹。

    钱盛小眼睛一转,大声说道:“秦观,既然是来赌的,我们之间来玩一场好不好,就是不知道秦观你敢不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