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纨绔生涯 昨夜大雨

第023章:蓝色小药丸

    出了斗场,秦观叫来二宝,把在楼上写的一张纸条交给二宝,并吩咐道:“按照这上面的药材全部买回家,在家里等我。”

    二宝却拽住秦观的衣袖,一脸凄苦的哀求道:“少爷,咱们不赌了行吗,如果你的琉璃佩赌输了,老爷夫人知道后,会很生气的,二宝估计又要挨打了。”

    “没事,这次赌局,少爷有信心赢。”秦观道。

    “别人都说,钱家兄弟手里有百战百胜的好斗鸡,少爷你凭什么赢啊。”二宝苦苦哀求。

    “你家少爷自有妙计。”

    从二宝手里拿了20贯钱钞,给他留下2贯买药材,秦观跟着老濮去城南挑鸡。

    老邢在这一片地方,养斗鸡很出名,不过老邢却告诉秦观,钱家兄弟的那只斗鸡他看过,确实是千里挑一的好斗鸡,堪称鸡王级别的,他现在这里的斗鸡,还真没有一只有把握可以战胜对方的。

    最好的一只鸡,老邢自己估计也就是四六开,输面大赢面小。

    那是一只全身黑羽的大公鸡,十分威武,铁爪钢牙,看上去就非常威猛,秦观觉得,有四成就足够了。

    老邢要价20贯,秦观刚好将钱花光。

    抱着大公鸡回到家,在辛老三诧异的目光中,回到自己的小院,二宝早已经回来了,秦观将斗鸡放好,对二宝问道:“二宝,药材买回来了吗。”

    “买回来了,少爷。”

    “不过少爷,咱还是别去了,那可是价值三千贯的琉璃佩啊,一间铺子都不值三千贯,如果夫人知道你输了钱,会打死我的。”二宝苦着小脸说道。

    “你怎么就知道本少爷会输呢。”

    二宝嘟着嘴,嘟哝道,“明摆着的,人家给你下套,你就钻了,你肯定会输的。”

    秦观呵呵一笑,“你这是说本少爷傻吗。呵呵,谁是傻子还不一定呢。”

    秦观拿过药材看了看,很满意,又跑到屋里,偷偷摸摸的从箱子里拿出一板蓝色小药丸,开始配起药来。

    将药材按照计量分配好,在搓成一个个绿豆粒大小的丸子,最后弄了十几颗,剩下的,秦观就没有再弄,这些足够了。

    弄完这些,“少爷,你这弄得什么。”

    “药丸啊。”

    “做什么用,你不会是想给对方的斗鸡下毒吧。”二宝瞪大眼睛道。

    “你以为钱家兄弟会让我喂吗,笨蛋,这是给咱们自己的斗鸡吃的。”

    “这药丸是做什么用的。”

    “兴奋剂。”

    “兴奋剂是啥。”

    “呵呵,到了斗场你就知道了。”

    其实在现代,一般的非正规性斗鸡比赛,很多都有喂兴奋剂的,而且已经有了专用的斗鸡用兴奋剂,这些秦观自然知道,只不过这次他带过来东西里,却没有带那些东西。

    不过秦观的箱子里,却有另外一样东西。

    蓝色小药丸。

    这是秦观知道的一个偏方,

    小药丸加几位中药,可以刺激雄性激素爆发,非常兴奋还不知疼痛。但也有一个害处,就是服用这种药对斗鸡会造成不小的伤害,有可能一场比赛后,这只鸡就废了。

    眼看时间接近申时,秦观一指院里的鸡笼,说道:“二宝,提着我们的铁甲大将军,今天少爷要大杀四方。”

    二宝耷拉着脑袋,提着鸡笼子跟在秦观后面,一路走到斗场,秦观一进斗场,就有很多人看过来,赌客们早就听说了上午秦二与钱家兄弟的赌约,纷纷看过来。

    不少人小声嘀咕着:

    “这秦二少还真是有钱,他腰间挂的那个玉佩,就是那个价值三千贯的玉佩吧。”

    “是琉璃佩,不过可惜咱们看不到麒麟。”

    “蔡师傅不是说了吗,那只麒麟是长在里面的,外面看不到,只能透过太阳才能得见。”

    “可惜了,价值连城的一块琉璃佩,就要被钱家兄弟得去了,这秦二怎么那么傻呢。”

    “咱们杭州城有名的纨绔子弟,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听说他在城南老邢那里弄了一直斗鸡,就是那书童怀里抱着的那只吧,看着挺威武,或许还有胜算。”

    “有什么胜算,钱家兄弟的那只锦袍大将军,最近斗败了好几只鸡王,其中就有老邢养的两只鸡,那些常胜将军都不行,这么一只雏鸡又怎么可能赢得了。”

    “呵呵,看热闹就好。”

    下面的人议论纷纷,秦观也不去理他们,径直上了二楼,刚到楼上,秦观就发现,二楼也已经堆满了人,应该都是听说这里有一场惊天豪赌,跑来看热闹的。

    秦观还看到了老朋友,郑达郑胖子。

    郑胖子看到秦观后,立刻上前,拉住秦观的衣服说道:“秦兄,万不可和钱家兄弟赌斗,他们的斗鸡是这杭州城里的一霸,无鸡能敌,你随便找来一只斗鸡,肯定赢不了的。何必白白送给他们价值三千贯的一枚琉璃佩。”

    郑达说着,眼睛不自觉的瞟向秦观腰间的琉璃佩。

    他对秦观能拥有价值三千贯的琉璃佩也感到十分好奇。

    秦观一笑,对郑达说道:“这场赌斗我必须参加,不过郑兄放心,我还是有些把握的。”

    郑达只能叹了一口气。

    他觉得,肯定是秦观被钱家兄弟一激,答应了赌斗,秦观又是好面子之人,如今已经不好反悔,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他怎么可能知道秦观是接了系统任务,所以才要参加这场赌斗。这场赌斗,秦观确实必须参加,赌输了,大不了就是一块玻璃吊坠而已,如果要是赢了,那好处可是大大的。

    赢了不禁可以得到钱家兄弟的三千贯钱,还能得到系统奖励,干嘛不赌。

    再说,有自制的兴奋剂在手,秦观又不是没有赢得机会。

    钱家兄弟看到秦观过来,两人立刻上前,生怕秦观不答应一样,钱茂对着秦观拱拱手道:“秦兄,等你多时。”说着,两兄弟的眼光全部瞅向二宝抱着的那只鸡笼。

    两人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那只大黑公鸡几眼后,都露出了不屑的表情,如果说在以往,秦观这只鸡还算是一只好鸡,可是和他们的斗鸡比起来,却是有着明显的差距。