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021章:这是一件宝贝啊

    “赌什么。”秦观问道。

    “自然是赌斗鸡了。”钱盛说道。

    “哦,怎么赌。”

    这时钱茂开口道:“我们各自准备斗鸡,来一场公平赌斗,在自己那只斗鸡上押注,胜者为赢,如何。”

    旁边钱盛附和道:“秦观,敢不敢。”脸上满是鄙夷挑衅的神色。

    秦观一眼就看出,这兄弟俩又给自己下套呢。

    他刚想拒绝,就在这时,脑海中突然响起系统提示音:

    “叮咚,系统发布临时任务,在赌斗中战胜钱家兄弟,获得奖励。未完成任务没有惩罚。是否领取任务。”

    秦观心头一喜。

    秦观穿越到古代世界,已经有半个月时间,他曾经多次呼唤系统,但是除了可以看一看系统面板外,系统根本就不搭理他。

    正如系统之前所说,主任务下达后,系统将进入休眠。

    现在系统发布临时任务,秦观赶紧在心里呼唤月光系统。可是喊了好多声,系统依旧没有反应,最后秦观只能悻悻然退出系统。

    “领取临时任务。”

    秦观回过神来,这时,觉得有人拉自己的衣袖,秦观转头,发现是之前和自己打招呼的老濮。

    老濮今年三十来岁,是个有钱的地主,家里在杭州还有几家商铺,平时就喜欢在这里厮混,与秦观混的也是熟溜。

    老濮小声道:“秦老弟,我劝你不要答应钱家兄弟,这几日你没来不知道,钱家兄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弄来一只顶级斗鸡,红冠锦羽十分凶悍,已经在这处场子赢了好几场,笑傲群鸡无人能敌,我劝你还是不要接他们的赌。”

    看看,这就是自己人。

    不过自己有系统任务,这个赌还就的接下来。

    谢过老濮后,秦观看向钱家兄弟,大声说道:“好,你们的赌,我接了,我们什么时候开赌。”

    听到秦观这么说,钱家兄弟露出喜色,两人对视了一眼,心中道,这个秦家二傻又入套了。

    包括老濮在内,几个和秦观关系不错的人,都暗暗叹了一口气,心说秦观这次又要被钱家兄弟给坑了。

    当然,更多人是看热闹的,自然越热闹越好,估计今天之后,他们又多了一项谈资。

    这时钱茂说道:“既然秦兄接了,那我们现在开局就好了。”

    秦观一摊手:“我没有斗鸡啊。”

    “随便在这场子里找一只不就可以了。”钱盛笑呵呵的说道。

    对钱家兄弟的无耻,秦观算是领教了,没好气道:“我干脆给你们钱好了,你要不要。”

    钱盛的笑声一噎。

    钱茂道:“那,给秦兄半天时间,我们今天下午申时开斗,如何。”

    申时,下午三点,秦观感觉时间差不多。

    很干脆的点了点头。

    秦观道:“既然这样,那我就去准备斗鸡,申时见吧。”秦观转身要走,却被钱茂叫住。

    “哎,秦兄,还有一件事没有说清呢。”

    “什么事情。”秦观看向钱家兄弟。

    “我们这赌注是多少啊。”钱盛在旁边插言道。

    秦观以为要到赌时才会提,不过现在提也没事,他想了想说道:“就20贯吧。”

    他现在所有的零花钱,只有22贯,而且20贯,在赌坊也不是一笔小钱,这已经是大赌注了。

    “切~”

    听到秦观说20贯,钱盛立马嗤笑出声,一脸的鄙夷。

    钱茂说道:“秦兄,我那只斗鸡,可是一只鸡王,每次出场比斗,最少不下于200贯,你这20贯,也好意思说出口。”

    看着钱家兄弟那一脸的鄙夷像,秦观那个不爽啊,竟然被鄙视了。

    “秦观,堂堂户部郎中之子,不会连200贯也拿不出来吧。”钱盛又在旁边帮腔嘲笑。

    现在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这钱家兄弟不止要坑秦观,而且还要坑一把大的。

    二宝在旁边死命的拽秦观的衣服,想告诉秦观千万不要答应钱家兄弟。

    秦观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转身对赌场的管事说道:“我记得这斗场就有鉴定师傅,对吧。”

    管事的说道:“是的秦少,您有事。”

    “叫过来,帮我看样东西。”

    众人知道,这秦观是要典当东西了。

    很多人心中叹气,年轻气盛,看来这次秦家最少要损失200贯了。

    200贯,可不是一笔小钱。

    10贯钱大概就能买一亩地,20贯钱能买一匹普通腱马,这200贯,足够普通人家一年的花销了。

    再看钱家兄弟,两人脸上同时露出喜色,一副奸计得逞的样子。

    不多时,赌场的鉴定师过来,说起来,这张家赌场在杭州势力颇大,开有赌场、妓院、典当行,算得上破家一条龙服务了,这些地方,自然养了不少鉴定师傅。

    鉴定师傅是一个50来岁的老头,秦观也不废话,一撩衣袍,从腰带上解下那块玉牌吊坠递给对方。

    鉴定师小心接过吊坠,认真看起来,好一会儿之后,笑脸对着秦观说道:“秦少,这是一块琉璃平安牌,算得上一件精品,如果想要抵押的话,我觉的可以价值300贯钱。”

    众人一听,一个琉璃佩就300贯,这秦家还真是有钱,这下,有钱开赌了。

    秦观却摇了摇头。

    “不知道这位鉴定师傅贵姓啊。”秦观道。

    “免贵,姓蔡。”老头道。

    “蔡师傅,我觉得,你应该拿着这块琉璃佩,到窗口那里,对着太阳看一看,在给定价不迟。”秦观淡淡道。

    “啊”蔡师傅一脸惊讶。

    眨了眨眼,拿着吊坠走到窗前,窗外阳光照进来,蔡师傅拿着吊坠对着太阳一看,然后就定在了原地。

    众人都在等着结果,不知道秦观是否故弄玄虚,可是却发现蔡师傅就那么举着吊坠,傻傻的不动了。

    什么情况。

    傻了不成。

    就在有人想要上前时,蔡师傅大叫一声,“宝贝啊,这是一件宝贝啊。”

    蔡师傅的一声大叫,吓了在场众人一跳。

    这一惊一乍的,不知是怎么了。

    蔡师傅转身快步来到秦观身前,说道:“秦少爷,老朽不会眼花了吧,这琉璃佩中间,竟然,竟然有”

    秦观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