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022章:这样的好东西,你以前见过吗

    众人一头雾水,蔡师傅说话说一半,秦观点点头,他们看不懂听不懂,憋得难受。

    有人不乐意了,对着蔡师傅大声喊道:“老蔡,你倒是说说,到底怎么了。”

    “是啊,说给我们听听。”

    蔡师傅捧着琉璃佩,一脸激动的说道:“我还从没看过如此巧夺天工的技艺,这块琉璃佩,本身价值不会低于300贯,但是在秦少的提醒下,我在阳光下一看,发现这里面竟然另有乾坤。”

    “这块琉璃佩里面,竟然雕刻了一只麒麟,诸位,这可是在琉璃佩里面啊,我现在也猜不透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而且这只麒麟雕刻的活灵活现、栩栩如生,每一根须发,每一片鳞甲,都雕刻的清清楚楚,就好像活的一般。”

    钱家兄弟对视了一眼,钱盛大声说道:“蔡老头,你吹嘘的也太厉害了吧,说来说去,不就是一只雕刻了麒麟的琉璃佩吗,有何稀奇的。”

    蔡师傅看向钱盛却是一脸鄙夷,说道:“这可不是普通的雕刻,是在这块琉璃佩的中心,如果不是不可能,我真以为是将一只麒麟装到了琉璃佩里面。”

    “更加难得的是,这只麒麟竟然不是扁平的一幅画,而是如同活物一样,四面皆可见,我还从没见过,哪怕是听到过这种技艺。”

    “简直是巧夺天工啊!”

    蔡师傅忍不住又说了一遍。

    秦观心中好笑,玻璃激光内雕,你们自然没见过了。

    这时有人问道:“那这块琉璃佩,究竟值多少钱。”

    蔡师傅很笃定的说道:“原来一块琉璃佩,可值三百贯,现在有了这只麒麟,最少翻十倍。”

    在场众人无比惊讶,十倍啊,那不就是三千贯,

    古代人们总用家财万贯,来表明一个人很有钱。

    三千贯,在那里说,都绝对都是一笔大钱了。

    楼里的众人忍不住往前拥挤,希望一睹这价值三千贯的琉璃佩是什么样子,甚至还想看一看琉璃佩里面的那只麒麟是什么样的,如何的巧夺天工。

    蔡师傅不敢放手,不过为了满足众人,举起琉璃佩,对着太阳让大家观看。

    很多人看过之后,忍不住发出啧啧惊叹之声。

    “这里面的麒麟,好像真的一样,我竟然感觉他的眼珠在转动。”

    “在琉璃佩里面雕刻,从没听说过这种技艺,莫不真是抓了一只麒麟,封存在里面了吧。”

    “这是一件宝贝啊,价值三千贯,绝不多。”

    “看那鳞甲,看那动作,简直是玲珑生动,这必然是某位雕刻大师的呕心沥血之作。”

    众人纷纷夸赞,而钱家兄弟,在外围看着汹涌的人群,竟然有些手足无措。

    蔡师傅怕出事,在给众人演示之后,就将琉璃佩交还给秦观。

    秦观接过蔡师傅递过来的琉璃佩,若无其事的挂在腰间,很多人心里忍不住想,这么贵重的东西,竟然就这么佩带出来,要是摔碎了,三千贯可就没了。

    甚至有人心里竟然想着是不是把秦观拍晕,抢了他的琉璃佩。

    二宝也被蔡老头说的三千贯吓傻了,等他醒过来,立马站到秦观身边,警惕的看向四周,生怕有人动手抢少爷的琉璃佩。

    对于老蔡最后的报价,秦观心中也是震惊,他没想到,一块普通的玻璃激光雕刻吊坠,他花一百多块钱买的,在这里竟然价值三千贯。

    原本他觉得,能卖个二三百贯就不错了,现在真是意外惊喜。秦观眼珠一转,想到一个主意。

    挂好琉璃佩,秦观转头看向钱家兄弟,说道:“两位钱兄,现在小弟有钱了。蔡师傅鉴定我的琉璃佩价值三千贯,我看不如这样,我们就以三千贯为赌注吧,你们看如何。”

    钱家兄弟愣住了。

    傻傻的看向秦观。

    他们之前用200贯,来嘲笑秦观没钱,现在人家拿出价值3000贯的琉璃佩,直接和他们开赌,这是直接打脸呢。

    虽然钱家有钱,是杭州有名的木材商,可是一次性拿出3000贯赌博,他们兄弟还真没干过。

    钱茂感觉手心全是汗。

    有心拒绝,可是这场赌斗,是他们兄弟挑起来的,如果胆怯不敢跟注,必然会被其他人笑话。

    可是三千贯,他们现在还真的拿不出来。

    这时钱盛嚷道:“一个小小的破琉璃佩,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值三千贯。”

    秦观微微一笑,看着钱盛道:“这样的好东西,你以前见过吗,蔡师傅可是这里最好的鉴定师傅。”

    钱盛梗着脖子道:“要是蔡老头看错了呢,或者就是与你合伙蒙骗我们的。”

    听到钱盛的话,赌场管事不干了,怒声说道:“钱盛,说话小心一些,我们张家赌场从来都讲究一个公平,从不坑蒙拐骗,如果你败坏我们赌场的名声,自然会有人找你理论。”

    钱盛吓得一哆嗦,才知道自己说错话了。

    虽然他们钱家有钱,可是还真惹不起地头蛇张家,人家是玩黑的。

    这时那帮子看热闹的赌客,开始喧闹起来,有人笑话钱家兄弟无胆,有人大说风凉话,弄的钱家兄弟很是没脸。

    秦观笑了。

    摊摊手道,“认不认随你,如果你觉得不值,那我们就赌20贯的好了。”

    钱盛看向哥哥,小声说道:“哥,要不然我们和他赌了,反正我们的锦袍大将军厉害,还怕赢不了他,他连一只斗鸡都没有,一时间绝对找不到能匹敌锦袍大将军的好斗鸡。”

    钱茂在那眯着眼睛思索。

    好一会儿后,钱茂对着秦观说道:“既然秦兄有这等魄力,那我们就此说定,申时见。”

    说完,带着钱盛直接下楼走了。

    申时,也就是下午三点到五点这段时间。

    现在是上午10点,下午三点就要开赌,秦观现在连一只合适的斗鸡都没有,需要抓紧时间了。

    秦观看向身边的老濮说道:“濮兄,附近有什么比较好的斗鸡,能否给介绍一下。”

    老濮叹了一口气,道:“秦老弟,你刚才实在太冲动了,三千贯的琉璃佩啊,你怎么就敢拿来赌呢,我都说了,钱家兄弟的斗鸡很厉害,咱们这一片的斗鸡,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秦观笑笑,“所以才需要濮兄给介绍一下啊,要好的。”

    老濮摇摇头,“好吧,城南老邢那里到是有些不错的斗鸡,我带你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